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我的青春恋爱物语终结了 > 55.我在凝望深渊

  烟花大会这一天的夜空显得异常通透,那其间点缀着的如宝石般的星星,像要照进人们的心底似的明亮。
  王一拢了拢身上的衣服,在观赏台的贵宾区坐了下来,他斜了斜眼睛,语气略带一丝好奇:
  “雪之下家的能量蛮大的吗?”
  “呵呵!”阳乃拿着紫色的扇子坐到王一旁边,抬头看着远处的城市灯火,笑得与平时一般无二:“算是巧合吧,刚好今年的主办方有雪之下家呢。其实要说能量大的话,安田家才是真正的名门吧?”
  王一沉默,微垂下眼睑:“按照约定,我先说枣式的事情,然后……”
  “枣式呢!”阳乃突然凑上来,一双淡红色的眼睛透着想要挖掘出什么东西的亮光,“看来妻夫木君和枣式的关系意外地好呢!”
  “打断别人说话可不是什么好习惯吧,雪之下小姐?”王一抬头对上阳乃的眼睛,皱起眉头。
  “呵呵!妻夫木君应该不是斤斤计较的人吧?”
  阳乃缩回脑袋,往王一这边挪了挪。
  本来已经想要借此话题将自己至于上风的王一忽然僵住了,鼻息间若有若无的清香和从身体侧面传来的温度,都让他有些不适。
  “美人计吗……”王一心领神会,只好往旁边又挪了挪,拉开与阳乃的距离。
  “嗯?”阳乃歪头,露出一脸不解,“怎么了?”
  “……”王一瞳孔骤缩,表情顿住。
  这一局——败!
  “噗,哈哈哈!”介于王一呆愣的表情,阳乃没忍住笑了起来,只好用扇子掩住嘴巴,只露出一双上弯的透着笑意的眼睛。
  “让我露出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的味道获得这场交锋的胜利,不得不说,这个女人拥有我永远也无法猜到的心思……”
  轻轻眯眼,王一的神情有些凝重,他侧过脸看着空旷的贵宾区,开口揭过了这个话题:
  “关于枣式的事情,我就从吉村树熊那天晚上开始说起……”
  “这个我知道哦!吉村夫人的事情!”阳乃拿下扇子,朝着王一笑道。
  “呼!”再一次被打断的王一有些头疼,他终于发现了一件事情——阳乃第一次打断他的话带有深远的谋略,以致她下一次、下下次打断我的话我都不能做出反抗,简言之,她掌握着话语权!
  “怎么了?”见王一神情有些不对,阳乃面露关心,又将身子贴了过来。
  “……”王一僵着身子,从阳乃关心的眼里看到了一丝戏谑,他的脑子空白了。
  现在的情况异常恶劣,话语掌控、身体掌控都被阳乃做了主导……
  忽然,王一颓废地低下头,心里有些发闷,嘴角不自然下撇:
  “你就不能少欺负我一下嘛……”
  阳乃神情一愣,眼睛里倒映着王一那颇显委屈的面容,于是没忍住又笑了起来,这一次比以往任何一次都让她开心:
  “啊哈,啊哈哈哈,妻夫木君是向我撒娇吗?没想到你还有这样可爱的一面呢!哈哈哈!”
  “咯吱!”王一拳头一捏,指节作响,只见他的额头青筋暴起:
  “这个可恶的女人!”
  他抬头看着依然在大笑的阳乃,有种想起身离开的冲动,但他还是忍住了,深吸口气打算不理会这个女人,直接开口:
  “吉村夫人的事情你知道我就不说了。那天过后,吉村树熊被枣式从手机里删除了,她又拉着我去完成后面的愿望清单:
  1.在街上当众唱歌,并收获2000日元的打赏。关于这一点,我没想到她唱歌意外得五音不全,以致除了因为她的样貌而施舍了一点的人外,几乎没有赞赏。
  不耐烦和出丑让她发了很大的火,差点露出本性。没办法,我只好在她对面也弄了个摊位唱歌,并竖上一快牌子:
  我从没有见过唱歌如此难听之人,为了让她产生自知之明,鄙人也建了个摊位,且听!
  然后,对面顺利晋级王者,收获了2000日元。”
  “噗!”阳乃咧嘴一笑,打断了王一的话,没办法,王一只好停下来,无奈看着远处的灯火,沉默。
  “牌子上的话是写给枣式的吧?”阳乃转回头看着王一的侧脸,轻声笑着,“妻夫木君果然是有趣的人呢,以批判者的身份数落别人,却将自己的不堪剥露在人前,以致大家都会找出枣式的优点而反过来将你从高处击落,获得巨大的满足和荣誉……我越来越对你感兴趣了呢,妻夫木君!”
  “……”看着阳乃越发明亮的眼睛,王一的嘴角不自觉抽搐起来,他翻了翻白眼,“我觉得后面的事情还是不说了,那个约定就当作废吧!”
  “嗯?”阳乃用手撑着下巴,直视着王一的眼睛,淡红色的眼眸泛动着,“为什么突然放弃了呢?”
  王一偏头本来不想理会,脑子里却突然想起雪之下雪乃,于是他嘴角一翘,突然环着胸膛往后缩了缩身子,用极其虚假的演技回道:
  “我感到自己有危险!”
  “嗯?”阳乃的眼睛轻轻眯了起来,透出一股危险的意味,“看来妻夫木君对小雪乃很上心呢!”
  “咔——”王一的表情僵住了,他好像忽略了某个女人的妹控本质……
  “只是被这样对待过觉得对方很尴尬,所以想试试的。”王一连忙回应。
  “妻夫木君就这样讨厌人家嘛。呜呜!”阳乃作势欲哭。
  “呼!”王一有些无力了,跟这个女人说话真的好累,于是他默不作声,想以无视的态度做出反击。
  “其实不说也可以呢!”阳乃直起腰,嘴角带着认真,语气透着朦朦胧胧,“关于青木枣式的事情,我并不想知道呢!”
  王一瞳孔骤缩,他抬头看着阳乃那面无表情的侧脸,只觉遍体生寒!
  “我仿佛在凝望深渊!”
  “深渊也在凝望你呢,妻夫木君!”似有所感的阳乃扭回头来,朝着王一眨了一下左眼。
  那一刻,我真的感受到了人性的恐怖,这个女人的个性!
  “咻!嘭!”突然,几十束烟花从山下冲了上来,于空中爆开,那艳丽的火花,将夜空里通透的星光给遮掩得暗淡无光。
  “啊啦,好漂亮呢!”阳乃双手一合,迎着烟花的方向笑了起来,王一从她的眼里能够看到那些爆开的烟火。
  两人就这样,一个看着空中的烟花,一个看着眼中的烟花,直到落幕人散。
  “告诉你吧,关于安田家的事情!”阳乃忽然扭过头,表情有些惆怅。
  王一垂下眼眸,只觉世界都安静了下来。
  “你母亲安田真惠,两年前就去世了!”
  我的心脏,真的像此时的烟花一样,骤停了……
  (今年真是……过年停电停到今天……还铲了一天的鸡屎,哭死。对了,谢谢孤高的独行者、远处看童年、不敢改变自己的陈玉公子、没起名尾号4444的读者、紫灵竹王、尾号54702的读者和云归‘碧海夕的打赏,谢谢你们的新年红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