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我的青春恋爱物语终结了 > 47.煮茶论道

  怎样出击呢?
  答:第一击——金钱攻略!
  王一手指轻轻收紧,将烟头一夹,眼角上挑,他开口了:
  “其实这一趟过来还有一件事是要说明一下的,当然,也有跟你们商量一下的意思。”
  “哦!”应斋偏头和妻子对视一眼,才扭过头小心地看着王一,蠕动嘴唇,“老师不妨直说。”
  “是这样的,最近有个公司决定出钱赞助我们学校的高三学生,每个人大概会有47000日元的助学金。但是名额有限,我们班也只有两个。”
  说到此处,王一顿住,伸手从盘子里拿起一块糕点塞进嘴里慢慢咀嚼起来。
  应斋愣了一下,连忙上前抓住盘边往王一身前送了送,神情有些焦急:
  “那老师的意思是?”
  王一斜眼捕捉到两人的神色,喉咙一滚咽下口中的粘糕,将身子摆正了一些,微微严肃地开口了:
  “这名额其实我是有意给树熊同学的,这次来也是想考察一下他的家境,是不是真的很需要这份资助。”
  “拜托老师你了!”应斋忽然碾熄烟头,朝着王一深深鞠了一躬。
  “我去给你们泡杯茶。”对面跪坐着的玲子也起身走进内间,似乎要翻找出那罐藏在橱柜里的高等茶叶。
  王一静静地将手托到应斋身下,将他抚起,板正的脸上露出一丝笑容,“不用这样,我也很看好树熊的。”
  “真是十分感谢先生!”应斋的方脸鼓动着,敞开的武士袍抖动了两下,“还请先生一定要尝尝我珍藏的玉露,哈哈。”
  说着,就从内间走出来捧着茶具的玲子,她细心地跪坐在对面,小心捣鼓,最后泡出两杯浅淡的绿茶。
  王一不动声色的端起茶杯轻轻抿了一口,确实口感极佳,带着苔香。当然,他的思绪并不在这里。
  视线落在泛动着一层浅浅波纹的茶水上,王一心里通透着:
  “看样子家境确实不好,很可能成为夫妻争吵的矛盾点,但这远远不够,想要得到正确的答案,还得加料……”
  王一抬头,放下茶杯,在应斋和玲子两人的目光下露出享受的表情:
  “这茶确实沁人心脾,真是破费了。”
  “没事没事,哈哈!”表面上应斋一脸洒脱,但看他嘴角那隐晦的抽搐,就可见一二了。
  “对了,虽说我也有心偏向树熊,但因为他最近的状态……我也怕遭人非议啊!”
  “这……”应斋有些懵,这老师怎么这时候来个急转弯呢?他有些急躁地抓了抓手臂,正要说话,却被对面的玲子打断了。
  “还请老师放心,打扰树熊的事情我们会马上会解决的,这都怪我们,希望老师不要怪罪他。”温柔的声音夹着一丝强硬。
  应斋垂头,没说什么,显然也默认了玲子的话。
  “失败了嘛……”王一轻轻垂眸,有些无奈,本以为以助学金的事情能够自然而然地打开话题,牵引到树熊的事情上,没想到还是被截胡了。
  “吉村玲子……”王一沉吟,发现对面的女人虽然很少说话,但每每都能发出比应斋更冷静的声音。这是一个强势主见的女人,那么她们发生争吵的可能性是什么呢?
  “唉!”王一叹口气,有些疲累,这种一打二的模式,终究有些双拳难敌四手。
  “先生是有什么难处吗?”见到王一叹气,应斋小心问了一句。
  王一抬眸,双手放在大腿上,看着应斋回道:“关于助学金的事我会尽量帮树熊同学争取的,至于最后的拍板我还得在考虑一下。”
  “先生你这……”应斋的表情有些难看。
  “吉村先生不要激动,我并不是要反悔,只是虽然听到你们会自行解决家事,不影响到树熊,但还是要考虑一下后续树熊的表现的,所以……”王一顿住,露出苦笑。
  “这也只是我和内人的小矛盾,先生大可放心。”应斋当即拍着胸脯保证。
  “呼!”王一凝眸,放在腿上的手悄悄攥紧,“这样都不说吗……好,今天就让你们见识一下本大爷的战斗指数!”
