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我的青春恋爱物语终结了 > 14.三人的青春和一个变态

  平冢老师就这样走了,徒留我一个人在寒风凛冽中瑟瑟发抖。
  王一站在门口,一时间不知道怎么办了,突然就交叉起来的青春,让人猝不及防。
  视线倏而落在瞪着死鱼眼的比企谷身上,他也抬头看了过来,目光交汇。结果瞬间,他就又埋下头去,看起了手里的书。
  “难道不应该说句什么帮我解围吗?”王一眯了眯眼,只好从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比企谷身上移开,转而落在雪之下的侧脸上,如果只看外貌的话,这样安静的美少女实在赏心悦目,然而……
  “如果那边实在不知道干嘛的变态王先生,我可以提醒你一下,找个座位坐下来,不必这么碍眼的。”雪之下轻轻合起书本,面无表情开口了。
  “噢!”王一淡淡地应了一声,随即走到教室后面推着一堆杂物的地方搬了一张凳子放到门口位置。
  见此,雪之下无奈扶额,“如果坐在门口能让变态王先生获得存在感的话,我是不会反对的。”
  “不,恰恰相反,我的存在感会被削弱到极致,雪之下同学不妨跟我打个赌怎么样?”王一掏出纸巾擦了擦凳子,这才坐下来看向雪之下,伸出食指。
  “这样无聊的赌注也只有变态王先生才能想出来吧?很抱歉,我不会陪你玩这种幼稚的游戏。”话落,雪之下就低头看起了书。
  王一的嘴角疯狂抽搐,这种强大的战斗力,瞬间被秒成渣渣了。这时,又对上比企谷那怜悯的眼神,所以说,自己是进了毒攻部吗?
  “呼!”舒口气,王一从书包里拿出了一本杂志《女人内衣秀》。没错,王一的一款内衣设计有被推选了进去,算是一件十分荣誉的事情了。而正所谓知己知彼百战不殆,只有充分了解其他人和自己所设计的内衣差异,才能得到一个很受众的审美标准。
  不过王一才刚打开杂志,就被雪之下的声音打断了:
  “好吧,作为第一次进入侍奉部的变态王先生,有必要了解一下我们侍奉部的意义。”说着,雪之下撩了撩鬓发,语气略显活泼,“不妨猜一猜怎么样?”
  听到问话的比企谷也收起书本,将注意力放到了王一的身上,他也想知道这个人会怎么猜,应该是一件很有趣的事情。
  “侍奉部……”王一沉默了一下,这才开口:
  “富有之人怀着慈悲之心将这赠予贫穷之人,人称志愿活动。向烦恼的人伸出援手,这就是侍奉部。”
  “呼!”一阵风从半开的窗口吹了进来,撩起窗帘的一角。
  雪之下和比企谷都惊呆了!
  “跟那个婊子说的话一字不差,难道是某种读心术?”比企谷瞪着眼睛,不解地看着王一。
  雪之下在最初的惊讶之后又恢复了冰冷的表情,“也就是说,变态王先生除了喜欢尾随少女之外,还有偷听别人说话的恶习了?”
  “也可以这么说吧……”王一心不在焉地回复。
  “那还真是恶劣呢,这样的话我有必要担忧我的自身安全了。”一边说着,雪之下还缩了缩身子,似乎想表达什么。
  “……”王一僵了下手,“如果没错的话,以后我还要跟随雪之下部长学习画技呢,得罪师父这样的蠢事我可不会做。”
  “很遗憾,你已经得罪了!”
  “……”王一愣愣的不知道怎么接了,只好放下手里的杂志,用手指捂着嘴唇,似商量地道:“一般来说,得罪师父的事情都需要从师母那里着手解决吧?所以反过来也是行得通的吧?对吧,比企谷同学?”
  “啊?”突然被牵扯进战场的比企谷略显慌乱,却很快就镇定下来,只是用手捏拳挡着嘴道:“从交好之人那里下手的话,问题因此得到缓冲,确实是没错的。”
  王一被比企谷的回答给弄得哭笑不得,他们两个完全没在一个频道,这个梗好像没抛到。
  雪之下还想说什么,却被敲门声给打断了:
  “哆哆!”
  “请进!”雪之下回到座位上,整了整表情。
  “吱——”门被拉开,一个穿着特意改短了的裙子的女生走了进来,她扎着丸子头,头发是粉色的,眼睛也带着点淡粉,那小心翼翼的样子总让人会有一种这个人胆怯的想法。
  女生走进来两步,突然看到坐在那里的比企谷,顿时下了吓了一跳,惊呼出声:
  “为……为什么蹲家会在这里啊?”
  “蹲家……是指我?话说这家伙是谁啊?”一边这么想着,比企谷面不改色地回答:“我是这里的部员啊。”
  另一边的雪之下已经搬了一张凳子过来,看着由比滨道:“是2年F班的由比滨结衣同学吧?总之先坐下来吧!”
  由比滨面露笑容,连忙走过来坐下,看着雪之下眨了眨眼,“你居然认识我啊!”
  “是把全校学生记下来了吧?”比企谷适时打断。
  “不,比如说你,我就不知道。”雪之下反驳。
  比企谷抽了抽嘴角,“是吗?”
  “不用在意,怪我的心如此懦弱,不敢直视你的存在。”
  “你这算是安慰人吗?”
  “只是挖苦你而已。”
  王一看着进入嘲讽模式的两人,还有不断在两人身上来回看的由比滨,忽然感觉是如此的融洽,那是三人青春的开始呢。
  “果然,选择这样靠门的位置会降低存在感,因为被抛到身后的东西,只有在被需要的时候才会想起……”微微勾唇,王一很愉悦,至少不用与讨厌的人际关系打交道了。
  “感觉……是个挺开心的社团呢!”一脸懵懂的由比滨突然笑了起来,活力四射啊,“而且蹲家很会说话嘛!不,怎么说呢……那个……蹲家跟在班里的时候完全不同,怎么说呢,就是平时的举动挺恶心的,嘿嘿!”
  听到由比滨的描述,比企谷黑了脸,“这个臭婊子!”
  “你说谁啊,我还是处……啊,没什么没什么!”
  ……
  新一期的内衣秀大多在风格上偏向性感,色调上偏向鲜明……王一特意勾选了其中几款备受好评的样式,经过对比之后发现自己的设计还有些稚嫩,但论创意上自己还是略有优势的。
  昨晚经过一番考虑之后,王一已经决定入职XWE(瞎编的)公司当内衣设计师了,但有关于详细的合同方面还需要面对面谈判。
  “原来还有个人啊……啊!你不是……不是那个变态……啊,抱歉抱歉,我不是故意的!”
  突然,一个活泼的女声打断了王一的思绪。刚要抬头,一张冷冰冰的脸就突然在眼前放大,手里的杂志也被拽走了。
  瞳孔骤缩,是雪之下!也就是说,我的隐身术暴露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