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我的青春恋爱物语终结了 > 19.他和她的关系

  “嗡嗡——”手机屏幕亮了起来,阳乃点开放到耳边。
  “姐姐有什么事吗?”声音冷冷又僵硬。
  “啊,小雪乃难道不喜欢姐姐吗?好伤心,呜呜~”
  “不是……是……如果没什么事我就挂了。”
  “果然不喜欢姐姐呢,呜呜~”
  “姐姐!”
  生气了,一定很可爱吧?阳乃翘起嘴角,这才稍微正经了一点:
  “为什么不接姐姐的电话呢,好担心呐。”
  “是……是社团活动。”
  “那个侍奉部是吗?”
  “嗯。”
  “社团难道比姐姐还重要吗?呜呜~”
  “姐姐,如果再这样我真的挂了。”
  “啊啦啊啦,小雪乃真严肃呢,给姐姐说说社团的事情呗,好无聊啊!”
  “嘟嘟——”被挂了!
  阳乃的笑容一下就僵住了,只好无奈放下手机,“真是的,小雪乃也太绝情了吧!对了,是叫比企谷的学生吧?明天去找小静玩一下好了。”
  做出这样的决定,阳乃面无表情地收起手机,转身走出了巷子。
  夕阳已经落山,夜晚是属于灯光的。
  经过一场误会之后,时间已经来到七点半了。王一有点头疼,因为昨天晚上记忆融合,导致追踪器这个小细节给遗忘了,这才第二天就遭殃,真是……
  阳乃的话王一敬而远之,虽然是个比起雪之下还要完美的女人,但如果能不这么完美就好了。世人普遍喜欢人们的优点,因为那会让你产生向往,但很不好的是只要是人就有劣根,如果在别人身上看不到缺点的话就会产生排斥感。好比一对恋人,如果你的女朋友优秀到任何事你都插不上手,优秀到把你所有的缺点都看穿照顾到,你会发现——你失去男朋友的意义了。
  所以才有优秀的人最容易单身,平凡的对象会一无是处,优秀的对象也一无是处。换言之,弱小丑陋会嫉妒强大美丽,优秀的人又会排斥优秀的人。
  世界因为缺陷才充满了爱!
  王一是如此觉得的,但当他走到自家门口,并闻到一股焦糊的味道伴有黑烟飘出的时候,他忽然发现自己错了……
  “拉擦,嘭!”连忙推开门,王一鞋都没换就穿过客厅越过走廊冲进了厨房。
  一捧半米高的火忽地窜起,油放多了喂!已经焦糊的十几盘菜被堆在一角,炒糊了喂!
  喂喂喂,你在干嘛,你还要浇水了你!
  眼见笠井珺倒了一杯水就要浇到锅里,王一吓得赶紧过去抢过了她手里的杯子,然后转身一把捞起烧着的锅放到地上,这才将旁边切好的一盘参差不齐的土豆丝倒进锅里,伴随着嗤嗤的声音王一迅速握住锅柄颠簸起来。
  “不能等我回来吗?”王一本来想说句脏话的,但瞥见站在旁边一脸黑,身上全是油渍的笠井珺把烫红的手缩在身后的时候,他抿了抿嘴,决定还是不说了,要不然会被杀了吧?
  “你先出去……去整理一下吧,我来处理就行。”
  “今晚真晚!”笠井珺目光落在身前不断起伏的背影上,忽然有点鼻头发酸。
  “你应该可以叫外卖的吧?”王一一边炒菜,一边回答。
  “打算叫外卖的话就不会逼着你学厨艺了。”
  王一动作一顿,脸色一下就黑了,感情宁愿折磨他也不愿意麻烦外卖人员了是吧?
  笠井珺擦了下脸上的黑灰,一双丹凤眼忽然垂下,“我爸从不让我吃外卖,他说女儿的胃哪有让别人养的。”
  我是你爸吗?王一无奈叹气,其实他对笠井珺真的了解不多,大概只能猜到她现在无父无母。不过从只言片语里也能想象得到,她爸爸大概是个很温柔的人吧……
  “好好好,我的乖女儿,马上就好。”
  “谢谢……那个……哥哥!”
  “噗——”王一苦笑,这辈分好乱啊!
  不过也深藏着一种悲哀吧,说到底他和笠井珺是一样的人呢!都找了一个替身去取代心里最重要的位置,沉浸在这样虚幻的梦里!我们大概就是这样彼此依靠着吧……
  “不!”王一握紧了锅铲,心里异常难受,“我才不要活在这种虚假的谎言里,我是浴火重生的妻夫木王一啊!”
  “那个……”王一抿了抿嘴。
  笠井珺抬眸,注视着关掉天然气灶的王一的背影,疑惑。
  “我们要一直这么下去吗?”
  笠井珺冷漠的脸忽然僵住,眸光闪烁。
  “这样,不好吗?”
  王一沉默了,这样不好吗?不,也许挺好的……
  “要一直一直这样持续下去?”
  “大概……吧!”笠井珺的语气有些犹豫。
  “行,你说了算!”王一吐口气,默默打开气灶开关,不知道我们能沉浸在这样的谎言里多久呢……
  吃完晚饭之后,王一又清理了一下厨房,这才累瘫在沙发上,他觉得自己完全不想动了。
  “可以借你躺一下的。”沙发另一端的笠井珺突然出声。
  “啊?”王一愣了一下,“躺是指?”
  “大腿。”说着,笠井珺将腿盘起放到沙发上,面无表情地转过头来。
  “噢!”王一应了一声,轻轻挪过去,然后很轻很轻地将头搭在了笠井珺的腿上。
  “怎么突然送福利了?这好像没在交易内容里吧?”王一不知死活地开口。
  “再说一句就杀了你!”笠井珺冷冷的声音传来,吓得王一赶紧闭起眼睛,然后……一股很淡很淡的沁人香味钻进鼻孔,让他全身放松下来。
  “这样一直下去,也挺好的……”想着,王一渐渐陷入了睡眠。
  身子有些僵硬的笠井珺用手指揪起自己的一束鬓发轻轻转动,丹凤眼微微眨动,她抿了抿粉色的唇瓣,有点无奈。
  “这家伙还真敢靠下来,还睡着了!”这样想着,笠井珺又想起昨天晚上王一的异常,那从卧室里传出来的痛苦叫声,是发生了什么吗?她觉得妻夫木王一有点不一样了,是什么改变了他吗?
  “呼!”笠井珺深深吐口气,一脸颓然,“不知不觉都习惯这个家伙了,拥有和父亲一样温厚声音的人居然会是个变态……真想杀了他!”
  (王一快醒醒,有危险呐!)
  “不过,我们的关系是什么呢?”笠井珺突然也有点迷茫了。
  她和他,究竟是怎样的关系呢?一直一直这样下去吗?把彼此当成一个谎言,相处当成一个交易?
  笠井珺沉默着,低头看着王一的侧脸,陷入了沉思当中。
  “今晚又睡不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