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我的青春恋爱物语终结了 > 11.战斗吧,少女们!

  虽然经过了我的打岔,这场会议变得缓和了一些,但后续仍然不可避免地陷入了雪之下的个人秀时间。
  究其原因,相模南的能力根本不足以担当文化祭实行委员长。
  想着,王一整理好东西出了会议室,却发现平冢老师正站在门边抽着香烟,表情严肃。
  王一驻足,猜到平冢老师可能是有什么事情找自己,便抿了抿嘴:
  “抽烟对身体可不好,尤其女人抽烟,在对异性上是一个减分项,作为大龄单身女青年的平冢老师你,更要学会从每一项……哈~”
  腹部受击,倒地!
  “混蛋小鬼!”平冢静黑着脸收回拳头,将剩下的的半个烟头丢在地上踩熄,这才走到楼道围墙上伏着身子,静静吹起了风。
  王一起身揉了揉肚子,龇牙咧嘴地拿起书包走到了平冢静旁边,同样伏在围墙上。
  “你知道的吧?那三个人的关系?”平冢静忽然开口。
  “嗯!我全都知道。”
  “我能拜托你一件事吗?”平冢静扭回头来,看着王一的眼睛露出温柔。
  “什么?”
  “帮忙纠正一下他们,但别用伤害自己的方式。”
  “我觉得,比企谷那个家伙应该比我更聪明吧?”王一扭回头对上平冢静的目光,“我认为他们的关系还是自己处理比较好,我终究是个外人。”
  “呼!”吐口气,平冢静有些头疼的揉了揉太阳穴,“好吧好吧,当老师果然是有够头疼的一件事啊!小鬼,好好享受文化祭吧!”
  转身挥了挥手,平冢静迈步离开了。
  王一看着她的背影消失在楼道口,垂下了头:
  “那就——试一试吧……”
  抬头,王一凝眸,转身回了自己的班级。
  作为志愿者管理,事情是比较多的,在舞台搭建、节目表演等的人员分配上都要有详细的安排,别的班都只要交代一下让他们自行出演一个节目,但轮到自己的班就要身体力行了。
  乘着大家都在,王一站到了讲台上,拿起粉笔在黑板上写下:
  “文化祭晚会节目表演。”
  “咳,大家安静一下。”转过身来,王一扫视了一圈下面自由活动的人,“考虑到晚会的时间安排,我们班要出一个节目,大家有没有要报名的?”
  下面几个男生互相对视一眼,各自使了一个眼色,便忽然转过身去,与其他人开始交谈起来。
  闹哄哄的教室里,只剩下王一孤零零地站在那。
  “你们认为这种手段就能使我屈服吗?不,我妻夫木王一早就习惯了,即便是一个人也能完成的事情……”
  转过身,王一拿起黑板擦将上面的字迹擦掉,转身就出了教室。
  他拿着节目名单依次去了各个班级,登记下他们的节目名称,等做完这一切后,打算回会议室的他却发现,有好多人围在会议室门口,张望着什么。
  将节目名单折好塞进口袋,王一走了过去。
  “不好意思,是我叫她来的。”城廽巡似乎在给雪之下雪乃道歉,而她的旁边,正站着身穿紫色露肩毛衣搭配白色长裤的雪之下阳乃。
  “因为志愿团体不够,所以想让她帮忙看看。”说着,城廽巡有些兴奋,“阳姐高三的时候曾经志愿参加过乐队,超厉害的!”
  雪之下直视着阳乃,这才皱眉开口:
  “我知道,因为我就在场。”
  阳乃眯眼一笑,扶住还想说什么的城廽巡,“巡不用这样啦,那只是玩玩而已。”
  话落,她放下手走上前,直接揽住了雪乃的肩膀,用亲切的语气说着:
  “呐,可以吧,小雪乃?为了我可爱的妹妹,我也想尽一点绵薄之力啊!”
  “啪!”雪乃伸手打掉了阳乃的手,扭过头,“随便你,我没有决定权。”
  “是吗?”阳乃有些疑惑,伸手点着唇,“我还以为你是委员长,那谁是委员长呢?”
