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我的青春恋爱物语终结了 > 6.惨烈修罗场?

  “喵~”怀中的小黑猫伸出紫色的舌头舔了**掌,想要挣脱出来。
  王一只好紧了紧手臂,推开病房门,顿时,一阵风吹起,将窗帘弄得簌簌作响。
  “妻夫……”听到响声的枣式连忙抬头,面露欣喜,想要说什么的时候,目光却突然定在了王一背后的脑袋上,一时间怔住了。
  “她是谁……”
  枣式感到有些难以呼吸,却只能勉强露出笑容,伸手整理了一下身边的被子,开口道:
  “你来了,那是给我买的猫吗?好可爱呢!”
  “嗯,给你买的,还带了便当。”转身关上门,王一走过来将背后的折笠放到床边,这才将猫放到了枣式的手里,走到柜子边放下便当盒轻轻打开。
  身后,枣式搂紧怀里的黑猫,目光与折笠碰撞在了一起。
  仿佛看到了枣式眼底的疑惑和担忧,折笠眼珠子一转,计上心来。她朝着枣式递出一个挑衅的眼神,接着直接转身对着王一开口:
  “王八蛋,你居然背着我找了女朋友,太可恶了!”
  “嗯?”王一顿了一下,将餐盒打开,掰开筷子走到床边坐下来,递给枣式,眼睛却斜向折笠,有些无奈,“不是跟你说了是朋友的吗?”
  “卡——擦——”枣式仿佛听到了自己心碎的声音,她愣愣地看着眼前“打情骂俏”的两人,鼻子一酸,眼泪就从眼里涌了出来。
  “明明……明明已经知道的,像我这样活不过30岁的人怎么会拥有未来呢……可是,我真的好想……好想拥抱着他啊!”
  王一瞪了折笠一眼,这才收回视线,却忽然发现眼前的枣式居然哭了,这让他有些手足无措。
  “你怎么了?是哪里不舒服吗?”
  “咯咯咯!”旁边的折笠突然捂着肚子大笑起来,这让枣式和王一都有些不明所以。
  “我有喜欢的人了,刚刚是逗你呢,略!”折笠对着枣式吐了吐舌头,然后又忍不住笑了起来。
  枣式在短暂的发愣后忽然有些慌乱了,她擦了擦眼泪放下猫,小心从王一手里接过餐盒,用筷子夹着菜吃了起来,能隐隐看到她发红的耳朵。
  王一垂眸,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了。
  “这个助攻怎么样?”折笠眯着狐狸眼凑到王一耳边,“记得帮我和桔安啊,咯咯咯!”
  低垂着头的王一眼神有些空洞了:
  即便再不可思议,再觉得神奇,在此刻,我也能明白枣式对我的心意。可是,正是因为这样透亮,却致使我有些不知所措了……
  “抱歉!”王一抬头,看着枣式的目光露出歉意,“现在才知道你的心意,但是,我却没有爱上你……如果……”
  “我知道的!”枣式忽然放下筷子,打断了王一的话,她抬起头,泪水已经沾湿了脸庞,“我只是希望……真的只是希望——妻夫木,你能一直陪到我死去好不好?
  我原本对妈妈的痛恨,甚至厌恶着所有人,是被你拯救出来的,是你让我想要活着的……我啊,现在就想,要是我的生命能够再长一点,再长一点点也好……呜呜——”
  话到这,枣式已经有些泣不成声了,她用力捏着身上的被子,指头发白、颤抖。
  折笠愣在了原地,眼神慌乱起来:
  “糟糕糟糕,我好像又搞砸了……”
  她抬头想要说什么,却看到王一伸出手握住了枣式的手。
  “好!”王一紧握住枣式无助的手,温柔地笑了。
  枣式止住哭声,缓缓抬起头,被泪水模糊的视线里,烙印下王一的面容,还有那一句让她铭记一生的话:
  “你死的时候,我一定会在你身边!这个承诺啊,就像,你对我的喜欢一样真挚!”
  “呜呜——”枣式忽然抱住王一痛哭起来,她的手臂虽然虚弱,却用尽每一分力气,想要将王一搂得更紧一些,更紧一些,就紧一些也好……
  王一抖动着眼眸,任由枣式抱着,他的心里像被一团火包围着:
  “我的话你还没能听完呢。其实我想说的是……如果你能等的话,也许我会爱上你呢!但好像,你不需要这句未说完的话了,枣式……”
  ……
  许久之后,病房里恢复了冷清,只有枣式一个人靠在病床上,温柔地抚摸着怀里的猫,她轻声呢喃着:
  “现在,我想给我未来的女儿写一份愿望清单了呢,不过,这次我要自私一点,写上我想要完成却没能完成的事情……”
  月光从窗外打进来,如同淬着银光的沙子,一粒粒渗透进未被触碰到的缝隙。
  门外,一个穿着西装的男人,却有些愁眉苦脸,他含着香烟却没有点燃,被月光照亮的面容与青木枣式居然有5分相似。
  “王一……”
  (谢谢与君知命无哀、书山压力大H、加里蹲s、孤高的独行者、安昙小太郎的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