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我的青春恋爱物语终结了 > 10.两人的相遇是个糟糕的开始

  谷口松,扒手家族的MVP,也是魔术界的知名人物,一双手纤细灵活,非常有目的性的作案。其作案过程一般如下:
  扶着老人上车,查看作案环境,首先要满足无座的环境,接着出言“谁能让一下座”,其次是第二个作案条件——让座的要是年轻女性,如此这般,他才会出手。
  在列车行驶过程中运用娴熟的手法悄无声息地偷盗这位女性的东西,如果被发现,大多数善良女孩子不会搜他的身,这种情况下他会非常兴奋,等到一脸绝望的女孩下车的时候他就会跟着下去,然后对那位女性说:“小姐,我给你变个魔术怎么样?你只要眼睛一闭一睁,东西就会回来哦!”有的女性会蠢蠢的相信,并因此对他产生好感,聪明点的就能猜到东西是对方拿的,这时他也会说:“小姐你说对了,其实我喜欢你很久了,为了引起你的注意才不得不为之,鄙人谷口松,一位业界魔术师!”
  少数如果搜身了,他也能悄无声息地将东西转移出去,并对这位女性说:“鄙人不巧是位魔术师,论眼力和小偷的作案手法颇有几分心得,如果可以的话,有幸为小姐效劳,找出这个罪人!”
  其已经与多名女性发生关系!
  必须注意,谷口松极其讨厌男性,如果有男性搜他的身,一定会得到深刻的教训!
  ……
  “叮咚!”列车到站了,王一便是在这一站下车,然而眼下的情况似乎……
  “钱包为什么会在自己的书包里?这是一个非常严肃的问题!”王一尽量使自己镇定,抬起目光的时候发现大家都吃惊地看着自己,仿佛不敢相信似的。
  王一也不敢相信啊!他偷没偷自己还不知道嘛,那么也就是说,只是刚刚的短暂接触,眼前这个黄发青年就把钱包变到了自己的书包里?
  “坦然揭穿这场戏剧的真面目?”王一有这样想过,却断然否决了,不说对方能这么悄无声息地变换东西,辩解有没有用,单说他背后的那把金属刀,如果恼羞成怒不管不顾拔出来的话……
  本就背负骂名的王一已经有了决断,整件事情很好收尾,无非就是只要找到一个小偷拿回钱包就行!所以他做了一个出人预料的举动:
  王一弯腰从谷口松的手里拿回书包,然后将那个淡粉色的钱包递到了女孩面前:“抱歉,你是个善良的女孩!”
  话落,直接转身逃离了这辆列车。至少在列车里的人都是这样想的,偷东西被发现后实在无颜逃跑了。
  谷口松却兴致缺缺,他还以为这个愣头青会跟他争执起来呢,无趣,太无趣了。至于之前揭穿他的那个女孩?他转头看向冷着脸盯了他一眼也准备下车的雪之下,嘴角勾起,这样的货色可是非常少见啊!
  只见他往前迈了一步,刚好与雪之下擦肩,也就在这一瞬间,他把某个金属小部件粘到了雪之下的书包上。而这一切,雪之下丝毫没有察觉。
  出了车站的王一放慢了自己的脚步,心情有些微妙,想不到就是简单的回个家也能遇到这种事情,穿越者不应该都是主角的吗?光环Buff呢?
  “叮咚!受到偷术陷害,存在差距,获得偷术差0.1%的加成!”突然,电子音响起。
  王一翻了翻白眼,如果这种马后炮的金手指就是Buff的话,他请求换一个啊啊啊——然而想是这么想,也仅仅是抱怨一下,脑中不断融合的有关于偷术方面的知识让王一终于对是怎样被陷害的过程有了推断:
  之前搜查对方的时候并没有搜到钱包,但却忽略了一个地方,就是黄发青年故意举起的双臂上,因为是宽松的上衣,袖口非常大,那个小巧的钱包很容易就能藏在里面。对方真是聪明,居然会以这样类似认罪的动作举起双臂来隐藏钱包,很难让人去注意高举的手。那么接下来就顺理成章了,对方拿走我书包并拉开拉链的一瞬间就将袖子里的钱包滑落到手里,装成从书包里找出来的样子,非常完美的作案手法!
  “呼!”王一深吐口气,有种拨云见日的感觉,如果连怎么被嫁害都不知道的话就太憋屈了,而且他还有重大发现:
  任何没有掌握的技能,如果得到差值的0.1%,就相当于直接入门!
