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我的青春恋爱物语终结了 > 1.我娶你啊

  明媚的阳光从路边茂密的树叶间隙里窜出来,在地上打出一个又一个的亮斑,它们随着风的盈动而舞动。王一将背包甩到肩上,就于这一条被光斑铺满的道路,上学去了。
  昨晚是从我和母亲、妹妹两人分居之后第一次哭的这么声嘶力竭,就好像失去了我本身存活的支柱。我甚至以为我会选择自杀来了结我的一生……
  但是我惊奇地发现,哭过之后的我,居然有些释然了!
  这条路是我选的,也许在伤透母亲的心直到她死去也没能见一面,也许妹妹对我的怨恨盈满杯口,也许我伤害过数不尽的人们……
  但是,我的死没有任何价值,唯有我妻夫木王一存活下去,才能带来更多的东西。
  我不奢望被救赎,即便是过去几年那无数来自东京安田家的未接电话,即便是那些我偷拍过的女孩隐私,都已经没有再被翻篇的必要了。
  我不否认我的罪恶,或许被无数人讨厌,但是我——本大爷——妻夫木王一——要活着,要堂堂正正的活着,要独一无二的活着。
  光没有了,那就创造火种!
  人类不正是因为这样才得以将黑暗驱散的吗?
  我想要创造一种全新的理念,或许不被接受的理念:
  怀揣着罪恶的人,用死去遮掩旧的罪恶,用活着创造新的光明!
  “嘭!”撞到什么东西的王一差点栽倒。
  “我说你这小鬼,走路都不看着点啊。”平冢静揉了揉胸口,一脸不满地盯着眼前的王一,她穿着一件男性的蓝色休闲服,露出脚踝和手腕,总有种尺码过小的感觉。
  “呃……”王一摸了摸有点发红的鼻子,看着比自己还高的平冢静,眼神有点闪烁。
  “走,坐我的车吧。”平冢静拿出一根烟含在嘴里,一把将王一拽到了副座上,这才上了驾驶座。
  “呜——”车子发动,往总武高的方向驶去。
  风从窗外灌进来,将王一的脸颊打得冰凉。
  “这件衣服不怎么舒服啊,有点小了。”平冢静将手伸到窗外弹了下烟头,有些抱怨。
  “那已经是我最宽松的衣服了。”王一脸颊有些泛红。
  “切,小鬼长得真矮!”
  “噢!”王一吐口气,偏头看着窗外,有些尴尬。谁叫自己昨天晚上把人家衣服都哭湿了,还让人坐在床边照顾了一晚上。一想到那些不堪的样子全被看到了,王一就有种心虚的感觉。
  旁边的平冢静微微斜过眼睛来,看着王一的侧脸,吸了一口香烟,内心起伏着:
  “妻夫木……最让人操心,也是最不让人操心的学生了。”
  没错,昨天晚上平冢静没有问过一件王一的事情,甚至没有一句安慰,她都不相信现在的王一跟昨晚的王一是一个人。
  “对了,我大概教完你们这一届学生就要退岗了啊。”平冢静的声音有些惆怅。
  王一转过头来,看着平冢静目不转睛的侧脸,点了点头:
  “可以啊,感觉你当老师挺累的,就像要养一堆坏孩子!”
  平冢静拿着香烟的手抖了一下,将车速放慢,转回头来对上了王一那双略带笑意的淡红色眼眸,突然开玩笑道:
  “是吗?那感情成保姆了。”
  “这么说也对。”看到平冢静眼里忧伤的王一忽然抬手摩挲着下巴,做出思考状,“如果用母亲打比方的话对单身的你来说有点不合适,保姆的话还能模棱两可。”
  “啪嗒!”平冢静手里的香烟掉了,她的脸色一黑,啪的一声拍在了喇叭上。
  “可恶的小鬼!”
  “轰!”脚下油门一踩,平冢静加到最大马力飚了出去。
  “……”王一在风中凌乱。
  车子像闪电一样嚓嚓嚓地就劈过了一条接一条街,带起一路的骂声,终于,它稳稳地停在了学校门口。
  “呼!痛快!”平冢静起伏几下胸部,一脸畅快地掏出香烟来含在嘴里,点燃。
  “哇——”王一颤抖着被吹起来的乱糟糟的头发,心有余悸,而胃部里的翻滚致使他没忍住连忙推开车门吐在了旁边。
  平冢静斜眼,瞥到王一苍白的脸容,嘴角轻轻翘起。
  没错,两个人都在用另类的方式让对方的感情得到宣泄,这是彼此的善意,心照不宣。
  等王一吐得差不多了,平冢静这才打开车门下来,走到王一旁边拿下烟头,开口道:
  “我得先回一趟家换衣服,就再见了。”
  “嗯!”擦了擦嘴,王一抬起头,心情稍稍平复。
  “别太勉强自己了,妻夫木……”忽然,平冢静用右手轻轻搭在了王一的左侧脸颊,眼中的温柔仿佛要溢出来了,“要知道,这个世界还有人关心你呢!”
  王一愣愣地看着平冢静眼睛里的担忧,鼻头忽然间酸涩起来,他泛动着眼睛,往后退了两步,离开了平冢静的手。
  “我知道了。”
  “呵,那就加油了,少年!”大手一挥,平冢静怒吼出声,然后……
  “撕拉——”胳肢窝的线崩开了。
  “啊!”平冢静的表情瞬间愣住,接着脸色一红,慌忙捂了起来,小心看了王一一眼,“这个……咳咳,我会给你缝好的。”
  “呵呵!”看着平冢静那仿佛孩子般的举动,王一由衷的笑了,一股暖流从身体里涌出来,他轻轻抬头,对上平冢静的那双青灰色的眼睛,起唇了:
  “我说啊!”
  “嗯?”平冢静抬头,面露疑惑。
  “如果10年后还没人要的话,我娶你啊!”
  我从没有想过,我会说出这样大胆的话,但说出来的那一刻,我发现,我的心居然前所未有的平静……
  “啪嗒!”平冢静嘴里的香烟掉了,她不可置信地看着眼前一脸笑容的王一,一时间不知道怎么回应了。
  而两人不知道的是,正走到门口的雪之下雪乃,一字不落地将她们的对话听了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