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我的青春恋爱物语终结了 > 32.我好像……感受到了凉意

  王一被开了批斗大会,很真实。诺大的储物间里坐满了人。
  “做这种事之前为什么不跟我们商量一下啊?”平冢静叼着烟头,脸色被烟雾弥漫让人看不清,但隐隐的杀气还是被王一感受到了。
  “是我自作多情了,非常抱歉!”果断认怂,这是王一的处事态度。
  “可恶的小鬼,你这是什么态度啊!”但平冢静却生气的将烟头用嘴唇含住,一把揪起了王一的衣领,居高临下地怒视着他。
  抿了抿嘴,王一轻轻偏过头,平冢静的鼻息打在他的脸上让他有些不适。
  “就算最坏的情况,也在可控范围……哈——”自说自话的王一瞬间中了一击腹击,肺气吐了出来。
  “就因为你这样的态度才让人火大啊!”放下王一的衣领,平冢静黑着脸走到窗边,“现在我严禁你单独行动。”
  “噢!”揉了揉肚子,王一站在原地沉默起来。
  “雪之下!”平冢静转过身来。
  “嗯?”正在沉思的雪之下突然被叫到,缓缓抬起头来。
  “这个家伙就交给你了,不要让他单独行动。”
  “我拒绝,跟变态王先生呆在一起的话我觉得自己有危险。”说着,雪之下环住自己并没有的胸部,一脸害怕。
  “唉!”平冢静有些头疼地揉了揉太阳穴,“如果他有什么举动的话,就跟我说,我会教他做人的。”
  “那就暂且相信他一下。”雪之下收回手,撩了撩鬓发后一脸认真。
  “……”而作为本次话题中心人物的王一,只能感慨没人权啊。
  “那就这样,关于妻夫木的事情到此结束,你们准备晚上的试胆大会吧。”话落,平冢静沉着脸走出了储物间。
  余下的几人微微沉默,还是叶山率先开口:
  “扮鬼的道具都已经准备好了哦,大家看看选一件试试吧。”
  “扮鬼这个我最喜欢了。”一头卷发的户部笑着起身,走到装有服装的纸箱子旁边快速打开,然后挑选起来。
  “我也要选一件诶!”由比滨一脸兴奋,在女生的衣物里挑选着,最后摸出了一条带黑色剑尾的黑皮短裤,一件粉色半截短上衣和恶魔角。她一下就相中了这一件,立马跑过来抱着雪之下的手臂。
  “阿雪,帮我看一下好不好?”
  “知……知道了。”
  旁边有换衣间。
  “呼!”王一叹口气,造成眼下情况的他估计是不能露面了,所以他有些无聊地走到窗边翻开手机,给笠井珺发了一条消息:
  “还好吗?昨天晚上入睡应该没问题吧?还有,比赛顺利哦!”
  “是妹妹吗?”突然,耳边传来声音,吓了王一一跳。
  连忙抬头,见到是叶山,他这才收起手机,垂下头回复:“算是吧。”
  “真是奇怪的回答呢。”叶山笑了笑。
  “嗯。”
  “我觉得我们可以成为朋友的。”
  “不,我们无法成为朋友。”王一抬头,扶了扶眼镜,“想想吧,风光的叶山突然和一个变态做朋友,不是牵连到我就是牵连到你。所以做朋友什么的,只是你天真的想法而已。”
  叶山沉默,皱眉靠在了墙上,他深深的无力。
  “还在纠结吗?”
  叶山扭头,看到妻夫木的嘴角翘起弧度,那是一种让人能够沐浴在自信里的笑容,这让他的瞳孔收缩了起来。
  “没人是全能的,你有无力的地方,我也做不到你能做到的事。换言之,我们每个人都不过只是残缺的物件,但正因为此,才会产生追求。”
  叶山忽然笑了起来,“虽然无法做朋友,但还是很高兴认识你。”
  “嗯!”王一垂下头,失去了交谈的兴致。
  “是你的话,就没问题了吧……”想着,叶山露出极其温和的笑容,视线从王一脸上移开,转身走向了正在叫他的三浦优美子。
  久久,手机还是没有传来震动。王一甩了甩头,将思绪抛远,这才来得及处理头上的泡泡糖。
  因为软化而黏附在发丝上,所以很难弄下来,大概是要放弃这一簇头发了。想着,王一抬头,扫视了一圈储物室后发现了一个堆杂物的箱子。
  迈步走过去,翻找了一会,果然发现了一把剪刀,蛮大的。王一站起身,走到化妆镜前,看见由比滨正在面对镜子不断摆着表情,时而兴奋时而沮丧的样子,真是让他哭笑不得。
  “如果想让人评价的话,可以找比企谷的。”王一突然开口。
  “啊!”由比滨吓了一跳,转身发现是王一后才呼了口气,“是妻夫木同学啊。”
  “嗯。”王一点了点头,让开身位。
  由比滨犹豫了一下,还是越过王一走到了另一边双手插兜的比企谷身边,扭捏着开口:
  “蹲家……那……那个……你觉得,觉得怎么样?”
  比企谷斜着眼睛,视线却不受控制地落在穿着紧绷的恶魔服装的由比滨身上,“如果有一点不合适我会说的,而且会狠狠地嘲笑你。可惜我没法这么做,真遗憾。”
  “诶?”由比滨愣住了,好一会才反应过来这是夸她呢,于是嘿嘿笑了起来,“你老老实实地表扬我不就好了,笨蛋!”
  “啊~我是不是自己找罪受。”被喂了一嘴狗粮的王一撇了撇嘴,走到镜子前,仔细看了一下,这才低头抬眸,准备剪下那簇头发。
  “如果需要帮忙的话,也是勉强可以的。”身后传来特别的声音,王一从镜子里能够看到穿着白色和服的雪之下,这副样子的她真是像极了雪女呢!
  “不用了。”王一谢绝,低下头,握着剪刀,却发现低下头后就看不见那簇头发了。
  “……”王一又直起身,将剪刀往后送了一下,“那个……谢谢!”
  “哦!”雪之下挑眉,“我的好意刚刚好像被某人拒绝了吧?”
  “有吗?谁会拒绝这么可爱的女孩子啊,怕是天怒人怨吧。”王一起唇,脸色微红。
  “好吧,我被变态王先生不要脸的程度打败了呢!”
  回应着,雪之下伸手接过剪刀,往前走近两步,踮起脚尖,身子微微前倾,顿时一股淡香传进了王一的鼻中。
  他只感到身后有股凉意,然后有人绕起自己的头发,咔嚓一声,发出清脆的声音。
  这一瞬间,我好像恋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