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我的青春恋爱物语终结了 > 2.一封诡异的情书

  王一的眼眸颤动着,等待着平冢静的回应。
  “我的话并不是突兀的,我自认为即便再过十年,甚至二十年,也不会有人喜欢我这种人的……而我在平冢老师的身上,感受到了一种温暖和活泼,致使我想,如果她真的没人要的话,会不会看上我这样一无所有的人呢?即便回答是否定的,我也能想明白……”
  “小鬼你什么意思?”平冢静经过短暂的愣神后,忽然握起拳头往后摆动,牙齿一咬,怒吼出声:
  “是说老娘40岁也没人要吗?”
  “嘭!”话落,平冢静一个冲拳冲击在了王一的腹部。
  “哈~”王一吐出一口肺气,跪倒在了地上。
  这一次表白——失败!
  “呼!”收回冒着烟的拳头,平冢静吐口气,有些无奈地回到了车上,“好了,小鬼就不要胡思乱想了,八嘎!”
  “轰!”油门一踩,平冢静驶着车子离开了。
  王一这才撑着身子缓缓站了起来,目光渐渐恢复平静,他看着那远去的车尾,轻笑起来:
  “是啊,不该胡思乱想的,一个人活下去吧,妻夫木!”
  转身,王一捡起掉落在一旁的书包,拍了拍灰尘打算进校门,却忽然看到正站在门口一脸难以置信表情的雪之下雪乃。
  于是,两个人的目光产生碰撞,双双静谧。
  “噫——”突然,雪之下皱起嘴巴,抬手作挡,踮着脚尖往后退了两步,眼中全是恶心、变态之类的情绪。
  王一的眉毛跳动了两下,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了。
  “你——都听到了?”
  “很抱歉,我受不可控力将变态王先生的恋师癖,包括用恶心的语气表白的话都一字不落的听进去了。现在,还请变态王先生离我远一点,不然我会感到身心上的危害。如果忍不住报警的话,你可能就要与世相隔了。”
  王一撇了撇嘴,有些无奈:“称呼上怎么又回到变态王了?”
  “你的变态程度已经超乎我的想象了,所以我单方面决定,将变态王先生列为S级危险毒虫!”
  “……行!”王一握紧书包带,自顾自地往学校里走去。
  见此,雪之下却摆出如临大敌的表情,不断移动着脚尖,摆出合气道的姿势。
  “……这个可恶的女人!”黑着脸,王一咬牙离开了。
  雪之下这才放下手臂,拢了拢散开的鬓发,抱着书包前往了教学楼。
  来到入口,王一走到鞋柜的地方换下鞋子打开柜门,然后“唰”的一声,一封粉红色的书信从鞋柜里飘落下来,落在了脚边。
  王一愣了一下,手僵在空中,好一会才回过神来低下头,视线落在脚边那张突兀的信封上。
  “恶作剧?”
  轻轻皱起眉头,王一弯腰捡起这张信封,犹豫了一会还是将它塞在了书包里。这才换上室内鞋,走去了自己的教室。
  回到座位,王一放下书包,将书本拿出后,摆在桌上,这才有心拆开信封:
  粉色的信纸,开头用艺术字绘了“妻夫木君”的字样,接着便是主要内容了:
  “在樱花飘落的季节,蓝天抚慰下的明光,从窗台里窥见了你的面容,我像望见了层叠的山和海,如春风拂面玉露甘霖。
  我心雀跃如游鱼飞鸟,满有酸涩甘甜的橘,无所事事只为你而跳动,期盼着相守厮磨,惶惶终日求不得之苦。
  写于9月1日晚6点10分。”
  “呼!”看完书信的全部内容,王一有种不明觉厉的感觉,通篇华丽的辞藻仿佛叙述了一位对他一见钟情的女生那此起彼伏的心情。
  “有人喜欢我?不,这在我妻夫木王一身上绝对得不到体现!”
  眼眸凝起,王一的目光落在了信件的右下方,也就是那一行的写作时间:
  “写于9月1日晚6点10分。”
  不巧,今天开学,刚好是9月1日,而现在的时间是——早上8点12分!
  那么问题来了,为什么要把写作时间虚拟到晚上6点10分呢?
  答案——晚6点10分是一个被强调的时间,在未来的时间,那么也就是说,这是一个约定好的时间。
  王一又仔细研读了几遍信的内容,终于发现了这封信想要表达的真正内容:
  把第一段的话从第一句开始截取,分别取第一句第一个字“在”、第二句第二个字“天”、第三句第三个字“台”、第四句第四个字“见”、第五句第五个字“面”,则组成第一句话:
  “在天台见面。”
  以此类推,得到第二段话的真正内容:
  “我有事相求。”
  “是谁呢……”王一折起信封塞回书包里,仰靠在了椅背上,目光滑过班上的每一个同学,却没有任何发现。
  “不管是谁,要干什么,我妻夫木王一接着便是了!”
  就这样,开学第一天,王一就经历了别具一格的表白和被表白,真是……极其有趣啊!
  “叮铃铃——”
  “同学们,开始上课,接下来我们讲一讲关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