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我的青春恋爱物语终结了 > 27.鹤见留美的处境

  好多女生成群结队,已经开始玩开了,却见一个穿着紫色长裙的小女孩还在一个人洗着土豆,脸上总像挂着淡淡的忧愁。
  比企谷和雪之下已经注意到这个女孩好久了,孤零零而被其他人排挤开。
  温柔的叶山也显然注意到了,作为行动派的他连忙跑过去,半蹲下身子温柔笑道:
  “喜欢咖喱吗?”
  大棚外一直注视女孩的雪之下和比企谷两人自然也看到了叶山的举动,雪之下只是叹了口气,心情不太好。比企谷扭头看了雪之下一眼,心里通透:
  “跟孤零零的人搭话一定要悄悄的、秘密的,让她不被人瞩目,给予她最大程度的关心。”
  果然,洗着土豆的小女孩眼眸颤动一下,突然甩开浸在洗手池里的手,艰涩地发声了:
  “没什么,我对咖喱不感兴趣。”
  话落,小女孩转身走出了大棚,也因此,注意力放在她身上的一群小女孩把目光挪开了。
  所以,叶山的行动并没有什么成效,有时候温柔并不一定行之有效,因为温柔总是被浮在表面的东西,这个世界并不温柔呢。
  王一叹口气,点着最后一个灶台,起身洗了洗手,便走到入口处拿起自己的相机出去了。
  孤零零的小女孩垂着头走到外面的一处高土台上,那里正是比企谷跟雪之下站立的地方。孤零零的人会吸引孤零零的人这点果然没错呢。
  “名字?”小女孩靠在一间小房子上,忽然开口了。
  “哦!”比企谷扭头,“名字怎么了?”
  “我在问你的名字。”小女孩明显有些不满,“一般来说刚才那句就会明白了吧?”
  雪之下走上来,插话了:“问别人的姓名之前,该先报上自己的姓名吧。”
  “鹤见留美。”小女孩低下头。
  “我是雪之下雪乃。”说完,雪之下又转头看向比企谷,托腮,“这边这位是……是……比企……比企……青蛙君吧?”
  比企谷的脸瞬间拉长了,“喂喂,为什么知道我小学四年级的外号啊?”
  也在这时候,戴着粉色鸭舌帽的由比滨也跑了上来,一直到了鹤见留美身前才停住弯下腰,抿嘴一笑,“是鹤见留美妹妹吧?请多指教!”
  “这位是由比滨结衣。”比企谷在一旁介绍道。
  “感觉你跟那边的两人不同。”鹤见留美低下头,语气低迷,“那边的人也跟我不一样。”
  “什么不一样啊?”由比滨结衣一脸不解。
  “大家都太小孩子了。”鹤见留美有些抱怨,“所以我觉得一个人就够了。”
  “但是小学时的朋友,回忆什么的很重要哦!”由比滨歪了歪头。
  “我不需要回忆,上了初中跟其他地方的人做朋友就好了啊。”
  “很遗憾,这是不可能的。”雪之下静静地走上来,“排挤你的那些孩子也会跟你上一个初中吧?那就只会发生一件事,他们会跟其他地方来的人一道排挤你。”
  “果然是这样啊……”鹤见留美低下头,攥起拳头轻微颤抖,“我真是净做傻事。”
  “发生了什么吗?”由比滨温和出声。
  “我曾经几次排挤人,但是很快就会停止,然后又跟她们说话。总之有人提议,然后排挤一些人,做这种事后,不知道什么时候变成我了。我又没做什么,到了初中也会这样吗?”鹤见留美一脸忧郁,情绪低落。
  “呼!”王一吐口气从下面走上来,他该说什么呢,排挤别人然后被别人排挤这样的事情不是最正常不过了吗?他难以理解这种事情。
  “被排挤的感觉怎么样?爽不爽?”王一举着相机走过来,挑着眉头一脸得瑟。
  “变态王同学是来这里幸灾乐祸的吗?”雪之下冷冷地声音传来,仿佛要冰冻了眼前这个看不清气氛的白痴。
  看着连由比滨都变得不善的目光,王一收起笑容,放下手里的相机,只是静静地看着脸色黯淡的鹤见留美,起唇道:
  “既然觉得对方太小孩子,一个人也够了,却还是会觉得孤独吗?这正是人会群居的理由呢!那么,我就让你好好看看这个小孩子的游戏王国吧!”
