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我的青春恋爱物语终结了 > 37.未被触碰的地方

  “就当被狗啃了吧!”王一摸了摸有些酥酥的不自然的嘴唇,伸手推开家门,从鞋柜里拿出两双女式拖鞋放到门口,
  “进来吧!”
  “打……打扰了!”铃木奈有些畏畏缩缩地应了一声,感受着身后强大的气场,她有点发怵。后知后觉的她终于认识到了一切都是因为自己推了下车门造成的,心里好难受啊。
  “就当被猪啃了吧!”平冢静如此想着,大大咧咧的性子让她很快就将这件事情抛诸脑后了。
  “所以,老师你来找我是干嘛的啊?”让平冢静和铃木奈坐到沙发上,王一又倒了两杯水递到她们身前,这才坐下来好奇地问道。
  “你还敢说,昨晚发了那么多邮件都不回,是故意的吧?”平冢静黑着脸,身子往后靠了靠。
  “我真没看到啊……”王一一脸尴尬,昨天那种状态哪还有心情看手机啊。
  “唉,算了算了!”平冢静摆了摆手,这才拿起杯子灌了一口水,目光在王一脸上游离了一下,“小鬼你不会生病了吧?脸色怎么这么难看?”
  王一愣了一下,不知道怎么回答,好一会他才皱了皱眉头,开口道:
  “可能是志愿义工后还不太适应吧。”
  “请问你是一个人住吗?”一旁的铃木奈满屋子打量着。
  “是的。”王一应了一声,目光落到铃木奈的身上,“请问你是?”
  “现在才想起要问我啊!”铃木奈有些不满地鼓了鼓嘴,本来就是包子脸的她越发显得可爱了。
  “你刚刚问我是不是一个人住不就是想让我注意到你吗?”王一微微垂眸。
  “……”铃木奈收起表情,一时间愣住了。她僵硬着脖子将头扭向平冢静,眼角跳动,仿佛在说:“这人真是你的学生吗?”
  “啪!”一个掌刀落在了王一的脖颈上,平冢静满头黑线,“给我好好说话啊!”
  “轻点啊!”王一呲牙咧嘴,揉着后颈抬起头,淡红的眸子这才认真地看向铃木奈,“抱歉,我叫妻夫木王一,是平冢老师的学生。请问你是?”
  铃木奈收起了童心,她觉得眼前这个人有种不符合高中生的别扭,“你好,妻夫木君,我是你老师的大学同学,现在也是好朋友。这次过来是因为收到小静的请求,看到了你画的《东京喰种》,我觉得很有前景,所以想跟你谈一下出版的问题。”
  直接阐明目的,这是铃木奈的直觉。
  王一挑眉,目光落在一旁注意力压根不在两人谈话上的平冢静身上,眸子深处涌动着感动。能为学生做这么多的她,真是一位十分称职的老师呢!
  “好的,但是我有一点请求。”王一微微低头,有在思考。
  “不妨说说看啊!”铃木奈眼露喜意。
  “就是我不收稿费,但是这部分稿费要从出版漫画的卖价上扣掉。”
  “你的意思是……”铃木奈眼中充斥着难以理解,“你不要稿费,但是漫画的卖价上要减掉那部分是吗?”
  “是的。”
  “为什么啊?”铃木奈真的无法理解了。
  不,没人能够理解。王一说过,他只是将从前辈们那里继承过来的故事转述给人们听而已。
  “抱歉,我只有这个要求。”王一没有回答,只是认真地点了点头。
  “我去抽支烟,忍不住了。”这时,平冢静突然窜起来,往拉门的方向走了过去,一边走还一边抖出一根烟叼在嘴里。
  铃木奈有些幽怨地看着平冢静的背影,她这个闺蜜太了解她了,她刚刚其实是想让平冢静劝劝她的学生的,结果人家提前跑了……
  “那看在小静的份上,虽然这个要求有点奇怪,但我在出版社还是有点地位的。这样吧,我会给你一个我能够争取到的最优厚的待遇,然后再从卖价里面扣掉吧。”铃木奈眨了下眼睛,在征求王一的意见。
  “谢谢!”王一点了点头,微微欠身。
  “这是交易、交易啦!”铃木奈伸手揽了揽两边的短发,从兜里拿出一张名片递给了王一,“这是我的名片,上面有电话。等我跟出版社商量好并拟好合同后会通知你的。”
  “嗯。”王一接过,同时也将自己的电话号码给了铃木奈。
  两人的谈论才算结束。
  而平冢静这时候也恰到好处地走了回来,食指与中指间夹着燃了一半的烟头。
  “怎么样?放心吧小鬼,铃木奈可是出了名的好人奈呢!”
  “我不要吃饭的啊,小静八嘎!”铃木奈幽怨地盯着平冢静,不满地鼓起腮帮子。
  “哈哈哈!”平冢静坐下来大笑两声,伸手揽住铃木奈的肩头,“你就是什么都不干都够下半辈子的了。”
  “那是家里的不是我的。”铃木奈翻了翻白眼,又将目光落在王一的身上,“刚刚其实是想这么问的,你一个人住吗?”
  “算是吧。”王一沉默了一下,给出答复。
  “爸爸妈妈呢?”铃木奈伸手握住盛水的杯子,轻轻抿了一口,“这样的宅邸也是大户人家吧?”
  “抱歉,死了!”王一面无表情。
  “我说你怎么这么爱问问题啊?”平冢静不满地瞪了一眼铃木奈,隐隐可见她那夹着烟头的手指在轻轻颤抖。
  没错,那句“死了”的回答让平冢静的内心起了波澜,连她都不知道这样的事情。因为在妻夫木王一的资料上是有填写着父母双方的名字的,甚至还有一个妹妹。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平冢静没敢问出来,这种问题太敏感了。
  “啊,抱歉抱歉,我实在不知道……”铃木奈在微愣后也有些慌乱了,这样的事情当面问出来确实非常不妥。
  “没关系!”王一抬头,轻轻笑了起来,“人之所以是群居动物,是因为‘人’本身是相互依靠在一起的,但如果给他某个支柱——‘1’的话,就可以以‘个’体来存在了。恰好,我有了这个‘1’。”
  那是怎样的笑容啊,孤独者自说自话的生命力,仿佛从心底里就涌出来了。
  铃木奈鼻头微酸,怕失态的她连忙起身,揽了揽耳边的短发,一本正经地道:“打扰了,我会尽快拟好合同的,合作愉快!”
  “愉快!”王一也站起身回了一礼。
  “那小鬼,我们就先走了,哪怕一个人也给我好好的活着啊!”话落,平冢静伸手抚摸着王一的侧脸,那双青灰色的眸子里蕴满了温柔。
  王一的心尖颤抖了一下,那样的眼神,好熟悉啊……
  “哟西,出发!”挥了挥手,平冢静和铃木奈走出了宅邸,王一静静地站在门口,视线穿过院子落在她们的背影上。
  “呜——”车子发动,渐渐远去。
  “我想起来了,那不就是,妈……妈妈的笑容吗……”
  “一个人也要好好的活着哦,小王一!”
  ……
  驶出街道的车子里陷入了诡异的宁静,从车窗外透进来的风扑打在两人的脸上。
  “要是再年轻几岁的话,我会被他深深吸引吧?”铃木奈揽着棕色的短发,一双黝黑的眼睛好像涌动着泪花。
  “老娘还没30呢,别说这样的话行不行?”
  “哎呀哎呀,还没有尝到恋爱滋味的女性都是幼稚的嘛!”
  “咳哈,八嘎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