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我的青春恋爱物语终结了 > 11.还是一个糟糕的结束

  “没什么事的话,我就先走了。”王一一脸被打击到的样子,很没精神地挥了挥手。
  “变态王同学是生气了吗?”雪之下这才回复正常,摩挲着下巴。
  “不,只是感叹能跟变态交流的雪之下同学,看来也不是正常人呢!”王一立马反击。
  “哦,看来变态王同学也已经承认自己是变态的事实了呢!”
  “……”王一挤出豆豆眼,毒舌!可啪!恐怖如斯!
  “叮咚!受到毒舌攻击,存在差距,获得毒舌0.1%的加成。”
  “……”王一能说什么,突然就感觉自己又充满了战斗力,仿佛被加持了某种光环,于是他立即反讽过去:
  “哦,总感觉变态的话会比起平乳这样的身体缺陷要好一些吧?”
  这下换雪之下愣住了,这波攻击实在来得太凶猛、太突然、太犀利了,以至于她有些反应不过来。她镇定地按着胸口,撩起耳畔的鬓发,面色平静:
  “看来变态王同学的性格还真是恶劣呢,关注着这种完全大概不必要的女性特征,该说是目光短浅呢,还是下流呢?”
  王一抽了抽嘴角,好像踩到炸弹了吧?他正不知道怎么接话呢,就看到远处有个人影在一晃一晃地走着,两手插兜,一头黄发极其显眼,不是电车上的那个人还会有谁。
  “巧合?”王一挑了挑眉,便见到对方进了一家服装店,“看来真是个巧合!”
  “咳!”王一扭过头看着雪之下,突然问道:“那个,雪之下同学,我想问你一个很严肃的问题,请务必回答我。”
  “哦!什么问题?”雪之下挑眉。
  “大概就是像我这样的变态如果想要猥琐你的话,你能解决他吗?”
  “变态王先生终于忍不住要伸出獠牙了吗?很抱歉,我会让你产生难忘的回忆,好歹在合气道方面还算不错。”
  “那比我更强壮,还带着刀的人呢?”
  “是说的要找帮手作案吗?”雪之下皱眉,突然就掏出了手机,“看来有必要报警了。”
  “喂喂喂,等等,我就假设一下,假设你懂吗?”王一慌了,连忙摆手示意自己的无辜,一边又用可怜的目光叫雪之下不要报警。
  雪之下这才放下手机,直视着王一,“变态王先生最好不要有什么不好的想法。”
  “岂敢岂敢!”王一抱拳,一脸怂样。话落,他又想到什么,眼珠子一转,对着雪之下道:
  “那个,就明天见……哦不,是再也不见了!”
  话落,王一直接挥手跑掉了。
  看着王一的背影,雪之下皱了皱眉,她总感觉妻夫木同学有点不一样,无论是跟传言还是一年前尾随自己的时候。
  “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吗?”喃喃一声,雪之下也转身走了,说到底如果不是这趟列车相遇,并见他有勇敢站出来的话,她也不会跟他说话的,虽然处理方式她觉得是错误的,难以理解的。
  王一跑了吗?不,并没有,终归还是有些担心那个黄头发的青年,所以他躲到了另一条街道的转角,一边看着雪之下的背影,一边注视着远处的服装店。
  随着时间的流逝,雪之下已经快要走出自己的视线范围了,而服装店还是没有异常,这下王一总算放心了,因为自己是处于中间段的,如果自己都快看不见雪之下的话,更别说黄头发青年了,这还怎么跟踪?
  “呼!”王一舒口气就打算朝着家的方向走去,却在转身的一刹那看到了走出服装店的黄头发青年,只见他两手空空地出来,非常巧合地朝着雪之下的离开的方向走去。而且他每走一段都会掏出手机来看看,确定一个方向后又继续前进。
  “被跟踪了?”王一有百分之七十的信心这么断定。
  “呼!”王一吐口气,皱着眉头,最后还是做出了决定,不管是不是真的,他都要去,即便没法享受青春,有些事情却还是必须做的,也许能成为好朋友呢?世间的关系这么多,谁说喜欢一个人就必须在一起。
  下了决定,王一立即拐到另一条街上,急急忙忙地朝着雪之下的大概位置绕过去。
  终于,王一大概到了雪之下的位置,连忙边走边找,希望尽快得到接触,可惜,雪之下完全像消失了一样!
  “在哪啊,该死!”正当王一焦头烂额的时候,突然一个冰冷的声音从身后响起:
  “看来变态王同学果然贼心不死,还敢尾随我。”
  王一吓了一跳,连忙转身,发现雪之下正一脸冰冷地看着自己,那是发自心底的冰冷。
  “呼!”王一也算松口气了,也没在意雪之下的态度,只是连忙说道:“你看看自己身上有没有被放了跟踪器,我看到车上的那个小偷一直跟在你后面。”
  雪之下愣了一下,皱眉看着王一的表情,见他一脸认真不似作假,这才放下书包搜查着身上。
  “我帮你查一下书包,这样快一点!”说着,王一直接上前就拉开了书包。
  “等……”雪之下似乎想说什么,却见到王一已经打开了自己的书包,也就止住了话头。
  王一没有看到雪之下的不自在,仍然自顾自地翻找了一下,里面全是书,结果还真让他找到了一个小型的跟踪器夹在书包里。于是他连忙拉起书包,刚要说话的时候,却又发现了另一枚金属跟踪器被贴在书包外围。
  “什么情况?”王一愣了一下,这才想起动漫里似乎阳乃就喜欢这么干!
  “好像发现了什么不得了的秘密,不会被盯上吧?”王一冷汗直下,“不对,只要悄无声息地处理掉就行!”
  瞬间下了决定,王一把阳乃的那枚跟踪器塞进兜里,然后站起来将谷口松贴的那枚在手心摊开,“看,真的找到了!”
  空气瞬间凝固,雪之下浑身冰冷,可想而知脸色是多么难看。
  “呃……”王一僵了一下身子,有些不自在,“报警的话好像也没啥证据,要不我来处理吧,耍一耍他?”
  雪之下冷着脸没说话,从地上拿起自己的书包就转身走了,只不过在走了两步后又停了下来,“谢……谢谢!”
  话落,雪之下彻底消失在人群中。
  “应该很难受吧……”王一攥紧手里的跟踪器,“这就是人呐,在欲望跟理性之间战斗,却总偏向于自私的人,我王一也逃脱不了!”
  情绪低落地走到一辆正停驻在路边的出租车旁边,王一悄悄将那枚金属跟踪器粘了上去。
  “跟着车跑吧,混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