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我的青春恋爱物语终结了 > 31.战争和选择

  “哈~”仿佛要将肚子里的气全部吐出一样,王一靠坐在食堂外面,微微仰头让阳光能够沐浴在脸上。可是明明应该很舒适的阳光却焦灼不堪,皮肤开始滚烫。
  “靠,这鬼天气!”低下头抓住衣领抖了抖,王一往旁边的阴影里挪了挪。
  本打算也去河边的,不仅凉快,还能用欣赏的眼光观察一下穿着泳装的美少女们,哇,简直是天堂!
  然而,做了那种事的自己,怕不是要被平冢老师一顿暴揍,能不能活下来还是另说。所以,在小命跟眼福之间,他毫无选择。
  “为什么要做那种事?”突然,旁边传来声音。
  王一整个身体都僵住了,“不会吧,这么快就找到我了?”他咔擦咔擦机械般地扭过脖子,一双短小纤细的腿印入眼帘,往上,是一张不符合小孩子天真的脸。
  “呼!是你啊。”王一顿时松口气,浑身都瘫软了,“怎么一个人来这?”
  “吃完饭回房间的时候,发现有人在哭。”鹤见留美坐到旁边,双手抱膝。
  “然后呢?”王一装作若无其事的问道。
  “我问了她们原因。”鹤见留美低着脑袋,“是酒精吧?”
  “太聪明可不好。”王一咧着嘴,“而且,这不是很值得高兴的事情吗?她们孤立了你,现在也被人孤立了。”
  “没有!”鹤见留美抬起头,眸光泛动,“我只是……只是觉得我曾经抛弃过别人,没法和好了。而且就算和好了,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又会变成那样。”
  “那么做出选择吧?”王一扭过头去,眯眼看着远处青翠的山峰,“是看着她们被孤立,还是告诉孤立你的她们事实呢?”
  鹤见留美的目光颤动着,最后化为了坚定,她咬了咬唇,起身跑向营地。
  “我会告诉她们的,即便……即便被抛弃过,即便无法和好!”
  看着鹤见留美的背影,王一露出了温和的笑容。
  “即便孤零零一个人也是可以活着的,只要没有负担就行。可你却无法原谅过去自己的所作所为,而只有自己得到拯救。在小孩子的眼里,往往靠表面印象而对事物做出判断,因此欣喜或者厌恶,所以她们排斥着超出年龄段的事物。那么现在——让战争迎来终结吧!是开启新的时代,还是维持过去小孩子过家家的游戏呢?”
  起身拍了拍屁股,王一踏出步子,嘴角勾起弧度。
  ……
  中午燥热的天气促使人们都涌向了河边,穿着泳装的她们可以尽情享受水流划过肌肤的冰凉快感。
  然而,这种玩爽时间被突发事件打断了。一个小孩子跑过来拉着平冢静的手在哭诉着什么,比企谷等人也围在旁边静静听着。
  “那个大哥哥骗我们他是漆黑烈焰使,还叫其他人孤立我们,说我是坏人,呜呜!”
  虽然不尽详细,但也能听出一个大概。平冢静皱起了眉头:
  “那家伙到底要干嘛?”
  因为事情有些恶劣了,平冢静不得不拉着其他小孩都往食堂的方向走去,需要当面问清楚。
  雪之下和比企谷对视一眼,不约而同地跟着一同前去。
  “妻夫木同学要干什么啊,原来是骗人的吗?可恶!”由比滨居然还在纠结被骗了这件事。
  ……
  来到食堂,发现所有的小孩子都在这里了,他们义愤填膺地看着站在高台上若无其事的王一。
  “咔擦!”平冢静黑着脸,攥紧拳头,对王一充满了不满,“我说你这小鬼,到底在干嘛啊?如果说不出原因的话,就接受我的铁拳制裁吧!”
  “来了吗……”虽然看着平冢静的拳头心里发怵,但王一还是硬着头皮上了,他在高台上俯视着下面密密麻麻的学生,突然捂着左眼笑了起来:
  “哈哈哈哈,你们太蠢了,实在是太蠢了。居然相信我是漆黑烈焰使,还因为我的话而抛弃了你们的同伴,哈哈哈哈!”
  笑着笑着,王一突然露出狰狞的表情:
  “我是几把卡打(千叶村)的邪道,才不是什么正义的漆黑烈焰使!我看到了你们有孤立别人吧?就是她!”
  说着,王一指向人群里的鹤见留美,几个学生眼神闪烁,脸色开始发红。
  “我看到了这个弱点,所以想到了破坏你们关系的办法,就是让你们各自孤立。没想到居然成功了,哈哈哈哈!可是我没想到,被你们孤立的鹤见留美居然识破了我的伪装,还把这个秘密告诉了抛弃过她的你们。为什么?人类太让人难以理解了,我不服!这次算我认栽,不过我还会回来的,只要你们不够团结,只要你们还存在恶意!”
  话落,王一在偷瞥了一眼平冢静的拳头后,果断跳下高台就要跑,却被一群孩子给围住了。
  “我们才不被你骗呢!”某个男孩大吼一声,把手里的棒棒糖丢了过来,啪的一声黏在王一脸上。
  “麻批!都被骗了还说这么不要脸的话……”王一抽了抽眼角,却只能把戏演到底,只见他一把捂着脸,痛哼出声:
  “啊——你们居然认识到了自己的错误,团结在了一起。”
  “打倒邪道!”不知道哪个小屁孩这么吼了一句,吓得王一赶紧就逃出包围,跑进了树林里。
  而看着王一落荒而逃的小学生们高兴得欢呼起来:“我们赢了!”
  站在小学生们后面的优美子几人面面相觑,完全不理解发生了什么。只有比企谷几人陷入沉凝。
  而跑远了的王一呢,发现了一件非常恼火的事情,特么哪个小屁孩把吃过的泡泡糖粘他头发上了……
  “呼!”王一吐口气,一时间默然无语,其实整件事情的安排他的主要目的不过是让鹤见留美得到一次原谅自己的机会而已,这样的话,无论是孤零零一个人还是最终和好,都能好好的活着,而不是背负着某些东西愁眉苦脸。
  但如果能借此将留美那不同于其他小学生的成熟这一点不被看作异类,而被其他人所接纳或者崇拜的话,就更好了吧……
  至于为什么要做这么多?很多原因吧,王一本身也说不清楚。
  “所以说,和平的办法往往都是在战争之后的。尝试过被别人孤立的滋味后,大概会成长一些了吧。”
  总而言之,事情还是脱离了王一的预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