一木禾 > 我的青春恋爱物语终结了 > 56.他想捞起江里的烟花

  “我先走了……”王一抬头看了一眼夜空,吸了吸鼻子,直接起身离开了。
  阳乃看着王一单薄的背影,并没有说什么挽留的话,她静静地垂下眼睑,端坐在那里。
  走在路上的王一只觉通体冰凉,听不见周围的声音,可他入眼的地方,明明热闹非凡,他被剥夺了听觉了吗?
  并没有,鼻涕止不住的往下流,他还能听见自己抽吸鼻子的声音,还能听见从嘴唇里呼出的冷气,还能听见心脏跳动的微弱声音……
  “为什么?”忽然,他停驻在跨江的大桥上,凭栏而立,用沙哑的声音质问着。
  没人回答他的问题,只有眼眶里因为发涩而涌出的泪水,从眼角滑落下来。
  我,妻夫木王一,从没有质问过,甚至激烈对待过不公,即便是同学、吉村树熊的质疑、恶视,我都在用独属于我的方法来回应着他们。
  现在,我只觉得一切都没有意义了……
  “呵!”自嘲一笑,王一转过身来,将颤抖的手伸进裤兜,掏出手机,翻到通讯录里的“那个女人”,轻轻拨通了她。
  “嗡——嗡——”
  “嘀!”
  “王一?”那边的声音透着冷意,王一听不出来是谁。
  “嗯,我是王一,你是?”
  “王一啊!”那边似乎在嘲讽这个名字,接着声音加重了,“我,安田明理!”
  王一的瞳孔收缩了一下,明理……这个名字多久多久没听到了,他的妹妹。
  “噢,如果是打电话要生活费的话,就不用了,我每个月都有准时打过去。好了,不说了,我不喜欢闲聊!”
  “嘟嘟——”
  世界都仿佛黑暗了,王一感到有些发昏,颤抖的手指再也捏不住手机,使它掉落摔在桥上,并滑出去掉入了深不见底的大江里。
  眩晕和恶心侵袭全身,王一只好扶着围栏坐了下来,他发现周围什么也看不清了,这一次,他被剥夺了视觉……
  “该死的烟花大会,就不应该来的,都是些卿卿我我不知羞耻的狗情侣!”这时,穿着风衣的平冢静从另一边上了桥,嘴里骂骂咧咧,颇为不爽。
  到了桥上将指间的烟塞进嘴里,冷风从脸颊上吹过,才致使她冷静了下来。然而,她不经意间看到了坐在围栏边的王一,那满脸苍白,泪水滚落之后的湿润,都让她愣住了。
  平冢静,从没有在王一的身上看见过这种脆弱和无助,即便是孤零零的一个人,他也有一种发自内心的强大。
  皱着眉头,平冢静加快步子走了过来,站立在王一身前,然后轻轻蹲了下来。
  “妻夫木?妻夫木?”
  在无尽的黑暗和沉寂之中,王一好像听到了一声呼唤,他轻轻抬起头,恍惚的视线里,渐渐明亮起一张熟悉的脸。
  “呜——”王一终于哭出声了,像哀嚎的孤狼。
  “带我回家好不好,我想回家,呜呜!”
  平冢静的心脏仿佛受到了狠狠的一击,她忽然间也泪眼朦胧了。
  “好,带你回家,带你回家!”
  将烟头一丢,平冢静将王一背在了背上,往着桥下走去。
  来来往往的人,或好奇或惊异的目光,都无法阻挠她的步伐。
  “砰砰砰!”零零散散的烟花,似乎又在空中爆破了。
  那些绚烂,都被倒映在了波澜的江面上,如果有人想从江里捞起这些光,只能是空无一物……
  ——第一卷悲秋卷,终!
  下一卷伤春卷,敬请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