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我的青春恋爱物语终结了 > 40.他的结论

  回到小吃摊,四个人坐到了一张桌子上。因为不太熟悉的关系,王一只是垂着头静静坐着。
  旁边的晶子明显不太喜欢王一,偏着头不说话。倒是枣式一脸开心地抽出愿望清单,提笔在上面做下标记:
  “问陌生男人要到一件礼物√(注:是个坏蛋给的可怜兮兮的空杯子呢)”
  “原来是愿望清单上的内容吗……”听到了枣式撅嘴又气又恨的声音,王一有些尴尬地用手拄着腮帮子,他还以为是玩游戏呢,这下越发愧疚了啊。
  “那我们先来自我介绍一下吧!”阳乃拍了拍手,笑得异常腹黑,“就从我先开始了哦!我是雪之下阳乃,目前在读大二,喜欢骑马跟旅行。”
  “竹内晶子。”晶子绷着脸,没好气地接了话。
  “到我了吗?”枣式双手合十,眨巴着眼睛,“我叫青木枣式,跟晶子和阳乃是好朋友呢。我喜欢吃红枣,喜欢看剧,还喜欢晒太阳。不喜欢的话……嗯——不喜欢被人骂,不喜欢折磨小动物的人……差不多就这样了!”
  王一抬眸,注意到好奇地观察着自己的枣式,只好开口:“妻夫木王一,高二狗,没喜欢的东西,讨厌吃姜。”
  “怎么会没有喜欢的东西嘛!”枣式皱着鼻子,“跟我们分享一下好不好?”
  又是那双水汪汪的眼睛,王一超讨厌的说。
  “内裤算不算?”他只好偏过头。
  “……”枣式愣了一下,脸上渐渐爬满红晕,她撅着嘴,眼神乱飘,“怎……怎么会有人喜欢那种东西嘛!”
  “你是个变态吧?”晶子收到危险信号,直接一拳砸在桌子上,目光里全是警惕。
  “呵呵,妻夫木君又开玩笑了呢!”阳乃笑着,起身走到店里端了一杯冷饮出来,放到王一身前,“那我们也算认识了,接下来就是朋友了哦!”
  “我不可能和这家伙做朋友的。”晶子直言,透着不满。
  “这也是我想说的。”王一含住吸管,轻轻吮动。
  “你这家伙是想找茬吗?”晶子转过头来,怒目而视。
  王一停下动作,微微仰头,对上晶子的目光,“这叫选举权和被选举权,并没有什么挑衅的部分吧?”
  “你这家伙!”晶子攥着拳头,颇具男性特征的脸上弥漫着黑气。
  “晶子,好了啦!”枣式连忙晃了晃晶子的手。
  “哼!讨人厌的家伙。”晶子收住情绪,温柔地抚摸着枣式的脑袋。
  “呼!”王一吐口气,低下头,争吵什么的完全没有意义,即便被人讨厌也无所谓。
  “卟——”枣式朝着王一吐了吐舌头,这才重新坐直身子,展开了愿望清单,“那接下来就完成下一项吧!我看看啊——帮助一个陌生人解决困境?”
  “帮助人吗?”阳乃眨动着眼睛。
  “嗯嗯!”枣式点了点头,将清单卷起,这才晃了晃脑袋,“这个愿望要怎么完成呢?”
  “找个乞丐给点钱就行了吧?”晶子提议。
  “这样嘛……”枣式好像并不满意,皱着眉头。
  “这样不行吧?”王一突然开口,见对面三人的目光落在自己身上,这才解释道:
  “首先,要怎么确定乞丐是真的需要帮助还是只是职业?再者,给钱并不能解决他的困境吧?如果没有自立意识的话,等钱挥霍一空的时候还是会变回乞丐。”
  “切!”晶子撇了撇嘴,虽然不想承认,但王一说的确实很有道理。
  “呵呵!”阳乃眯眼笑着,伸出食指来,“要不我们直接在街上竖一块牌子,写上‘求助点’怎么样?”
  “这样挺好的呢!”枣式弯着眼睛,当即拍板了。
  于是几人就着小吃摊老板那里要了一块纸板,写上“求助点”的字样放到游乐园入口处,四个人就着树底下坐了下来。
  开始只是有人注意到这,但并没有在意,后面陆续有人会过来询问,但也没有收到什么请求。直到十几分钟后,才走过来一个男人。
  “请问这里是求助点吗?”男人脸上带笑,异常有亲和力。
  “嗯嗯!”枣式点了点头,用黄橙橙的眼睛盯着男人的脸,“你有困难吗?”
  男人的脸红了一下,却很快恢复,他将背着的手伸出,是一束玫瑰。
  “咳咳!那个……我想对一个女孩子表白,但不知道该怎么办,怕她不会答应,所以,想向你们询问一下。”
  “啊!”枣式惊呼一声,又激动又苦恼,“那那那……这么重要的事情,我,我不能帮你决定呀!”
  “没事,我其实是想问一下同为女性的你的情绪,如果有陌生人突然向你表白的话,你会不会不高兴?”
  “啊啦!”旁边的阳乃惊讶一声,起身走上来,直接从男人的手里接过了那束玫瑰,然后细细打量,“这玫瑰好像蔫了诶?”
  “怎么会,我刚买……”男人一皱眉头就想反驳,却突然意识到什么,于是连忙收住话,“我的意思是说我刚从花店拿出来的,早就订好了。”
  “滚!”晶子站起身子,冷着一张脸。
  “呃……”男人张了张嘴,有些悻悻地往外走了。
  “唔——”枣式撅了撅嘴,一脸苦恼地坐回到树下,“好像没人真的需要帮助啊!”
  王一站在树荫下眯眼静静观察着,他发现这三个女人没一个简单的,如果被外表所迷惑的话,只会自食其果吧。
  “我,是不是被利用了……”王一有这种错觉,即便是被祝福着的枣式,也不像表现出来的那么单纯。他,除了对晶子有所洞察之外,枣式和阳乃完全看不透。
  “呼!沙沙沙!”一阵风吹拂过来,树叶开始摆动,透过叶隙打在地上的光斑也随之摇动。
  王一抬头,淡红的眸子落在头顶那光与暗交叉的叶幕上。
  枣式婉拒男人的心意,阳乃借由不经意的发现剖出男人的漏洞,最后是晶子的强势一击。她们的防御没有死角,刚柔并济!这是一个契合的整体,如何能放进我这样一个不伦不类的人?
  王一的瞳孔骤缩,“答案——这个团体即将面临解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