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我的青春恋爱物语终结了 > 49.能赢吗?

  天空澄净透明,和熙的阳光透过商场的玻璃天罩映在王一的背后,但他丝毫感觉不到温暖,只有一阵阵的寒意从毛孔侵入内脏。
  “我说啊,雪之下同学,真的有必要从娃娃机里抓出一个潘先生来纠正我的审美观吗?”王一塞了一个硬币进去,一手抚着还隐隐作痛的后颈,他的嘴角有些抽搐。
  “这关系到变态同学能否正常生活下去呢!”站在身后的雪之下揽了揽鬓发,一本正经地回答着。
  王一握着摇杆的手有些颤抖了,这话可不是什么关心之语,他深刻明白它的深层次含义:
  “如果抓不到的话,会被打得生活不能自理吧……”
  “咳,我知道了。”一边回答,王一垂眸紧盯着娃娃机里的机械手,控制着摇杆开始移动。
  “吱——啪!”瞄准一个潘先生迅速放下,抓起,然后……
  滑落了!
  “啧!”撇了撇嘴,王一不得不重新塞进一个硬币,开始第二回合。
  然而……依旧失败!
  “看来变态先生还真的是一无是处呢!”身后又响起了风凉话。
  “呼!”王一吐口气,闷着头走到老板娘那一口气又换了几十个硬币。
  “小情侣闹矛盾了?”老板娘用盒子装好硬币递给王一,瞟了瞟对面冷着脸的雪之下,凑到王一耳边小心问道。
  听到“小情侣”这个形容词,王一接过盒子的手突然顿了一下,这才抬头看着脸型发胖的老板娘,抽搐。
  “谢谢!”话落,王一直接拿着盒子转身走回了娃娃机旁边。
  “还真闹脾气啊!”老板娘咂吧着嘴,走回了柜台后面。
  于是,漫长的抓娃娃之旅开始了。
  一次、十次、二十次……
  “这是假的吧!”王一胸膛剧烈起伏起来,他瞟了瞟已经见底的硬币,不得不转回来目视着面无表情的雪之下,起唇:
  “我觉得这个娃娃机被下了诅咒,根本就抓不起来,所以纠正审美观什么的还是搁置一下吧?”
  雪之下抿唇,视线恋恋不舍地从娃娃机里的潘先生上移开,这才对上王一的眼睛:
  “没想到变态同学这么幼稚呢,居然会相信诅咒这种虚无缥缈的东西,是中二病吗?还是大脑确实不够成熟呢?”
  “……”王一耷拉着眼睛,只感觉浑身无力,他有点后悔针对雪之下的作战了,这两姐妹真的谁都不能惹啊!
  “而且,就算有诅咒,对限量版潘先生也不会起作用的。”雪之下的眼睛闪烁着,又加上了这样一句话。
  王一的眼睛忽然瞪圆,看着雪之下那张毫不自知的面孔。
  “喂喂喂,这是什么意思?是在提醒我什么吗?”
  想着,王一忽然扶额,朝着雪之下开口道:
  “你先等我一下。”
  “嗯?”雪之下抬眸,有些疑惑,却见王一已经转身走到了老板娘那,说了些什么后就见老板娘递给了王一一支笔。
  很快,王一走回来,来到雪之下面前,递出了一张纸条。
  “这是我今天要采购的东西,在我的审美观得到纠正之前,还请深明大义的雪之下同学帮我挑选一下吧!”
  雪之下愣了一下,僵着手接过,好一会才收起纸条,看着王一的眼睛:
  “既然这样,就勉为其难地帮变态君一下吧!”
  “勉为其难……”王一额头青筋暴起,却只能化成一口浊气从肺里吐出,“那就谢谢雪之下部长了。”
  话落,王一转身又走回柜台兑换了一盒硬币,开启了漫长的抓娃娃之旅。
  雪之下抓紧手里的纸条,目光落在王一那并不宽阔的背影上,低头沉默了一会,才转身走向了其他的商店。
  时间就这样缓缓流淌着,一个人紧张地盯着机械手的起落,一个人在超市里认真挑选着东西,他们居然神奇地在为了彼此的目标而努力着,该说什么呢?
  柜台后面的老板娘看着王一一盒硬币接着一盒硬币的下去,发胖的脸时而笑得皱成了一团,时而又充满疑惑,“怪了,我这娃娃机也没动啥手脚啊,咋会这么难抓呢?这赚钱是赚钱,但要是把这对小情侣整分了就罪过了。”
  终于,老板娘还是坐不住了,起身走了过来。
  “那个,小伙子啊,要不你出钱我直接卖你一个吧?这样下去啥时候是个头啊。”
  王一停下动作,直起身看了看了旁边又空了的盒子,一时间默然无语。
  “那就谢谢阿姨了!”王一还是做出了决定,朝着老板娘弯了弯腰。
  “不用不用。”老板娘连忙摆手,心里瘆得慌,要是把这对情侣真整分了那才是罪过。想着,她一刻不停地掏出钥匙打开后盖,从里面拿出一个潘先生递给王一,这才舒了口气。
  王一接过付了钱,抱着手里的潘先生走出了店,他的目光落在外面来来往往的人群,一圈扫视后没有看到雪之下,只好站到一旁等候。
  无聊的他抬手看了看手里的潘先生,觉得也不是很可爱啊。
  “不行!”王一迅速甩了甩头,将不可爱的想法甩出脑袋,“这可关系着我的审美观呢!”
  正想着,阴影笼罩了他的下半身,有所觉的他连忙抬头,看见了提着大袋小袋的雪之下。
  “谢谢!”王一连忙接过东西,顺便将手里的潘先生递给了雪之下。
  只见雪之下的眼底闪过欣喜,却尽量使自己面色平静地接过潘先生抱到怀里,这才拢了拢耳边的长发,直视着王一的眼睛起唇道:
  “虽然变态君的审美观已经得到纠正了,但为了防止以后再次出现偏移,我就先保管着潘先生了。”
  “……”心知肚明的王一也没说什么,将东西整理了一下提到手里,转过身去:
  “那就分别了,今天还真是谢谢雪之下同学的谆谆教诲了呢!”
  “我有说过我们是病人跟医生的关系吧?所以,大可不必感谢呢!”
  “……”王一黑着脸,默不作声地迈步往商场外走去。
  雪之下看着王一的背影,紧了紧怀里的潘先生,眼眸颤动了一下,嘴唇蠕动着,发出低不可闻的声音:
  “谢谢呢,变态君!”
  走到一半的王一忽然顿住身子,转过了身来。
  这让雪之下顿时吓了一跳,脸色通红,眼神乱飘,“被听到了吗?”
  而我们的王一却是眼神渐渐凌厉,他的心里起伏着:“难道真的要这样认输吗?即便对手是雪之下姐妹?不,我可是妻夫木王一啊!”
  想着,他忽然伸出手遥指雪之下。
  “怎……怎么了?”雪之下抱着潘先生有些语无伦次。
  “我有说过吧,这个世界有人喜欢平乳,有人喜欢胸大的女生,我们并不能否定别人的审美观。我要说的是,我,妻夫木王一,超讨厌平乳!很遗憾的是,雪之下你无法改变这个贫瘠的事实呢!”
  “呼!”风忽然吹了过来,卷起两人的头发,这一刻,世界静谧。
  王一——胜?
  (我可能是最无良的作者了,羞愧……恢复更新!另外,谢谢非零游戏师、孤高的独行者、书山压力大、笑笑呵呵的打赏,今天只有一更,明天开始三更保底,能写多少写多少,也不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