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我的青春恋爱物语终结了 > 23.女人的嘴唇

  长长的道路上,笠井珺正用小搬运车托着一大堆玩偶往前走着,后面则跟着瘦高的、面容温和的麻生太。
  “我不是说了不用跟来了吗?”忽然,笠井珺斜眼,透着冰冷。
  麻生太笑着,狭长的眼睛眯了起来:“怎么说我也算你半个哥哥吧?刚好今天晚上遇到了,陪同你一起出去也是责任呢!”
  笠井皱了皱眉头,扭回头停下了身子,她张开嘴唇:
  “我不喜欢你,如果仅仅是普通朋友的话,我们还能相处。”
  麻生太依然笑着,仿佛脸上总是那样温和的笑容,他伸手从搬运车上拿起一个娃娃抚摸起来:
  “放心吧,我有喜欢的人了,照顾你也只是母亲的拜托而已。毕竟,你可是——”
  “唰!”冷着脸的笠井珺忽然上前,一脚踢往太的肩膀。
  “啪!”太用手肘挡住了这一击,却因为力道往后退了两步,他眯着狭长的眼,“笠井你从母亲那学的本事倒是超越了我呢!”
  “滚!”笠井珺收回腿,用冷冰冰的目光瞪了太一眼。
  “呵呵呵!”太毫不介意地笑着,没有半分要走的意思,他放下手里的玩偶,“你喜欢那个妻夫木君吧?”
  笠井珺冷着脸没有回应。太却自顾自地继续着自己的话:
  “我只是想帮你而已,毕竟,马上就会有人从你手里抢走他了哦!”
  笠井轻轻皱起眉头,转过身子,继续拉着搬运车往前走。
  太看着笠井的背影,终于不再跟上了,他脸上温和的笑容也渐渐变得阴狠:
  “得不到啊?呵呵呵,那就从妻夫木那里入手好了,你以为我给你找的房子,是免费劳动力吗?呵呵哈哈,真是期待妻夫木君的表情啊!
  不过,对妻夫木这个人倒是挺意外呢,上次留下的纸条居然没有起到作用,呵呵呵!”
  开心地笑着,麻生太转身走了,夕阳将他的影子托得斜斜的,笼罩在墙上。
  ……
  夕阳渐渐下移,山洞口的王一已经完全被山的阴影笼罩住了,他掏出手机看了一下时间,离枣式进去已经过了半个小时。
  “呼!”王一吐口气,仿佛明白了什么,他走回自己本该进入的那个山洞,打亮电筒,往前走了一段距离,直到第一个岔道口也没有看到枣式的身影。
  “难道……”王一的眼眸忽然一颤,他连忙沿着回去的路跑了出去,然后从枣式进入的洞口走进去,结果,在第一个岔道口发现了她的身影。
  那缩在墙角颤抖着身子,轻轻抽噎着的身影,像纸花一样苍白和无助。
  有句话是怎么说来着,哦,对了,是:你永远也无法叫醒一个装睡的人!
  枣式从进入山洞的那一刻起,就有了欺骗自己的想法,她想蹲在唯一的那条出口和王一相遇,这不是上帝的答案,这是她的:
  “我会一直等你,等你爱上我呢,妻夫木!”
  然而,她等来的不是人,而是一个讽刺的回答:
  “不用等了,我不会喜欢你的!”
  伤心欲绝,枣式发现自己全身无力,只想坐在地上哭泣,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
  王一僵直着身子,看着眼前那孤独无助的身影,沉默了。
  “我多想和我书中的主人公那般,将玩弄女人当成理所当然,同时坐拥多个女人的爱意还心胸宽敞,还理所应当……可惜,我真的做不到,这对她们来说都是不公平的。”
  王一垂眸,走到枣式旁边,也俯下身子坐在了她的旁边,他将手里枣式的那件褂子披在她身上,然后挪了挪身子,使自己尽量紧贴着枣式。他认为这样,可以稍微带给她一些温暖。
  就这样,在电筒的灯光充斥的山洞内,抽噎声一点点地被抽离,悄然平静。
  许久,枣式抬起头,苍白的脸上露出勉强的笑容,她扭头看着王一,弯着眼睛:
  “最后答应我一件事情好不好?就最后一件!”
  王一看着枣式脸上为感的泪水,轻轻点了点头,“嗯!”
  “我想亲你,不能反抗!”
  一阵决然的声音贯进王一的耳中,倏尔,他的嘴唇被封住了。
  条件反射,王一想要推开枣式,但当手放在她颤抖的肩膀上的时候,他停住了。
  这个吻很漫长,我第一次感受到了女人嘴唇的温柔,像要融化你的心那般,将炽热的熔浆流淌进你的嘴唇,然后一点一点、一点一点地瓦解你的力量,致使你想,就这样拥抱住她吧!
  良久,枣式放开了嘴唇,她站起身来,看着眯着眼睛有些醉了的王一,突然笑出了声:
  “噗嗤!本大姐的嘴唇是不是很香啊?可是,你这个笨蛋,拒绝了它呢!”
  “抱歉!”王一回过神,伸手搭在嘴唇上,那里还有些酥痒。
  “走吧,我想回去了。”枣式伸出手,表情有些低落。
  “嗯!”王一搭着她的手站了起来,两人就这样,与这个被爱神祝福的山洞,告别了!
  来到外面,天起已经暗沉下来了,仿佛最后的一丝光明和最早的一丝黑暗交融般迷蒙。
  “奶奶你还在这啊,我们就走了哦!”枣式眨了眨眼,看到仍旧坐在石台上的老人,笑着跑了过去。
  “呵呵!是啊。”老人笑着,从兜里拿出了两串手链,“给,这是神社的礼物,是最后一件了,就送给你们了。对了,姑娘你附耳过来!”
  “嗯?”枣式眨巴着眼睛,将耳朵轻轻贴向老人的皱起的嘴唇。
  “#####……”老人的嘴唇动了几下,仿佛在说着什么,站在那边的王一没能听见。
  很快,枣式直起腰来,脸上的笑容变得真挚了些,她接过两条手链,忽然凑上前亲吻了一下老人的侧脸:
  “谢谢奶奶!”
  话落,枣式弯着眼,跑回了王一身边,眼睛一瞪:“给本大姐把手伸出来!”
  王一低眸,伸出了手,然后枣式将一条手链系在了他手腕上。
  “从现在开始,我不再爱你了,我们做朋友吧!”
  王一看着手腕上那条普通但花纹别致的手链,轻点了点头:
  “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