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我的青春恋爱物语终结了 > 54.另类的烟火大会

  走出医院,王一的心情有些压抑,尽管艳丽的阳光十分刺目,使他的眉头不由自主地揪紧了。
  他取下鼻梁上的眼镜,轻轻展开放在眼前,看着阳光在橙色边框上反射出亮斑。于是他放下眼皮,露出了温柔的笑容:
  “活着真好!略去生活中痛苦的部分,仅留下的,便是使你眷念的希冀。所以,对生活抱有误会的人们呐,如果你失去了生活的希望的话,不妨从我妻夫木王一这样的厌恶综合体上得到一些解读吧!”
  勾唇,王一重新戴起眼镜,迈步踩进阳光里,走出了这个地方。
  ……
  眨眼间一个暑假就这样过去了,王一的生活是单调的,仅用一份愿望清单就可以囊括它的全部。
  而在开学之前,还有最后一天——烟花大会!
  本打算宅在家过完这一天的他,因为一副眼镜不得不出去走走了。
  “呼!”叹口气,换上一件黑色卫衣的王一收回了透过玻璃窗看到外面灯红酒绿的视线,转身推开门走了出去。
  作为日本的传统文化活动,烟花大会的热闹程度不言而喻。王一用手挎着相机,开始漫步在街道上。
  晚间的风稍稍大了点,吹拂着脸庞带来轻微的冰凉。
  各色店铺林立,用灯笼灯泡装饰得闪闪发光。王一扫视了一圈后走到一间丸子店,问老板要了两串三色丸子。
  拿到手里起唇咬下一个,乘热裹在嘴里咀嚼,味道在唇齿间散开。王一眯眼转过身,准备咬下第二个的时候,忽然看到了两道熟悉的身影。
  凝眸细看,穿着粉色浴衣盘着头发的是由比滨结衣,旁边穿着灰色短袖的是死鱼眼比企谷八幡,两人肩并肩说着话,关系有些亲密啊。
  “咕噜!”王一吞咽下丸子,眉头伸展开,他打算转过身去,装作没看到。
  然而,事与愿违,由比滨在眯眼笑着的时候,忽然瞥到了王一,于是他吃惊地叫出了声:
  “啊!是变态……啊,不是不是,是妻夫木同学。”
  比企谷耷拉着眼睛扭过头,刚好看到了僵着表情,手握两串丸子的妻夫木,于是眼睛里的恶意都要逸散出来了:
  “跟我同类的家伙居然会来观看烟花大会,难道也是受到了妹妹的威胁?”
  “呼!”王一吐口气,有些无奈地看着对自己作为毫无所觉的由比滨结衣,按理来说这种情况装作不认识对双方都好吧?将我牵扯进来也只会打断你们的二人世界罢了。
  但一想到由比滨本身的善意,王一又无法做出怪罪,于是只好将手里的丸子一股脑吞掉,转身问老板又买了两串。
  这才走到两人身前,将丸子递了出去:
  “喏,请你们吃东西吧!”
  “啊!谢……谢谢妻夫木同学。”由比滨有些手足无措地接过丸子,倒是比企谷瞪着眼睛,开口了:
  “我们并不是朋友吧?一般而言这种情况都是有事相求,但很抱歉,我并没有什么能帮上你的地方。”
  王一眯眼看着比企谷,内心掠过“果然是性格恶劣的人呢”这样的想法,却不动声色开口道:
  “这样啊,因为老板说情侣半价,所以在见到你们的时候我不由自主就产生了占便宜的想法,算是借花献佛吧。”
  “难道你这家伙看不出什么吗?”比企谷眯着死鱼眼,与王一对视起来。
  “难道我说错了?”王一斜眼,视线落在旁边的由比滨身上。
  “情……情侣……呵,呵呵呵!”由比滨脸色通红地捂着脸颊,完全沉浸在了自己的臆想当中。
  “……”比企谷抽了抽嘴角,有些无言,只是用眼睛直视着王一,仿佛在问:“你这家伙到底想要干什么?”
  “接着,祝你们玩得开心!”王一将手里的丸子直接拍在了比企谷手里,遂挥了挥手往相反的方向走去。
  “无论怎么问,我的目的都很单纯,看着这世间若即若离的人们,你们难道没有一种好奇?我是有的,我想加入点东西,导致他们的关系明确话,这样的结果有两种情况——要么分了,要么在一起。暂且当作我的恶趣味吧……”
  想着,王一悄悄翘起嘴角,心情有些愉悦,他拿着相机逛了一圈山下、桥上、河边,收获了几张不错的照片后,就迈往了山顶的观赏台,从那里可以最近距离地观赏到即将膨开的烟花。然而,正当他要踏足山顶的时候,从旁边传来了一个令人讨厌的声音:
  “啊啦,是妻夫木君吧?好久不见了呢!”
  王一僵着身子,不用回头看也能知道声音的主人是谁,他本想装作没听见,但一想,对方是雪之下阳乃,他忽然间放弃了这种幼稚的行动。
  “噢,雪之下小姐好!”王一扭回头,面无表情地回应着。
  “唔~真是冷淡的反应呢!”阳乃笑着,穿着蓝色和服的她脚下踩着木屐,比平时更多了些女性的柔美。
  “我们并不熟悉吧?”王一斜眼,语气毫无波澜,“所以,这样的问候方式并不奇怪。”
  “呵呵!”阳乃跑过来,直接搂住了王一的手臂,毫不介意地凑近道:
  “那跟我说说枣式的情况吧!”
  王一的眼眸颤动着,他从阳乃淡红色的眼睛里看到了一丝晶莹,那种绝不属于这个女人的真实。
  “我不能做到的地方,可是交付在妻夫木君的手里呢!呵呵呵!”阳乃眯眼笑着,放开王一的手在他身前转了一圈,然后,手中的扇子落在了王一的肩头:
  “作为交换呢,我可以告诉你一个关于安田家的消息哦!”
  王一凝眸,认真地巡视着阳乃的面容,他的心跳几乎停滞下来。
  “我不知道她要抱有如何的感情,对我的态度又是怎样,我唯一知道的一件事就是——她对我宣战了!”
  “可以!”王一开口了,声音凝实。
  (我能说的只有一句:单女主。这也本就是我的认知,这一生无论你喜欢多少人,或者被多少人喜欢,最后交心的永远只有一个——陪你走进婚姻殿堂的人!至于女主是谁,你们也别猜了,静心看故事吧……还有,谢谢山林秀、真龙王的打赏!
  另外,我就是《我的青春恋爱物语很有问题》的作者白绳系红铃,换了马甲了,无论是新读者还是老读者,我写的都是一本新书,所以不必纠结过往,我,就是画虎谋皮。
  最后,祝各位新年快乐,身体健康,至少要比妻夫木王一这家伙活得好吧,哭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