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我的青春恋爱物语终结了 > 53.她的叙述方式

  “我的暑假仿佛变了一个样子,原本失去的东西,又被接踵而来的事物打乱了。我不知道我是屈从于阳乃的‘淫威’,还是遵从着内心的那丝犹豫……
  你们无法知道我在窥探着什么!雪之下阳乃、青木枣式、竹内晶子,三个表里不一的人,洞察她们耗干了我所有的眼泪。
  这是一场被引导的相遇,将我的暑假整个撑满。同样,在它完结的这一刻,我总想写下点什么,然后亲手交给那个拥有着一双黄澄澄的眼睛,笑着的时候会露出虎牙的女孩。
  我给她的承诺——活着,并没有实现,但她却亲口告诉我了一句话:
  ‘谢谢你,妻夫木君,是你让我能够活着呢!’
  为此,我的心前所未有的平静,并且,我也由此得出了我的存在价值——我不是为了获得别人的喜欢而存在的,甚至我从没有奢望过被人喜欢,反之,我是让人新生厌恶的综合体。正是因为这样,从我身上,那些存在偏颇的人才能找到本身缺失的东西。
  以第三视觉写到这里,我只是想表达我的意愿,同样,是在做一份对你的感谢。我甚至可以这样说:是你的陪伴让我驱散了那些彷徨,从逝去的东西里挣扎出来,让我认清了一件事——我,妻夫木王一,不需要自作多情。
  当然,我想写的主角是你,所以,上面有关于我的东西你都可以略去了。唯有一点你必须记住,这也是你唯一做过火的事情:
  你居然吻了我!
  这一点是我无法容忍的,我也仅且算作你是急病乱投医,就不追究你的责任了!”
  “噗!呵呵呵!”轻盈的笑声响起,却透着一丝虚弱。
  正在削着苹果的王一疑惑抬头,见正靠躺在病床上的青木枣式捧腹笑着,长长的睫毛轻轻颤动,捧在手里的一沓信纸也随着她的指头在抖动。
  “我写的内容可是很认真的,并没有什么笑点吧?”王一眯着眼睛,面露不满。
  “你还说呢!”青木枣式抿着嘴唇将信纸递到了王一眼前,苍白细长的指头点在信纸第一页的最下角,“什么叫不追究我的责任啊?这可是本大姐的初吻!”
  王一放下手里的水果刀,一本正经地看着枣式,起唇了:“很抱歉,这种不含有任何感情成分的吻,我觉得用‘嘴唇的对碰’来形容它更合适。更确切的来说……”
  “吧嗒!”王一话还没说完呢,脸颊上就传来了一种柔软的触感,伴随着一股淡淡的清香。
  王一抬头,愣愣地看着亲完自己弯起嘴角的枣式,她嘴角的弧度仿若嘲讽:
  “你能拿本大姐怎么办呢,妻夫木君?”
  话落,枣式俏皮地眨了一下左眼,便又低头看起了手里的信件。
  王一的眼帘低垂下来,目光落在手里的苹果上,心里起伏着:
  “至今为止我仍旧没能洞察青木的行为目的,但有一点我不得不确定下来了,她成为了我人生当中的第一个朋友……”
  坐在病床上的枣式偷偷抬眉看了王一一眼,又迅速低下眸去,她的心里也不平静。脑海里回荡起了她们一起完成的每一样愿望,最后,落到一个星期前的下午:
  “今天是最后一个愿望了呢!”枣式站在公园门口,看着最后一条愿望清单有些出神。
  “嗯!”旁边的王一淡淡回应,目光游离在前方的水池里,“是什么?”
  “等我看看啊,嗯——亲吻一个男孩!”枣式忽然收起清单塞进竹筒里,扭头看着一旁安静的王一,摇了摇粉色的唇瓣,“这次有什么想法吗?”
  “这样嘛……”王一扭回头来看了一眼枣式期待的目光,想了想开口道:
  “亲吻这种事情应该是含有某种感情的,你有什么喜欢的人或者被嫌弃的人吗?”
  “这个嘛……”枣式点了点唇,眯着黄澄澄的眼睛看着王一,“喜欢的人还能理解,被嫌弃又是什么意思呢?”
  “呵!”王一勾唇,面露神秘,“喜欢的人因为感情浓烈而亲吻,这会带来愉悦。同样,如果被人讨厌的话,亲吻他也会带来愉悦。如果目的相同的话,我觉得这两种形式是可以等价交换……唔!”
  那一天,我第一次主动亲吻一个男孩,我能看到他眼里充斥着的呆滞,我也能感受到嘴唇上面的温度,我没有跟他说我最后一条愿望的完整内容:
  “亲吻一个喜欢的男孩!”
  “呵呵!”青木枣式脚尖点地,往后退了几步后,偏着脑袋笑了起来:
  “果然呢,亲吻被厌恶的人,非常愉悦呢,妻夫木君!”
  ……
  “呵呵!”想着,枣式的眼睛弯成了月牙,她压根没有看信纸上接下来的内容,而是将它放到床头,指着旁边的柜子开口道:
  “妻夫木,帮本大姐打开柜门!”
  “呼!知道了。”王一吐口气,将手里的苹果递给青木,等她接过后才起身走到木柜前打开,发现里面只有一个方形的盒子。
  “看到那个盒子了吗?帮我拿过来一下。”
  “噢!”王一抬手拿出来关上门,走回窗边递给了枣式。
  “为了感谢妻夫木帮我完成了那份血脉的祝福,所以,勉为其难地给你准备了一件礼物。”说着,枣式打开盒子,从里面拿出了一副眼镜,橙色边角的。
  轻轻展开,枣式抬头看着王一,苍白的嘴唇抿紧凶恶道:“头低下来!”
  王一的视线在枣式认真的眼睛上停留了一瞬,才低垂下脑袋,凑到了枣式身前。
  枣式伸手,为王一戴上眼镜,嘴唇落在他的耳边:
  “谢谢!以后要经常来陪我,不然本大姐太无聊,还有,下次来的时候给我带只猫吧。另外,我记得明天是烟花大会呢?就让我的眼镜陪你去吧!”
  王一缓缓直起身子,吐了口气,有些不情愿地撇了撇嘴角:
  “真是麻烦!再说,烟花大会这种节日本大爷才不喜欢呢!”
  “必须去,在有限的生命里必须去逛逛!”
  王一愣愣地看着眼前那双可爱又凶狠的眼睛,心里有些难受,鼻头发酸的他只好偏过头轻轻回应着:
  “知道了……”
  话落,王一迈步走出了病房。
  看着王一的背影,枣式陷入了沉寂,只有风吹着窗帘在抖动,谁也不清楚她的内心。
  (这几天感觉完全不是在写小说,每一章小说都要分六七段时间写,脑子里刚有画面有剧情,啪,来亲人……我才刚酝酿起感情……真的是一肚子气!好了,不抱怨了,你们看吧,如果看起来不太顺畅的话就说,我已经尽量在衔接了。另外,谢谢末殇末、将袭、引导潮流、还有一个没起名字的读者的打赏,加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