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我的青春恋爱物语终结了 > 1.我的青春死了,然后又有了

  早晨的空气十分清新,带着点潮气,又夹着点淡香,就是有点催生尿意。
  王医有点忍不住了,从被窝里钻出半个脑袋,昨晚刚剃了平头,很清爽,就是冬天的冷风吹着的时候好凉啊!
  你可能要问了,他为什么剃了平头?毕竟他已经是一个成熟的男孩子了,应该学会怎么打扮自己了。
  “心塞,春物完结了,心塞嘞!我的雪之下已经不单身了,我的青春恋爱物语已经结束了……”
  王医碎碎念着,又缩回了被窝里。
  没错,王医喜欢二次元的雪之下雪乃,然而昨晚看了最终卷的他,还是见证了雪之下的归属。
  “比企谷你为什么要选雪之下呢,户冢彩加多可爱啊,你忍心吗?你忍心吗?”
  声音凄惨无比,然后,啪的一声,他穿越了……就是这么突然!
  日本千叶总武高报道!
  王医愣愣地站在办公室里,精神恍惚,好一会脑子才清醒过来。然后额头上就是唰唰唰的冷汗直下。
  你能想象吗?前一刻还躺在被窝里,下一刻就出现在了一个陌生的房间。
  又睡过去了?怎么可能!
  那就是穿越异世界了?
  冷静!穿越异世界的小说自己也读过,主角从来没有开始就挂了的。
  想着,王医缓住情绪波动,没有叫出声来,这才开始观察起了四周的环境。
  很小清新的办公室,墙上贴着海报,对面还有两个老师在批改作业。而自己正站在一张办公桌前,桌上有一株仙人球,一株文竹,一个铁皮烟灰缸。
  “嘶——我草!。”突然,一阵剧痛涌上了王医的大脑,像无数针眼大小的虫子在里面钻来钻去钻来钻去……
  为了不引起其他老师的注意,王医只好半蹲下来,死死咬着牙齿不发声,周围都是陌生的环境,他不敢露出一丁点异样。
  疼痛来的快去的也快,王医终于得以缓口气,额头上已经渗出了一层致密的冷汗。
  仿佛有什么东西进入了大脑?这样想着,王医皱眉思索了起来,很快,他终于明白了是什么——是一段原身的记忆,但很奇怪的是那些记忆很模糊,只能依稀看到一个名字:妻夫木王一。
  “嘭!”这时,办公室的门被重重推开,走进来一个穿着白色风衣,长发拖到腿窝的高挑女人,虽然长相异常漂亮,却半咬着嘴唇,一脸黑气缠绕,仿佛要择人而噬。
  “小……小静——!”王医,也就是我们的妻夫木王一,双眼瞪得贼圆,一口尖细的嗓音没忍住直接吼了出来。
  于是整个办公室都安静了下来,落针可闻。
  王一连忙捂嘴,知道完蛋了。只是他还有点回不过神来,他居然——居然来到了春物的世界!
  “你叫我什么?”平冢静挑了挑眉,双拳捏的咯吱咯吱响。
  “没,不是,没有!”王一真想这么来个三连,可是想想平冢静的战斗力……他怂了,直接一个90°鞠躬:
  “私密马赛!”
  “啧!”平冢静搓了下嘴,一脸没意思地走到座位上,缓缓点起一支烟,将手里的作文纸拍在桌子上,静静深思起来。
  王一就很不自在了,站在一边又是忐忑又是兴奋。
  “那个谁,妻夫木王一是吧,站到一边去,等下再说你的问题。”平冢静抬头瞟了王一一眼,摆了摆手。
  “噢!”这下王一冷静了,如果这个世界就是春物的话……他怎么办?他过去的生活怎么办?他王医的存在呢?
  喜欢一部动漫是一回事,穿进来就太变态了,又不是日本一日游……
  想着,王一开始忧愁起来,站到旁边阴沉着脸不说话了。
  平冢静偷偷看了王一一眼,只是简单叹口气,伸手弹了弹烟灰没说什么。
  王一这个人也是她第一次叫到办公室来,实在是情况有些恶劣了,原来还只是听说他会尾随一些女孩但并不做出什么不好的举动,直到昨天,居然有人发现他偷拍女生的照片私下交易!这种恶劣性质事件已经让她忍无可忍了,这才叫他到办公室来。
  当然,这些王一还不知道。
  “哆哆!”这时,敲门声响起,一个穿着黑色校服的男生走了进来,具有十分醒目易认的死鱼眼,不是比企谷大老师还会有谁。
  “老师找我有什么事吗?”比企谷耷拉着眼睛,小步走了过来,眼神在王一身上好奇地瞥了一下。
  “什么事情?”说到这平冢静就来气,伸手拍了拍桌子上的作文纸,“还记得我叫你写的是什么题目吗?”
  “嚯!”比企谷有些心虚地偏过头,“是以‘回顾高中生活’为题的作文。”
  “那你为什么写出这么差劲的作文?这都是什么啊?”说着,平冢静一脸嫌弃地放下作文纸,叹气道,“真是的,就跟你的死鱼眼一样呢!”
  “看起来那么富含DHA吗?感觉挺聪明的呢!”比企谷毫无自觉,居然自夸了起来。
  “给我认真听啊!”平冢静脸色一沉,杀气就噌噌噌地上涌。倒是把比企谷吓得一哆嗦,冷汗涔涔。
  王一也被吸引了注意力,这不是春物开篇的剧情吗?也就是说,他穿越到了刚开始的时候?
  不管怎样吧,他现在只想明白自己现在的身份,尽管不知道为什么而穿越,只能既来之则安之了。
  想着,眼前忽然一黑,原来是一簇头发耷拉了下来,居然长到了鼻子前。这下王一有些慌了,连忙顺过头发,转头看向背后的玻璃窗,然后隐隐看清了自己的面貌。
  一头杂乱的很显然没怎么打理的长发,身上的校服也是灰扑扑的,只有一张脸长得还挺帅气的,眼睛呈现很少见的淡红。只是下巴和嘴唇上方长了好多的青春痘,一看就知道是熬夜导致的,因为他以前就是这样,一熬夜就痘痘疯涨。至于额头上那些包,明显是头发太长长期遮盖才长出来的。
  “呼!”叹口气,王一放下撩起的刘海,让它自然耷拉了下来。无论怎样吧,现在他就是妻夫木王一,就算原身再丑再不干净,都是他自己的了。
  脑中的那团记忆还是模糊的,又见平冢静跟比企谷还在交流,王一就开始搜索自己的身体了。忽然,他摸到了口袋里有什么硬硬的东西,方形的。
  “什么啊?”皱了皱眉,王一直接伸手掏出,低头一看,直接吓得浑身一抖,照片就掉在了地上。
  他看见了什么?居然是女孩的裙底照片!
  “……”久久无语,王一擦了擦额头的冷汗,他总有种不详的预感。于是弯腰准备捡起照片装好,却在这时,一双高跟鞋踩在了上面。
  王一手一抖,脸色苍白地抬头,果然,平冢静正黑着脸看着他,而旁边,是一双死鱼眼的深渊凝视。
  “完蛋了吧这开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