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我的青春恋爱物语终结了 > 6.谁能救救我

  站在洗手间清理了一下脸上的血迹,还好伤口不深,已经差不多止血了,只是那时不时传来的刺痛无不在提醒着王一刚刚发生了什么。
  那个女人到底是谁?绝不可能是自己的妹妹这点能够看出来,但为什么要叫他欧尼酱?对方看来也并不是很乐意这么叫,难道是被原身胁迫的?不,以那个女人的手段怎么可能,胁迫的话会被杀了的吧!
  王一紧锁着眉头,从洗手间离开,到了厨房。里面有烧菜的天然气灶,有冰箱,有一应厨具。
  “做饭?”王一走上前打开冰箱,发现里面食材还挺丰富的,但是,做菜什么的,几个中华小炒还是可以的,但端出去怕不是会引起怀疑。日本料理就是一头抓瞎了,怎么办?
  王一的心砰砰砰直跳,他轻轻关上冰箱门,一时间手足无措。终于,他从厨架上取下菜刀在手里挥了挥,目光中杀意蹦起:
  “妈的,拼了,瞎吉儿做!”
  说做就做,王一又打开冰箱把食材提出来端到桌上,手指攥紧了刀把。
  却在这时,脑中传来轻微的刺痛,那团记忆又散开了一点:
  我,妻夫木王一是个变态,但料理上还算有点心得,因为不练好,我会被杀的!
  有关于料理上的记忆突然涌进了王一的大脑,让他对于日本食材的处理瞬间得心应手,他知道,如果现在动手的话,肯定能够完美完成晚饭。但是他没有因此而安心,反而更慌了,多出来的记忆里有一个非常危险的信息。
  “会被杀?被谁杀?是谁逼迫他学会做菜的?”不完全的信息让王一仿佛游离于深渊口,一不小心就会跌落下去。
  “唉,走一步算一步吧!”王一叹口气,无奈开始做起了饭。
  还别说,有了前身的记忆后,王一都不得不佩服自己的刀工了,那个连劈带砍啊!
  “嘿嘿!”嘴角一勾,王一切着土豆的手再度加快。
  “剁剁剁——啊!”然后,切到手指了……
  一个小时后……
  王一不知道从哪里找来的创可贴,贴了两个在脸上,一个在手指上,然后他就小心端着菜出了厨房,来到客厅。
  “这么慢!”女人正盘腿坐在沙发上,一边吃着薯片一边看电视,直到看到王一进来才耸动了下鼻子说道。
  “嘿,能给你做就不错了!”思想里默默装回大爷,身体上就很实诚了,王一低着头一一把菜端到桌上,这才小心瞥了女人一眼:
  “吃饭吧!”话落,王一还给女人盛了一碗米饭。
  “你今天有点奇怪!”女人放下腿,挪了下位置后端起碗,挑眉看着对面坐立不安的王一,“心率远超平常。”
  “你是怪物吗?”王一的面孔画风突然扭曲。当然,很快就恢复正常。
  “因为遇到了喜欢的女孩子吧!”
  王一的话一落,对面的女人就用奇怪的目光看着自己。
  “怎……怎么了?”王一不自在地挪了挪屁股。
  “新款式的内裤?蕾丝?”
  “噗——咳咳咳!”王一一下把嘴里的饭全喷了出来,还好是对着自己的碗里。他的脸被呛得通红,眼角都蕴出了泪水。
  “我已经脱离那种低级趣味了,现在喜欢……喜欢人!”王一粗着脖子嚅喏道。
  “噢!”女人应了一声,就安静吃起了饭,冷冰冰的脸上也看不出什么情绪。
  王一熟知言多必失,也低头安安静静地吃起了饭。
  两人就这样在诡异的状态下度过了美好的共餐时间,直到收完碗筷才有所缓解。
  “那个……我先回房了?”王一征求地看着又打开电视看起来的女人。
  “嗯!”女人应了一声。
  “呼!”王一擦了擦汗水,舒口气,直接转身要走出客厅。不过才刚迈出去一只脚,女人又出声了:
  “晚上11点别忘记了来我房间。”
  “呃!”王一呆住,11点?去房间?这信息量有点大啊!
  “知……知道了。”随口应着,王一走出客厅,脑中还在想着女人话里透露出的信息,“是之前说好的什么事情吗?会不会很重要呢?该死,快想起些什么啊!”
  一回卧室,王一就直接扑在了床上,有些疲惫地假寐起来。然而很快,他就睡着了……
  窗外的夜色一片朦胧,没有星星和月亮在闪光,只是黑漆漆的一片。
  王一进来的时候并没有注意看自己的卧室,很杂乱,电脑桌上摆满了零食袋和肥宅水,还有一台崭新的相机。衣柜半开着,里面除了男士衣服外还挂着几件各色的女性内裤。
  “叮咚!”这时,王一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是一封邮件,发送者是“那个男人”。不过这一切王一都不知道,他已经沉沉地睡了过去。
  随着墙上时钟滴答滴答地走着,时间很快就来到了10:55分。
  “啊——”不知道为什么,仿佛习惯性地,王一就在这个点自然醒了过来。睁着朦胧的眼睛,在屋顶呆视良久,然后他突然坐了起来:
  “草,怎么睡着了!”慌慌张张地跑下床,他瞥见墙上的时钟,发现还没到11点,顿时松了口气。稍微整理了下衣服,王一就一脸忐忑地走出卧室,朝着另一个房间行去。
  “哆哆!”站在门外静立,深呼吸,王一才轻轻敲了下门。
  “进来!”
  “吱——”王一推开门轻轻走了进去,发现没有开灯,隐约能看到一个人影正坐在床头上。
  “怎么办?开口问干什么的话会穿帮的!”王一的脑门上开始析出冷汗。
  “开始吧!”女人突然出声。
  “开始?开始什么?”王一充满疑惑,仿佛想到什么,王一暗吞了一口唾液,“难道是……这个女人有什么可怕的虐待癖好,所以才会被原身称为‘那个变态’?”
  王一紧张了,进退两难。不过也就一瞬间,似乎是这样熟悉的场景刺激到了王一脑中的迷雾,那团记忆再次被打开了一点:
  是一首歌,叫“珺”的摇篮曲,妻夫木王一每天晚上11点都会准时来到笠井珺的房间,然后唱这首摇篮曲直到深夜两点。笠井珺很难入睡,似乎只有在独特的声音里才能睡着。一年前她找到了拥有这样声音的我,她说我的声音和她爸爸的声音一样,于是我被暴力雇佣了。没人知道她是变态,她只是喜欢这样虐待我,我不相信只有听着我的声音才能睡着的鬼话。那个变态……
  记忆到此为止,王一沉默了,他不认为这个叫笠井珺的女人会是骗人的,因为那首摇篮曲里寄托的情感是如此的真挚和唯一。
  王一缓缓走到床边坐在了地板上,他寻着记忆的声音哼唱出声:
  “啦啊啊啊,子夜清风的杨柳飘,阿婆的斗笠摇啊摇,系着裙带的小女人,怀里缩着个胖宝宝。看星星,眨呀眨,月亮弯弯笑一笑;看宝宝,眨呀眨,嘴唇弯弯笑一笑。女人的手指很轻柔,闭上眼睛感受它,看到了吗?有块美玉在梦里头!”
  一遍又一遍的唱着,王一鼻头有些发酸,他想妈妈了!还有,他终于知道前身为什么一下巴的痘痘了,这天天熬夜能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