  话落,王一勾起嘴角,转身下了高台。
  没错,所有的不合群不过是存在某部分不被认可的地方,例如我的变态、例如雪之下不善表达的方式、例如鹤见留美的所谓“成熟”,有因有果如此简单,但我们存在的理由究竟是什么?是获得大多数人认可吗?不,并不是。所有的不合理不过是没有遇到容纳它的地方,为了找到这个地方必定是会遍体鳞伤的,所以,问题来了——是找到它?还是改变自己?亦或者心存容纳别人的地方。
  “就让我,漆黑烈焰使,来焚烧这个小孩子的游戏吧!”
  高台上的几人看着王一的背影,纷纷皱起眉头。
  时间很快过去,到了傍晚。小孩子们都回到营地休息了,只有作为义工的王一等人齐刷刷地坐在休息棚,气氛稍显压抑。
  “没问题吧?”由比滨很明显情绪低落。
  “嗯!”平冢静将嘴里的烟拿开,靠在桌边,“有什么问题吗?”
  “有个被孤立的孩子。”叶山托腮。
  “好可怜呢!”对面的优美子也应声附和,只有比企谷斜了斜眼睛,内心翻滚:
  “不,他们没有理解问题的本质。孤立,一个人独处本身并不是坏事,问题是因为恶意被孤立这点。”
  “于是,你们想怎么做?”平冢静转过身来,弹了弹烟灰。
  “我想在自己力所能及的范围内帮助她。”叶山犹豫着开口了。
  “力所能及的范围……呢!”雪之下低头,忽然插话,“你是做不到的,对吧?”
  叶山表情一顿,有些难看,大概是想起了什么往事。
  “雪之下,你呢?”平冢静坐到桌子上,翘起腿,脸色沉在阴影里让人看不清。
  “您说过着兼顾侍奉部的活动,她的事情也包含在侍奉部的活动里吗?”
  “我将对夏令营的志愿活动作为社团活动的一部分,从理论上说,是包含在里面的吧。”
  “是吗?那么她只要求助于我,我会用尽各种方法解决问题。”
  平冢静低头将烟头碾熄,“于是,她有求助于你吗?”
  “这我不知……”雪之下刚要回答,却被旁边的由比滨给打断了:
  “阿雪,那孩子是想说也说不出来吧?留美妹妹不是说了吗?自己也做过同样的事情,所以不能原谅只有自己被拯救吧?”话落,由比滨沉闷地低下头去,“大家都是这样,就算想再搭话,再变得和睦,有些时候也做不到吧……”
  而王一却抬起头,目光怔怔地看着原本应该蠢萌属性的由比滨,这样的话从她嘴里说出来确实是让人难以置信的,而且自己也说过同样的话吧,只有自己得到拯救什么的这本身就不公平。
  “突然有点羡慕他了……”王一斜眼看了比企谷一眼,居然少有的嫉妒起来,“真是人生赢家啊!”
  “妻夫木呢?”突然,平冢静抬头,目光落在某个正满心嫉妒的家伙身上。
  “我?”王一回神,看着大家都迎来的目光,摊了摊手:“我姑且只算是个充数的吧?如果是要从我这里掏到有关于一个变态被孤立n年还活得好好的秘诀的话,那么就告诉你们吧!”
  王一整了整表情,“你们相信吗?我被自己拯救了!”
  “自己?”由比滨歪了歪头。
  “是说的靠自己度过难关吧?”雪之下抱臂,一脸嫌弃,“不是谁都像变态王先生一样——心理强大呢!”
  “喂,心理强大怎么听起来怪怪的。”
  “诶?我有说过这个词是表达贬义吗?”
  “……”王一抽了抽嘴角,毒舌战——败!
  “哈!”平冢静从桌子上跳下来,甩了甩手,“很好,那你们自己想想该怎么做吧,我要去睡了,啊——”
  “等等!”王一忽然叫住准备离开的平冢静。
  “还有什么事吗,小鬼!”
  “这什么不耐烦的语气啊!”王一一脸不满,“想问老师你要瓶酒精。”
  “干嘛?”平冢静一脸疑惑。
  “秘密!”王一露出高深莫测的笑容。
  “真是!”平冢静扶了扶额,“知道了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