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我的青春恋爱物语终结了 > 17.被寻找的东西

  “呼!”砸上门的王一忽然沉默了,他背靠着墙,低垂下头,“真的就这样走嘛,只带着一张纸条回去……”
  “嘁!”良久,王一咬牙,转身又打开了门。
  “呜呜~”相模南仍然曲着双腿,埋头抽泣着,忽然,一道阴影笼罩住了她。
  抬头,是一张面无表情的脸,眼镜下的淡红色眼珠就这样静静凝望着自己。
  “没人会来找你了,除了和你一样没有存在感的我。与其蹲在这里哭,倒不如老老实实把这份稿子念完,承认自己的不足,然后默默积累……否则,没人会看得起你!”
  话落,王一伸手,将名单递到了相模南手中,这才舒口气,转身走到了门口,在将要消失的时候,他斜眸,添了一句:
  “我会说你不舒服去了医院,很快就到。”
  “吸——”相模抽了抽鼻子,泪水模糊的视线里,只有手里的那份名单,她犹豫了。
  慌乱、纠结、害怕,重重情绪交织之下,她揉碎了手里的名单。
  “我没脸回去了,呜呜!”
  ……
  回到礼堂,王一看见雪乃、阳乃、平冢静等人正在舞台上表演,应该是为了争取时间而临场安排的节目。
  “管理你回来了!”带着肩章的男生眼睛一亮,连忙从观众席后面绕了过来。
  “嗯,谢谢你了。”
  “没事没事,呵呵。”挠了挠头,男生摘下肩章递给王一,“对了,我叫麻生护,一年级生,我可是非常佩服妻夫木学长的呢。”
  “麻生……”王一眼眸抖动了一下,对上麻生护的视线,“为什么会佩服我?”
  “嘿嘿,我看了学长您的表演,太震撼了!”说着,护双手一展,满脸崇拜。
  “我去一下后台。”王一戴上肩章,直接转身走了。
  “啊,噢!”护一脸尴尬地站在原地,“学长好高冷啊……不过钢琴弹得快赶上我哥哥了呢!”
  来到后台,王一静静站了一会,才见拿着乐器的雪乃几人下了舞台。
  “诶!妻夫木小鬼,怎么样,找到相模了吗?”平冢静瞥见王一,连忙放下贝斯走了过来。
  雪乃几人紧随其后。
  “嗯,她不舒服去了趟医院,我刚好遇到她回来,她说换衣服,马上就到。”王一静静站在那里,解释了一遍。
  “啊——真是的,都不会提前说一下。”平冢静无奈扶额,心情糟糕地掏出一根香烟含在嘴里。
  “为什么手机也打不通呢?”旁边的阳乃忽然眨了眨眼,凑上来两步。
  “不知道。”王一斜眼看了她一下,见她表情与平时一般无二就又收回了目光。
  “比企谷君,还有几分钟?”雪乃坐到一旁,看向站着的比企谷。
  “只有五分钟了。”比企谷抬手看了看时间。
  “那只能等一下了。”话落,雪之下陷入了沉默。
  “滴答,滴答!”时间快速流逝,渐渐到了整点。
  “换个衣服怎么这么慢啊!”已经抽着第三根烟的平冢静烦躁地捏了捏拳头。
  “时间已经到了。”比企谷提醒着。
  “要不妻夫木君你再去看一下吧?”城廽巡有些担忧地提议着。
  众人也将目光移到了王一的身上。
  抬头,看了一下天花板上的灯,王一的眸子更加冰冷了。他缓缓低下头,靠在墙边,双手插进兜里:
  “抱歉,我刚刚骗了你们,我没找到她!”
  “哗——”众人瞪大了眼睛。
  “小鬼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平冢静丢掉手里的香烟,走上来直视着王一的眼睛。
  “呵,呵呵呵!哈哈哈哈!”王一忽然笑了起来,仿佛听到了什么极其有趣的笑话,直至眼泪都快出来他才转过身,“抱歉抱歉,我实在忍不住了,我真的没找到她。”
  “妻夫木你……”平冢静见王一表情有些不对劲,心里担忧的同时又有些气愤,“你到底在搞什么啊?”
  吼了一句,平冢静上前揪住王一的衣领。
  “我没找到她!”王一偏过头,面无表情。
  平冢静颤抖着眼眸,看着王一有些偏冷的神情,叹口气放下了手,转身对着雪之下:
  “现在没时间了,雪之下你先顶上,关于获奖名单的事情只能先推掉了。”
  “好的!”雪之下瞥了一眼王一,转身上了台。
  “等文化祭结束你来一下我办公室。”平冢静皱眉看着王一,心情有些焦虑。
  ……
  “今年的文化祭,在远超于过去的盛况中,圆满地结束了!”
  “哦——啪啪啪!”
  ……
  文化祭结束后,办公室内。
  “说吧,到底怎么回事?”将香烟拧在烟灰缸里,平冢静目光一凝,落在身前的站立着的王一和相模南身上。
  “我……我……”相模南偷眼瞥了王一眼,咬着嘴唇,眼泪忽然就流了下来,“对不起,平冢老师,我有点受不了压力,呜呜~”
  “呼!”平冢静无奈,“你先别哭啊,名单在你那吗?”
  “嗯嗯!”抽噎两下,相模南从兜里掏出皱巴巴的名单,胆怯地放在了桌上。
  “算了,妻夫木你先回去吧。”看着情绪不太稳定的相模南,平冢静只好朝着王一使了使眼色。
  “嗯!”斜眼看着相模南,王一应了一声走出办公室。
  “呼——”出来,深呼吸一次,王一缓住心情,这才抬腿回了家。
  我没想到,即便是那样的条件下她仍旧迈不出那一步,同时我认识到了我的错误,不该抱有温柔。温柔带来的是空气,是缝隙,是仍旧保留着的一点侥幸。
  那么——我该怎么做呢?
  转过街道,王一停下了思考,他抬眸,然后定格在了原地,接着,瞳孔骤缩。
  一道消瘦得过分的身影正驻足在自家门前,单马尾的她穿着白色风衣,缓缓转过头来,露着那双熟悉的丹凤眼。她的脸也消瘦了,嘴唇有些焦烈,王一仍然记得几个月前她的样子。
  忽然,笠井珺抿嘴轻轻笑了起来:
  “我终于忘掉了,忘掉了你的声音……”
  风轻轻吹了起来,微拂着相隔而望的两人的发梢,也仿佛吹动了她们的影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