  王一取下鼻梁上的老花镜,眯着淡红色的眼睛看向对面的女人,突然开口:
  “对了,吉村夫人能给我一张纸巾吗?眼镜有些花了。”
  “好的。”应着,玲子连忙起身进了内间。
  见此,王一转头看着应斋满是胡须的脸,突然开口:“我看夫人这么贤惠,应该是吉村先生的得力贤内助吧?”
  “唉,别提了,家家有本难念的经啊!”应斋的情绪有些低落。
  “其实我跟我夫人最近关系有些冰冷,还因此吵架了,一直不怎么痛快啊!”王一用手揉了揉眼眶,声音低沉,“现在看到吉村先生家里的情况,有些心生羡慕。”
  躲在手臂内侧的王一轻轻勾唇了,第二击——我的朋友说!
  “先生……”应斋僵了一下,双眼瞪大,“家里也不和睦?”
  “也?”王一放下手臂,疑惑地看着应斋。
  “唉!其实我和夫人——”
  “您要的纸巾!”一道声音响起,打断了王一和应斋的对话,这让本以为作战马上就要成功的王一瞬间石化。他机械地扭过脖子,看着面前跪坐着的女人,接过纸张擦拭起镜片。
  他的余光很明显地能够看到玲子跟应斋有一瞬间的眼神交流,他无法读懂,但从慢慢压抑起来的气氛可以看出,交流透着硝烟。
  “论这世间最复杂恐怖的物种——女人!”王一擦拭干净眼镜,轻轻戴在鼻梁上。
  气氛已经变了,再呆下去也毫无作用。
  “那就这样,我差不多已经了解了树熊的情况,打扰了!”王一站起身子,朝着两人合十双手。
  “没有没有,麻烦老师了。”应斋垂头坐着,点燃了香烟,倒是女人玲子起身相送。
  王一和善笑着,走到了院子里。
  “树熊还不出来送你们老师!”玲子朝着侧房叫了一声。
  “咯吱!”脸色有些难看的树熊推门出来,直到走到王一身前,他的眼神有些愤愤。
  “树熊就拜托老师你了。”玲子弯着眼角。
  “放心。”王一应着,便和树熊一前一后走出了吉村家。
  身后的玲子站在原地注视,脸色渐渐回复冰冷,她转身回到房间,不久就从里面传来一阵争吵声。
  走到外面的长平道,王一和树熊站成一列,两个不成比例的身影在风中静谧。
  “成功了吗?”树熊咬牙。
  “没有!”王一的声音很冷静。
  “我就不应该相信你!”
  “唰!”王一撇过头,淡红色的眸子与树熊对视起来,“知道吗?当你在否定别人的时候,也许别人在为了某种价值而努力呢!”
  “……”树熊抬头,看着王一那双认真的、仿佛在泛动着的眸子,忽然间说不出话来,他捏着拳头往后退了两步,背部抵在墙壁上,厚厚的嘴唇在颤动着,“我真的没办法了啊,没办法了……我好烦,为什么要吵架,我真的好烦啊!”
  “所以,你已经没有退路了!”王一扭回头,看着通向前方的长平道,迈步往前走去。
  阳光倾洒下来,铺满了石路,像尾巴一样拖曳在王一的身后。
  “想要彻底解决问题啊,都要有一个先决条件的——让问题爆发!那就来看一下吧,关于你的问题,是会被拖延下去,还是彻底爆发呢?”
  (10号考完试,本来是想偷偷地、悄咪咪地、不知不觉地放纵两天,接过打开作家助手一看……全是盯着我的腰子的人……吓得我吃也吃不好,睡也睡不好,只好起来更一章……然后大吼一句——
  我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