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我的青春恋爱物语终结了 > 8.论地狱难度开局怎么办

  “叮咚,受到合气道攻击,存在差距,获得合气道差0.1%的抽成!”
  “……”王一挣扎着坐了起来,脑内有关于合气道的知识瞬间涌满了他的大脑,他——入门了!
  “呼!”吐口气,王一并没有任何高兴的情绪,只是靠坐在墙边发呆。他王一被讨厌了,而且非常严重,只要一接触女孩子就会被怀疑是要实施变态的行为!
  王一现在才认清了自己所处的状况——他被所有人孤立了!真真正正地被排斥和厌恶着!
  “算了,不就是一个人嘛,我王一也会好好活着的!”怀着这样的信念,恢复了许多的王一已经能够站起来了,他低着眉头,一步步走回了教室。
  又是一双双满是厌恶的眼睛看过来,王一沉着脸直接略过,走回了自己的座位。
  就这样,一个上午他都没有再离开自己的座位。而他没有注意到的是,国文老师平冢静有站在窗外看着他,手里点了一支又一支烟。
  终于,王一想抬头伸展一下脖子的时候,无意中瞟见了站在走道上的平冢老师,她一手拖着另一只手的肘部,缓缓吸着香烟,眉头皱着。
  王一的心脏莫名抽了一下,“是担心我吗……”
  用力甩了甩脑袋,王一发现自己的状态还是出现问题了,虽然说着一个人也会活得好好的,但或多或少心情还是压抑了,如果一直这么下去的话……他会变成真正的王一吧——沉默寡言,心理扭曲,小人之心!
  “嘶呼——”深呼吸一下,王一拍了拍脸颊,“麻批,差点坠入魔道了,赶紧念一遍清心咒!”
  这么一调侃,王一的心情顿时好多了,嘴角不自然带上笑容。只见他再次转头对上平冢静的目光,然后咧嘴,露出一口白亮的牙齿,右手比划了一个大拇指。
  “单身快乐,老师!”王一朝着平冢静比了这样一句口型。
  “啪!”平冢静的手一抖,香烟就掉在了地上,她满头黑线的捏了捏拳头,“真是恶劣的性格。”话落,就全身失去力量似的颓丧着离开了。
  “额,是不是说错话了?”王一这下才反应过来,他想说的是自己单身快乐,但好像……被误会了?“看她的样子不会被打击到了吧……”
  怎么感觉有点心虚啊!王一尴尬地低下头,又熬过一节课后终于放学了。
  坐在自己座位上,王一习惯性地拿出手机,却突然发现了一条邮件,一看时间居然是昨天晚上的,而且发件人居然是另一位手机仅有的联系人——那个男人!
  王一忐忑地点开这封邮件:
  “您好,Underwearontheoutside先生,您的设计我们公司非常满意,并对您本人能够每月一款设计的速度和质量都非常欣赏,所以我们在事先商量好的价格上提高了5%,全都打到了您的卡上。另外,也希望能够聘请到您本人到我们公司来任职,相信我们会给您一个优厚的待遇。希望能够合作,祝您生活愉快,先生!”
  “额……”王一愣住了,这是什么?某个公司的来件?等等,他需要好好思索一下:
  “Underwearontheoutside先生”应该指的是他,至于它的直译“内裤外穿”暂且忽略!前身是有给某个公司投设计稿吗?然后还得到了欣赏重视?是什么呢?
  想着,王一一边收拾起东西,“现在直接就排除了‘那个男人’是父亲的可能,但是连父亲的号码都没有的话,是不是预示着什么呢……”
  拿上书包,王一就出了教室,现在前身的关系又展开了一点,甚至可能关系到今后的经济来源!
  王一果断停住脚步,然后编辑了一条邮件回过去:
  “我会认真考虑的!”
  “呼!”舒口气,王一又继续走到车站,上了回家的那趟地铁。然而当他刚踏入列车,就尴尬地发现一件事,雪之下居然也站在里面!在里面!里面!
  雪之下显然也看到了王一,于是两人就这样隔空对视,气氛微微凝固。
  “那个……我能说是凑巧吗?”王一尴尬地解释一句。
  “你去跟警察说吧!”雪之下直接掏出手机就要报警,这让王一慌了,他真没想尾随雪之下啊!
  “等等等等,雪之下同学,请听我解释!我家在都町×丁目×番×号,请务必相信我!”王一吓得直接把自己的家庭住址给曝了出来,他真是急得一脸通红,手足无措地站在那里不知道怎么办。
  雪之下瞥了王一一眼,犹豫了一下后还是放下了手机,只不过还是冷着一张脸,“暂且相信你一回。”
  “呼!谢谢!”王一松了口气,伸手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算是挺过眼下这关了。
  “嘟——”列车开始启动,王一垂着头,目光只敢偶尔落到对面的那个女孩身上,能够看到她精致的侧脸,仿佛被神青睐过一样,不过身上却散发着生人勿近的气场,也只比自己家里“那坨”(不会被感知到吧)稍微差点。
  犹豫了一下,王一还是决定迈出人生的第一步,他朝着雪之下不知死活地开口:
  “雪之下同学原来也跟其他人一样人云亦云呢。”
  “什么意思?”雪之下转过头来,微微皱眉。
  “就是只靠流言判断一个人呐!比如我,你看今天早上我跟你第一次见面就被你这么毒打,真的好吗?”
  “哦!”雪之下挑起眉头,定定地看着眼前的王一,“看来变态王同学是忘记了高一的时候尾随我被教训过的事情了,怪不得还敢来找我!”
  “咔嚓!”王一石化了,什么什么?自己高一的时候就这么干过了?完蛋!这局怎么解?
  王一抿了抿嘴,缩着脖子只敢用很小的声音反驳:“那还有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呢!”
  “可是我怎么听说昨天变态王先生被告发了偷拍女孩子裙底的事情,还因此被叫到平冢老师那呢?”雪之下斜眼。
  “……”王一彻底不敢说什么了,这天怎么聊?
  人不聊了,这车还在行驶呢,不信你听:
  “吱——”
  好吧,车到下一站停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