  “哗啦啦!”风起了,卷起王一的衣摆,一群鸽子正落在不远处被人们投食着。
  “鸽子?”王一挺喜欢的,便也就直接跑了过去。从旁边的小摊上买了一包饵料,先是撒了些在地上,立马就被围了起来,然后他又抓了一把放到手里,平伸。
  “唰唰唰!”两只鸽子直接就扑腾起来,落在王一的手上。虽然硬硬的爪子抓着手指有些疼,但看着他们这么近距离不断啄着手里的饵料,就感觉好开心啊!
  “哈哈哈!别急,还有呢!”王一干脆把整包饵料都拿了出来,全撒到四周。顿时,所有的鸽子都被吸引了过来。
  “妈妈,他抢我们的东西!”突然,另一边的一个小女孩嘟着嘴指向王一,拉着旁边的女性撒娇了。
  王一愣了一下,看向小女孩,接着一手扒着右眼下方扮了个鬼脸,“略——”
  “哇——哥哥欺负我!”小女孩居然直接就哭了出来。
  这下王一可慌了,他就想逗一下对方而已,怎么就哭了呢!于是他连忙走了过去,将还吃着自己手里的鸽子伸到女孩面前。
  “看,鸽子抛弃坏蛋哥哥来找妹妹喽,好伤心!”边说还边做了一副惨兮兮的表情。
  “嗯嗯!”小女孩又抽泣几声,就被鸽子吸引了注意力,“哼,坏蛋哥哥!”
  “不能这么说哦!”旁边的女人突然蹲下来,温柔地擦拭着女儿脸上的泪水,“哥哥是在逗你玩呢,快像哥哥道歉,不然不乖哦!”
  “可……可是……”女孩犹豫了一下,这才泪眼朦胧地看着王一,一手捏着小裙子,“对……对不起!”
  王一的心脏抽搐了一下,脑中的那团记忆突然炸开了:
  “妈妈我们不要离开哥哥好不好?”
  “不行的小绒,我们必须离开的。”
  “可是哥哥一个人……一个人怎么办?小绒好想哥哥,呜呜!”
  “王一他……”女人低着头,死死咬着嘴唇,眼里渗出泪水,“他会好好生活的。”
  ……
  “你走,我才不会跟你这个女人搬去新家呢!”
  “你把我妹妹留下来,我会照顾她的,我自己照顾她!”
  “你走啊!我不想见你!”
  ……
  “哥哥,哥哥你怎么了?”突然,一阵呼唤让王一回过神来,这才发现一双肉乎乎的小手正在自己眼前摆动着,而自己的眼角居然不知不觉湿润了。
  “没事吧?”女孩的妈妈有些担忧。
  “没事,谢谢!”王一连忙抹了抹眼睛,笑着回应一声就起身准备离开了,“再见!”
  话落,王一转身欲走,却忽然发现雪之下正站在后面的水池边看着自己,面无表情。
  “没想到众人口中的变态王同学也有可爱的一面呢?”
  “如果不加问句的话我也许会感到高兴吧!”王一有些兴致缺缺,他还在回想着刚刚脑内那段记忆到底是怎么回事。
  “为什么在车上的时候不选择正面辩解这种正确的做法,而是怯懦地将恶名揽在自己身上呢,变态王同学?”
  “因为我怂啊,怂你知道吗?”王一一脸憋屈,“就好像我这个变态,一无是处还想追女孩子,你觉得可能吗?”
  “如果不尝试就选择放弃的话,你还真是无可救药呢,变态王同学!”雪之下冷着脸。
  王一懵逼了,雪之下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你这样会让我误会的,你仿佛在说:
  “你不试试怎么知道能不能追到我?”
  “某种暗示?”王一突然笑了起来,感觉好像在跨频道聊天一样。
  “总感觉变态王同学在想某种很失礼的事情!”突然,雪之下一脸警惕地缩着身子,防备地看着王一。
  这让王一的笑容彻底僵住了。所以,然后,这是天赋技能?
  “请恕我收回刚才的话,如果是变态同学的话,还真的没可能呢!”
  雷霆一击,王一,卒!
  (感谢亦真亦幻同学啊,多次指出老师我的错误,咳咳!有这样的好学生(读者)我真欣慰,咳咳!另外,就前两三章我忘了日本的学校作息了,是早上到下午3、4点,如果有什么不合理的地方恳请见谅(很轻微,基本没问题)谢谢大家观看,祝身体健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