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我的青春恋爱物语终结了 > 25.火烧云

  关于侍奉部正在进行的委托,王一浑然不知,他早已经提着书包走出了学校,但是在刚出校门的那一刻,他碰到了一个熟悉的人。或者说,这个人一直在等着他呢。
  “呵呵,妻夫木君,好久不见了呢!”麻生太眯着狭长的眼睛,穿着一身白大褂的他明显比起王一要高出一截。
  王一顿住,淡红色的眼睛渐渐眯起,他的脸色有些发冷:
  “不知道麻生君来找我有什么事吗?”
  “哦!”麻生张了张嘴,带着笑意的地玩弄着右手食指上的戒指,“我过来当然是为了跟妻夫木君道一声歉了,那张纸条没给你造成困扰吧?”
  这是赤裸裸的挑衅,王一知道,他面无表情地扶了扶眼镜:
  “如果只是这种事情的话,就不必来找我说了,我怕我哪天忍不住宰了你!”
  “哈哈哈,哈哈哈哈!”麻生愣了一下,忽然捂着肚子笑了起来,仿佛听到什么开心的事情一样。好久,他才停下大笑,擦了擦挤出的眼泪,脸上透着戏谑:
  “我忽然发现,你跟笠井珺倒是一类人呢,不过,你比她懦弱了一点,要是她的话,现在已经冲上来了,一定相当有趣,哈哈!”
  那时候的我没能理解他话里面的深意,然而当事情真的无法挽回那一天,我陷入了崩溃。
  王一斜眸盯了他一眼,打算转身离开,但是麻生却忽然走上来,脸上的笑意更浓了,他伸出手从兜里掏出一张照片递到王一身前,嘴唇轻启:
  “如果可以的话,我们谈谈吧?”
  王一扫了一眼麻生的表情,这才低头看向他手里的东西,然后,他的眼眸一颤,瞳孔骤缩:
  那是一张笠井珺正在洗澡的果照……
  王一沉默了,他低垂着眼眸,许久,他才抬起头,目光中蕴着血丝,他用力攥住背包绳带,手指发白,胸腔里仿佛有某种东西,某种会随着心脏的压榨而流淌在四肢里的东西,噢,那是——血液!
  “杀了他?杀了他?杀了他?”
  王一咬着牙齿,渐渐地,他缓住了情绪,只是目光中的冷意更甚了。
  “噢!抱歉抱歉,拿错照片了。”麻生带着假意地收起照片,又掏出一张照片来,是一张合照,麻生护搂着麻生太手臂的合照。
  “这是我妹妹,在学校里就拜托妻夫木君照顾一下了。妻夫木君,妻夫木君?”
  麻生见王一好像没有什么表现,笑着叫了两声。
  王一沉着脸伸手接过,嘴唇一启:
  “条件?”
  “哈哈哈哈!”麻生突然大笑起来,掏出原本那张照片,又掏出一个打火机啪嗒一声点燃,将它引燃。
  直到照片全部化作黑灰,麻生才凑到王一耳边,“我喜欢笠井珺,深爱她,刚刚不过是跟你开个玩笑而已。因为我怕她失去的那一天我会不择手段!要不你想想吧?将她让给我好了。”
  话落,麻生后退半步,重新恢复笑容,“那就——再见了!”
  夕阳垂落,打在麻生的背影上,拖出他的影子。
  “等一下!”王一忽然开口,叫住了打算离开的麻生。
  “嗯?”麻生有些疑惑地扭过头来,看到的是一双透着戏谑的淡红色眼眸。
  “知道吗,就是我让给你,她也不会喜欢你的,因为,你只会让人恶心。那种让人看一眼就像蛆虫爬满的笑脸,真真让人作呕般!”
  麻生的笑容渐渐消失,变得难看,变得阴狠,他眯着狭长的眸子,“你什么意思?”
  “呼!”王一吐口气,挠了挠头,“我的意思是,我不会让给你。然后还设想了一下就算让给你的情形,得出了一个结论——我做不到!”
  是的,我无法想象扭曲着的我们的关系,会有那样的一天。我想和她结婚,我想和她zuoai,我想和她生一个孩子,我想和她一起老死……我的世界里,也只有她了……
  麻生看着王一脸上的表情,那和笠井如出一辙的表情,让他的脸扭曲一样地皱在了一起。忽然,他叹了口气,声音有些沙哑:
  “我知道了,我麻生——让给你了!”
  话落,他凝起眸子,转身离开,瘦高的背影显得有些萧索。
  “是吗……”王一不知道麻生所说话的真假,他只知道一点,他想要和笠井珺生活在一起。
  他转身,想要迈步的时候,忽然,他又停住了,因为他看到了天空中的火烧云:
  一层又一层的云翻滚着,夕阳将它染红,一点又一点的金黄渗透着,天空被它铺满。那是一种怎样的景象啊,我甚至用出了这样的比喻:它仿佛和我心中被黑暗包裹着的那丝光一样。
  不,我的没有它绚烂,没有它通透。
  王一怔怔地看着这样的景象,心灵仿佛洗礼般地悸动着,他回想起了自己对笠井说过的话:
  “让我们都活成彼此的美好吧,别再禁锢着对方了。我,妻夫木王一,希望笠井珺能够自由,能够温柔,能够露出笑容,能够拥抱这个世界!那么你的回应呢,笠井?”
  “我到底在干什么……”王一手中的书包滑落了,他看着自己的掌纹,陷入了沉默。
  “原来不知不觉,我心中的那丝光已经变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