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我的青春恋爱物语终结了 > 30.神化

  “啊——”狠狠伸个懒腰,感觉浑身酥软的肌肉都恢复了活力。
  晨光从落地窗外照进来,令空旷的食堂明媚起来。
  王一找了个能沐浴到阳光的位置,将餐盘放下来,刚准备动筷,就被戴着遮阳帽的平冢老师打断了。
  “啪啪啪!”她拍了一下手掌,将食堂里的几人注意力吸引过来,才满脸兴奋地道:
  “说一下今天的活动安排啊!晚上要举办试胆大会跟篝火晚会,白天是小学生们自由活动,你们就趁机准备一下吧!”
  “哦——”由比滨发出惊叹,“是跳民族舞的那个吧?”
  “是手拉着手跳舞那个吧?”小町也一脸兴奋。
  而坐在她们对面的雪之下却放下筷子,一脸认真中透着无奈,“你们是想说奥克拉荷马混音舞曲吗?除了最后拖长音完全没念对一个字。”
  “……”另一张桌子前的王一抽了抽嘴角,“太认真了吧也。”
  “话说试胆大会是由我们扮鬼吗?”比企谷突然插话,无精打采地戳着盘子里的烤鱼。
  “扮鬼用的衣服都已经准备好了哦。”平冢静叉腰笑着,“你们就分工做吧。”
  “好——”
  ……
  于是吃过早饭后,王一等人就开始砍伐木头搭篝火堆,足足花了三个小时才顺利竣工。
  头顶的烈阳越发焦灼,仿佛要把余热在一刹那就蒸发干净一样。
  “好热啊,去河边吗?”比企谷双手插兜,扭头看着唯一一个和自己组合搭篝火的人。
  “你去吧,我还有点事。”王一扶了扶眼镜。
  “噢!”比企谷也没问什么,佝偻着身子往小溪的方向走去。
  见此,王一转身走回营地帐篷,拿着从平冢老师那要的一瓶酒精走了出来。
  “接下来就到我的表演了。”
  将酒精瓶塞进衣兜,王一勾唇,迈步走向了小学生的集中地。
  “快看,是烈焰使。”
  “哦哦,我们要看魔法。”
  ……
  王一才刚出现,一群接着一群小孩就跑了过来,满脸兴奋地望着他,眼睛里盈满了期待的光芒。
  “想看的话,要称呼我什么?”王一站在一群小孩中央,抱臂装出一副不满的表情。
  “漆黑烈焰使——”
  “很好,那我接下来就给你们表演一下我的能力。因为过于危险,所以你们要退后几步哦!”
  “好——”退后几步,小学生们充满了期待。
  “稍等,我补一下魔哦。”伸手示意一下,王一后退几步走到树后,这才拿出酒精涂在手心上,又抿了一口在嘴里。
  缓缓走出,在众人期待的目光中,王一伸出左手成爪,右手悄悄握着打火机向前滑动,然后悄无声息地点了一下。便见噗地一声,一捧幽蓝色的火焰在掌心处燃烧起来。
  “哇——”小伙伴们都惊呆了。
  事情还没完,王一将左手贴在右手上,两只手被同时引燃,他旋转身子跳起了一段凌厉的舞蹈。每隔一段时间他就张口喷出一些酒精雾滴,将掌心的火焰助燃得熊熊膨发,呼呼作响。
  “哇哇——”
  终于,舞毕,王一停下身子,双手一合,火焰熄灭,表演结束!
  “怎么样?”见到那一双双崇拜的目光,王一知道,自己已经被神化了!
  “我们还想看!”
  “可以!”王一勾起嘴角,发出莫名的笑容,“但是我们要来玩一个游戏。”
  “游戏?”小学生们面面相觑。
  “没错,玩一个孤立某人的游戏。”王一伸手,随即指了一个女生,如果他没记错的话,这个女生就在孤立鹤见留美的团体里面,“现在,我们大家都不要理她。”
  “我……”被王一点到的女孩顿时手足无措,一脸无助地站在那里。
  而不出所料的,周围的小学生在犹豫了一下后,立马就从她身边走开了。
  “好,我们不跟她说话了。”
  这些人里,甚至包括那个女生的团体。
  “我……”被孤立的女生在慌乱之后终于哭出声来,“呜呜,不要不理我,我又没做错什么。”
  “我是漆黑烈焰使,能够看到隐藏的坏人,你就是!”王一面无表情地继续说道。
  “对啊对啊,我们才不要理你呢。”几个小孩子附和着。
  “然后我们孤立她!”突然,王一又指了指另一个女生。
  “我……我不是……”这个女生一脸慌乱。
  但孩子们没人理解她,全都退开了。
  “还有他!”王一又指了另一个男生。
  “我……”
  场面有些混乱起来,但已经被神化的王一,他的话就如同圣旨一样管用。看着哭闹和无助的那些被孤立开的孩子们,王一沉着的脸忽然布满了笑容,他的嘴角咧开了:
  “好了,我们今天就到这,晚上我可以把这种魔法交给你们哦!”
  “真的吗,我们也能学会吗?”
  “是的,只要照我的话做的话,都能实现的。”
  “哇——太棒了!”
  “是吗……”王一的笑容渐渐收敛,看着那些充满期待的小学生,也许在他们眼里这只是一个游戏吧……
  “晚上见!”
  “漆黑烈焰使再见——”
  王一转身,低头看了看自己已经发红的手掌,面色沉在阴影里让人看不清。
  “就让这个游戏,发展成战争吧!”
  (今天状态不太好,头很昏,就写这点了。然后看到后台的打赏,谢谢狂人翔龙跟书山压力大H两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