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我的青春恋爱物语终结了 > 18.互相误解的部分

  王一的眼睛泛动着,渐渐的,因为酸涩而涌出眼泪,视线模糊了……
  他看到的,不再是完整的画面,而是因为泪水而破碎的、模糊不清的晶莹。
  “你怎么了?”笠井紧着神情,有些担忧地走了过来。
  “噢,没事!”王一连忙擦掉眼泪,这才抬起头直视着笠井的丹凤眼,情绪稳定了些,“打一架吧?”
  “嗯?”笠井眨巴两下眼睛,有些疑惑。
  “我说,打一架——哈~”王一凝眸,才吼出半句就被笠井一个快刀手批在脖颈,顺带一个扫脚,然后嘭的一声,他摔在了地上。
  “嘶——”王一摸着磕疼的胸膛,抽着冷气,“你耍赖啊,我还没说开始呢……”
  “你太弱了!”笠井顺势蹲下来,语气平淡。
  “……”王一扯了扯嘴角,想要说什么,眼睛却忽然直了!
  因为下蹲,笠井风衣下的短裙就这么毫不遮掩的暴露出来……
  “黑色蕾丝~这不是我设计的……”还没说完,王一连忙住嘴,因为笠井的眼神已经寒气逼人了。
  “还是改不了你的变态!”笠井合拢双腿,脸色微红地偏过头,从兜里掏出一块粉色的手帕递到王一面前,“这是用过的,欧……欧尼酱!”
  “咳咳!”王一被呛得脸色发红,却在叹一口气后,轻轻将头枕在了地上,顿时,一股属于大地的冰凉清醒着大脑。
  “我本想通过打一架来发泄心中不满的,但我忽然发现,好像连这个都做不到……唯有一点我很清楚,笠井一点没变,一点点都没有变……”
  “是不是以为我被拐跑了?”
  忽然,一个温柔的声音传来,接着一双有些粗糙的手揽住自己的脑袋,轻轻搬到了她的大腿上。
  那一刻,我看到了她涌动着的眸光,甚至更深处的依赖,仿佛这个世界只剩下我一样……
  “我只剩下你了呢,妻夫木!”
  “呜呜~”听到这样的声音,王一终于哭出了声,他抓着笠井的裙子,手指越攥越紧。
  夕阳打落在两人的身上,仿佛披上了金黄的嫁妆,这一刻,所有的悲戚都得到了宣泄。
  “乘着你哭鼻子,我给你讲一下我去哪了!”
  “我没哭,呜呜~”
  “……”笠井挑了挑眼角,干脆不管他自述起来:
  “你不是一直想要我忘掉那个声音吗?但一在你身边听着你说话我就感觉我的努力白费了。刚好我在音乐会上见到了麻生太,噢,这个忘记和你说了,他是我爸爸的原配妻子离婚后重组的家庭,相当于我哥哥了吧。于是我就让他帮忙找了个地方独居了,对了,我应该有让麻生君留了纸条了吧?说我很快回来!”
  已经渐渐停下哭声的王一偏过头,眼里翻涌起来。
  “麻生太……”
  “我知道了。”王一仰头,看着笠井的下巴,“不过你瘦了好多。”
  “我吃了三个月的泡面!”想到这里,笠井就作呕,“差点撑不下去了都!”
  “你不是说麻生会做吗?”
  “吃不习惯,不好吃。”
  “那今晚去买菜吧?”王一连忙爬起来,精神很多的神情涌上自信,“做一桌满汉全席!”
  话落,他的视线又落在同样起身的笠井珺身上,在胸部周围扫来扫,才肯定道:
  “原本还能看出一点,现在只剩骨头了……”
  “唰!”一阵拳风划过耳畔,让王一僵住了,只见笠井恢复了冷漠的表情:
  “再说一句,杀了你!”
  “呃……呵呵!”王一干笑两声,缩着脖子转身,踢起书包大踏步就往家里走,“我们先换一下衣服吧?”
  “呼!”落在后面的笠井舒口气放下手,冷漠的表情慢慢缓解,她低头看着自己平坦的胸部,嘟哝了一声:
  “这里大了不是碍手碍脚嘛……”
  话落,她凝起丹凤眼,拽着拖箱走进了这个让她久违了的房子。
  至于走在前面的王一却是一脸难看,他的心里正疯狂骂着不成器的自己:
  “混蛋,又忍不住用先抑后扬的说话方式了,啊啊啊啊~”
  没错,刚刚看着笠井的胸部的时候,王一已经产生了一套完善的说话方式:
  “原本还能看出一点,现在只剩骨头了吧?不过,我最喜欢这种了!”
  多么完美,多么nice!连这样贫瘠的部位都能接受,绝对是爱她的吧?结果还没说完呢,就被毙了……
  “呼!”王一吐口气,终于还是释怀了,他推开房门打开灯,将笠井原来的拖鞋拿出来放在玄关,这才进到客厅。
  目光一扫,发现柜子上的折笠的东西已经不在了。
  “应该是先回来过了吧……”想着,王一放下书包,倒了两杯热水端在桌子上。
  笠井换了鞋进来,直接坐到沙发上,她拿起水杯抿了一口,这才抬眸看着王一,忽然开口道:
  “你这发型不好看,等会我给你剪吧!”
  “噢!”王一摸了摸确实有点长的头发,应了一声。
  于是,半个小时后……
  王一从镜子里看着自己的中分发型,突然有点欲哭无泪,“为什么是中分啊?”
  “因为我也是中分!”换完衣服的笠井抬眸回复,“挺好看的。”
  “行吧!”吐口气,王一回房换了衣服,便和笠井一起去逛了街。
  只不过,这个逛街属实难逛……至于怎么个难逛,暂且不说。
  另一边,刚回到家的麻生护,直接兴奋地跑进了自己哥哥的房间。
  “哥哥哥哥,我给你说啊,这次文化祭实在太棒了!”
  “哦!怎么了?”正在弹钢琴的麻生护停下来,扭头看着自己的弟弟。
  “我听到了一首原创钢琴曲,虽然不知道是不是妻夫木学长创作的,但这位学长的演奏水平快赶上哥哥了呢!”
  “你说他叫什么?”
  “呃!妻夫木王一,哥哥你认识吗?”
  “他跟你哥哥是情敌关系。”
  “啊!”
  “你先出去吧?我再练习一下。”
  “噢噢,那哥哥加油!”
  走出房间的麻生护还有些眩晕,他揉了揉眼睛,有些烦恼:
  “妻夫木学长怎么会跟哥哥是情敌呢?啊——好想知道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