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我的青春恋爱物语终结了 > 16.他陷入了黑暗

  “啊啦啊啦!”阳乃一把搂住王一的手,眼睛亮的仿佛星辰,她紧紧地盯着王一的脸,仿佛要彻底看清他的一样,“没想到妻夫木君还有我没见过的一面呢!还有什么没有表现出来的啊,快说快说!”
  “放手,臭婊子!”王一斜眸,冷冰冰地看着阳乃。
  “……”阳乃僵住表情,一时间愣在了原地。
  王一收回目光,甩掉阳乃的手,自顾自地去超市买了一个面包,然后边吃边走回来。
  作为志愿者管理,他需要时刻注意每处的变动,以安排人手。
  “走,去那边看看。”
  “哇,是坦克模型!”
  “老板,我要份热干面。”
  ……
  校园里开设了许许多多的店铺和游玩点,说起来,这样热闹丰富的文化祭,才会吸引人们啊。
  “咕噜!”草草咽下有点干的面包,王一在转了一圈后好像并没有发现什么问题。
  “是妻夫木哥哥吗?”突然,一个活泼的声音响起。
  王一抬头,发现穿着校服的比企谷小町正站在校门口。
  “你一个人来玩吗?”
  “嘿嘿!我是来看哥哥的啦,妻夫木哥哥知道他在哪里吗?”小町露出尖尖的虎牙,笑着跑了过来,牵住王一的手。
  “大概知道。”王一抬头扫视了一圈,便往教学楼的方向走去。
  “妻夫木哥哥是遇到了什么不开心的事情吗?”走着走着,小町忽然抬头,看着王一不同以往的冷冰冰的脸,“小町可以帮哥哥分担一下哦!”
  王一低眸,冷冷看着小町的面容,忽然笑了:
  “不用了,只是在纠结一些事情。”
  “噢噢!”小町点了点头,也就没说什么。
  很快,两人就在二楼碰到了正拿着相机拍照的比企谷。
  “欧尼酱!哈哈!”小町放开王一的手,开心地扑了过去。
  “小町……”比企谷接住小町的怀抱,有些疑惑,“你怎么一个人过来了?”
  “嗯,我可是专门来看哥哥的哦!”小町直起身子,一脸骄傲,“哥哥在小町心里的得分可是很高的呢!”
  “哈!”比企谷无奈。
  “哦,对了,是妻夫木哥哥带我来找……”刚反应过来的小町扭头,却发现妻夫木已经走了。
  ……
  “快点快点,再不快点就来不及了。”
  来到礼堂,王一刚准备进去,就被两个女生推开了。
  “抱歉抱歉!”两个女生一边道歉,一边忙着坐到坐席上。
  王一低眸走进去,发现里面很安静,所有人都聚精会神地看着舞台上的交响乐队演奏。王一抬头,发现穿着一身紫色礼服的雪之下阳乃,正拿着指挥棒激情指挥着,甚至兼演奏钢琴。
  没错,这就是能够一直被总武高铭记的全能阳乃,以完美的外表和才能赢得所有人的喜欢。
  “妻夫木管理!”突然,一道小声的呼唤从身后传来。
  王一扭头,发现是他分配下去的一个志愿者。
  “怎么了?”
  “相模委员长不见了!”
  王一皱眉,将自己肩上的职务肩带扯下来递给他,“你先暂代一下我的职务,我马上带她回来。”
  “可是……”志愿者还想说什么,却发现王一已经走出了礼堂,“我尽力!”
  定了定神,他连忙跑去后台通知这件事了。
  很快,后台,雪乃、比企谷、城廽巡和平冢静等人就聚集在一起。
  “相模怎么会不见了?”平冢静皱着眉头。
  “是的,手机也打不通。”城廽巡有些担忧。
  “真是的,这样下去就没法召开闭幕式了。”雪之下有些头疼。
  “实在没办法我们只能换人……”城廽巡刚提意见,就被雪之下否定了:
  “我觉得困难,最后的致辞跟总评可以想点办法,但知道最优秀奖跟地区投票结果的只有相模同学而已。”
  “咕噜!那个……”之前通报给王一的志愿者忽然抬手,一脸紧张,“妻夫木管理说他马上带回来,让我替他的职务。”
  “嗯?”几人扭头,同时看向这个人。
  “妻夫木知道相模去哪了?”平冢静挑眉。
  “我……我也不清楚。”
  “这个小鬼……”平冢静扶额,“那我们只能相信他了,不过再安排剩余的人手去寻找一下。”
  “好……好的!”
  “那剩下的时间,就只能我们撑一下了。”雪之下皱眉。
  “不是还有阳姐吗,拜托她一下的话应该能撑住吧?”城廽巡笑着提议。
  “我……试试!”雪之下有些不情愿。
  ……
  王一知道相模南在哪吗?知道,因为他看过原著,所以,他来到了特殊教学楼楼顶。
  “吱——”王一打开门走到顶楼,看着伏在墙边的相模,面无表情。
  而听到声音的相模也转过头来,待看清是妻夫木后,脸色有些难看。但是,转眼她就露出笑容了:
  “已经开始了吧,闭幕式?”
  “很抱歉,并没有,想办法拖延时间什么的,很容易。”
  “切~”相模南握紧手里的名单,有些愤怒。
  王一冷着脸走过去,站在了相模旁边,他扭过头来,露出嘲笑:
  “是不是觉得自己很没用?没错,你是个弱者。不仅被架空了权力,甚至还成为了别人的棋子,然而,你自己却没有认知。说到底,你就是个可怜虫!”
  “难道你不是吗?”相模脸色难看,激动得吼出声,“一个臭名昭著的变态!想要名单的话,过来拿啊!”
  王一扭回头,看着远处的天空,眼睛里倒映出一片蓝色。
  “过去的我,也许会做一些别的事情,但是现在,我已经没有任何心情了……”
  王一起身,一个前冲,手肘压住相模南的脖子抵在围墙上,拽下了那张名单。
  “啊!”相模痛哼一声,却被王一淡红色的冰冷眸子吓住了,她感到有些难以呼吸。
  “不自己变强,把自尊心寄托在别人的可怜上,你永远是这样可有可无!”
  话落,王一拿开手肘,相模直接滑坐在了地上。
  “呜呜呜~”疼痛加上委屈,相模埋着头哭出了声。
  “现在你有两个选择,一,自己拿着名单回去,二,我拿着名单回去!选吧?”
  “我不回去,你滚开啊!”
  王一冷眼看着,转身离开了,直到走到门口,他才斜过眼睛:
  “那你就坐在这哭吧!弱者,呵呵呵!”
  “嘭!”门被砸上了,整个楼顶,只有相模无力委屈的哭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