  正在这时,门口的王一被推了一下,相模南气喘吁吁地跑了进去。
  “真不好意思,我在班里帮忙所以来迟了。”
  阳乃扭头看着相模南,面露疑惑,这时城廽巡才走了上来,介绍道:
  “阳姐,这位就是委员长哦!”
  “我是相模南!”相模南连忙低头做了下自我介绍,毕竟雪之下阳乃的名头她可是如雷贯耳。
  “嗯——”阳乃摸索着下巴,走到近前,透着冷酷,“文化祭实行委员长因为班里的事情迟到……”
  “这个……”相模南脸上渗出了汗,一时间有些发慌,却不知道说什么。
  “呵呵!”突然,阳乃抿嘴一笑,打破了沉闷的气氛,“果然委员长就得这个样子嘛!只有最能享受文化祭的人才最合适当委员长吧!”
  “谢……谢谢您!”相模南呼口气,有些高兴地弯了下腰。
  “那么,我有一件事情想拜托委员长你。”阳乃环着手臂,继续说着,“我也想以志愿团体参加文化祭呢,可是小雪乃不乐意呢!”
  说着,就要委屈地哭出来。
  相模南愣了一下,这才转头看向旁边冷着脸的雪之下,于是翘起嘴角,扭回头看着阳乃:
  “可以哦,而且志愿团体也不够。”
  “谢谢你!”阳乃一个激动,抱住了眼前的相模南。
  “弱者!”王一垂下眼眸,轻轻颤动着,“这个世界,弱者很难生存!”
  这时,不知道什么时候就站在门外的比企谷,迈步走了进去。
  “啊啦,居然是比企谷君啊!hello!”阳乃眼睛一亮,走了过去,“好意外啊,我还以为比企谷君不会参加这种活动呢!”
  “我也是这样想的。”比企谷扭回头,用死鱼眼与阳乃对视着,“但要说到意外,你妹妹不也是吗?”
  “是吗?我倒觉得她会参加呢!”阳乃斜眼看着坐在座位上忙碌的雪之下,轻笑着,“因为待在社团里一定很难受,身为姐姐我以前也当过实行委员长。这些作为她参加的理由已经足够了。”
  比企谷斜视着,脸上的表情意欲不明。
  “各位,能听我说几句吗?”忽然,相模南从座位上起来,走到了会议室中央,高举着手,“我考虑了一下,实行委员就该享受文化祭,自己不享受的话怎么能让别人享受呢?而且预先准备的工作也在顺利进行,而且班里的忙也很重要,我们稍微放慢下工作进度如何啊?”
  听到这样的话,雪之下抬头,脸色不太好:
  “相模同学,这你想的不对,为了有所缓冲,得提前做完一些事。”
  阳乃转身,忽然打岔了:“我那时也跟班里的同学一起努力呢!”
  雪乃斜眼看着阳乃,没有再说话。
  “我说雪之下同学。”自以为得胜的相模南咧嘴笑着,看向雪之下,“虽然我不知道你跟你姐姐发生了什么,不过也得学习前人的经验呢!别夹杂私情,也考虑下集体吧?”
  话落,她的笑容有些得意和指责。
  雪之下手指微微用力又放松,最终也没说什么。倒是阳乃在一旁不嫌事大地应和着:
  “你说的可真对呢?是吧?”
  话落,她还扭头看着比企谷,不过比企谷没有理她,自顾自走了下去。
  本以为闹剧就会这样结束,却见一直坐在原位的玉井站了起来,用凌厉的目光盯着相模南,开口了:
  “很抱歉,我并不认同你的观点,我对你早就有意见了,能力不足却又爱表现自己,如果文化祭是由你这样的人组织的话,那我退出!”
  话落,她又将矛头转向雪之下阳乃:
  “还有这位,虽然不知道你是谁,但用已经成为过去式的经验来指手画脚现在的文化祭,不知道你是哪来的优越感?”
  会议室里瞬间安静下来,却如同暴风雨中的宁静。阳乃眯起眼睛看着这位陌生的同学,一时间有点愤怒……有人搅局……
  “还是这样直言不讳啊,玉井……”王一轻轻翘起嘴角,迈步走了进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