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我的青春恋爱物语终结了 > 尾.消失的光

  我以为我,妻夫木王一,在往后的日子里,会渐渐开始散发出属于我的光芒,让人除了以变态作为认知以外,还会加上些别的东西。
  可是,在对笠井的感情上,我渐渐出现了偏差,直到某一天,我忍不住和枣式在开张的内衣店里接吻了。
  我享受着她嘴唇的温柔和对我的爱意,像岩浆般炙热,一点点焚烧着我的内心,那时候,我对笠井的爱,有些黯淡了。
  然而,我们接吻的时候,却被过来拿内衣的笠井撞见了。
  她的表情没有任何变化,脸上的冷漠和平静让我有些发悸。
  我希望笠井珺能够自由,能够温柔,能够露出笑容,能够拥抱这个世界的愿望,仿佛从始至终都没有得到实现,我一直没能明白原因。
  直到,那天我回到家,推开了那扇门。
  笠井静静地坐在沙发上,脸色有些不对劲,当我走过去的时候,她忽然把我压在了沙发上。
  “啊——”我发出惨叫,笠井用锋利的刀尖刺入了我的手掌,钉在沙发靠背上,鲜血溅在了我的脸上,仿佛染红了我的视野。
  她脸上的冷漠不复存在,只有无尽的温柔,那种想要吞噬掉我全部的温柔。
  我的瞳孔在缩小,我的眼眸在颤动,我看着那样的表情说不出话来。
  “我爱你,我爱你妻夫木,我的世界里只有你啊~”
  她忽然哭了,拔掉匕首丢在地上,用手环住我的脖子,像吮吸母乳一样吮吸着我的嘴唇。
  她的眼泪,带着滚烫的温度,一点一点地低落在我的脸颊上。
  “她的世界里只有我,她的世界里只有我,她的世界里只有我啊……”
  我终于明白了,明白了她为什么不肯走到我所希望的温柔里,因为——我就是她的全部!
  我颤抖着,颤抖着轻轻捧起她的脸颊,想要嘶吼,却发现自己的声带没有那样大的力量,我只是取下眼镜,轻柔地看着他,然后张开了嘴唇:
  “我们结婚吧,笠井!”
  说出口的那一刻,我心中的那束光忽然熄灭了,我,真正地陷入了永无止尽的黑暗,一个只有我和笠井两个人存在的深渊。
  你们有过这样的情况吗?被所爱的人想要禁锢在黑暗里的意志。
  我以为我得到救赎之后,可以让笠井也得到救赎,可是——她的世界里只有我,填满了她的全部!
  我们结婚了!没有一个人知道。
  然而,就在我们相依在沙发上的时候,想要融为一体的时候,门被撞开了。
  来了好多的警察,他们用枪指着我们,为首的警官这才开口:
  “笠井珺,四年前杀害了你的养父武内脏,现已证据确……”
  搂着我的笠井忽然冲了出去,将她手里的刀贯进了为首警官的心脏,然后……
  “砰砰砰!”子弹射穿了她的身体。
  她倒在地上的刹那,扭回头朝我笑了:
  “那个故事我没有说完整呢,妻夫木君,我父亲的死,是我杀了的,但是,你真的是我的全部……谢谢……”眼泪从她眼角滑落,她的心脏停止了跳动。
  “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我对周围的警察嘶吼着,泪水模糊我的视线,我跪在了笠井身边,轻轻的、轻轻地拥住了她的面容,想用我胸膛里的炙热延缓她的冰冷。
  “啊——”
  那一天,我被送进了警察局,观察了一年。
  等他们把我放出来的时候,我很迷茫,我该去哪,该去做什么,我心中没有光,在这暗无天日的世界里,真的无法前行啊……
  我,想到以自杀结束我的生命,但我出来的时候,却发现,平冢老师正朝着我招手,她的脸上有笑容,像孩子一样,她挥舞着拳头朝我吼着:
  “加油啊,少年!”
  我哭了,哭的撕心裂肺,在我以为我不会流泪的时候,它还是涌了出来。
  我认了平冢老师做干姐姐,和她住在一起,我潜心写作,在创作完我的第一本长篇小说《豪言雾间》之后,我去环游世界了。
  我想要找到,找到一样能让我为之震撼的景象。
  然而两年后,我铩羽而归,依旧开始了写作。
  我以细腻的文笔和真实的故事,得到了许许多多的文学奖项,我也参加了姐姐的婚礼,却逃避了与妹妹的相见,我今后的人生,常伴孤独。
  我,在追逐着一道光……
  一道可以撑亮我和笠井珺内心的亮光……
  以上是有关于我人生的一部分,更多的,就不一一赘述了。
  (笔落,我流泪了,我的作品以这样不完整的形式出来,也大概我不想再多写什么了,谢谢爱着这本书的你们,大家安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