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我的青春恋爱物语终结了 > 5.“那个变态”是妹妹?

  一出校门,王一就赶紧找了个理发店直接剃成短发,这才感觉舒服了不少,不然一张脸有半张都是被遮住的,可真难受!
  “接下来怎么办?如果这家伙在学校还算出名的话,在外面可就默默无闻了。”有些漫无目的地在街上游离,王一很惆怅,“按老办法肯定行不通,难道要打电话给那个男人?可是怎么说呢?说自己找不到家了?而且万一那个男人不是他爸怎么办?”
  绝望,真的绝望了,整个世界都无比陌生,没有人会注意到他王一的存在并伸出手来拉他一把,所有都需要靠他自己的双手来摸索,真的好累啊!
  “嗡嗡!”突然,手机震动两下。
  王一的精神顿时绷紧了,他眯着眼睛从兜里拿出手机,轻轻点开——是封邮件,来自“那个变态”!
  “嘶——”王一深吸口气,颤抖着点开邮件:
  “欧尼酱还不回来吗?今天小提琴演奏好累啊,欧尼酱,我饿了!”
  “妹……妹妹?”王一眨巴两下眼睛,仿佛混入了什么奇怪的东西,也就是说:妹妹=那个变态?
  王一顿时一头黑线,额头青筋暴起,“MP,妹妹这种传说中的可爱物种怎么会跟变态挂钩呢?可恶!”
  “难道变态指的是天赋方面?邮件上有写拉小提琴吧?嗯,很有可能。”这么一寻思,王一满腹怨气突然消散,嘴角翘起,开心地给妹妹回了邮件。如果是妹妹的话,这种事情应该就可以了吧:
  “哥哥好可怜,迷失了人生方向,能请可爱的妹妹说出家在哪里,指引哥哥回去吗?”
  “叮!”点击发送,这种二次元的兄妹调侃应该会被很快回应吧!王一仿佛已经看到了作战的胜利。
  “叮咚!”果然,邮件很快就回复了过来,王一点开一看,笑容却僵住了。
  “新的方式?”
  “新……新的方式?”王一愣了一下,难道是他们兄妹两平时没有这种互动?好吧,王一只好再次发送邮件:
  “是的哟,我可爱的妹妹。”
  “叮咚!”邮件也很快回复:
  “那欧尼酱要记清楚了哦,是都町×丁目×番×号!”
  “呼!”王一顿时松了口气,“果然,妹妹什么的最可爱了。”
  “哼嗯哼嗯哼!”哼着小曲,王一一路上问了好多人,并在看过地图之后,终于乘上地铁踏上了回家的旅途。这过程是如此的艰辛呐!
  夕阳悠悠地落山,城市里的灯光照亮了夜晚,许多飞虫被灯光吸引,拼命地飞舞。
  “呼!”王一提着书包踏足到了家门前,居然是个独立的宅院,门边有着“妻夫木”的白色牌子。王一犹豫了一下,有些不安地按响了门铃。
  他有些害怕等下与家人或者亲戚的碰面,完全不知道怎么应对。不光说要叫别人爸爸妈妈什么的,怎样表现还是个问题。
  “咔!”铁门突然自动打了开来,让王一愣了一下,这才发现他刚刚按的压根就不是什么门铃,而是指纹鉴定……太高级了这个,他还真不会玩!
  咂了咂嘴,王一就跨步进去了。
  一条石头小路引申出去,两旁是庭院草坪,内门旁边各栽着一棵槐树。王一一步一挪地走到门前,轻轻转动把手推开。
  “我回……咳咳,回来了。”由于紧张,他被一口口水给呛着了。
  屋内的灯暖暖的,照亮了整洁的客厅,王一犹豫了一下在玄关处脱下鞋,刚要换上拖鞋的时候却突然发现了旁边放着一双明显很小巧的女士皮鞋。
  “谁的?妹妹吗?”王一皱眉,小心走过玄关,进到了客厅,“有人吗?”
  “哗啦!”突然,分割客厅的拉门被推了开来,一个女性迈着长腿走了出来。
  她穿着一件白色衬衣,下身是灰白色短裙,整个人看起来细长细长的,应该有一米七五了吧?平胸,扎着单马尾,头发很短,中分,一张脸却漂亮得过分,但是那双丹凤眼总像透着一股冰冷似的,就这么不经意扫了一下王一,他就感觉浑身僵硬。
  “这不可能是妹妹的……”王一露出一个僵硬的笑容,踌躇地看向眼前这个明显比自己年龄还要大的女人,有些不知道怎么开口。
  “早应该剃头了!”她的目光在王一的脸上扫过,就这么冷冰冰的说了一句。
  “呃呵呵,是……是嘛!”王一尴尬一笑,完全不知道怎么做了,她是谁?该怎么相处?平时王一在她眼里的印象是什么?各种思绪晃过,王一终于还是主动开口了:
  “那个……我妹妹呢?”
  “唰!”王一话才刚落,空气中的温度就突然降了下来,眼前的女人正用一双十分冷漠地眼睛看着他。
  “咕噜!”王一暗吞口水,颤抖着站在原地,太可怕了这个女人的目光!
  “最好不要得寸进尺!”她留下这句话,就打开电视走到沙发旁坐了下去。
  “到底谁啊她?得寸进尺是什么意思?妹妹呢?”王一已经头晕目眩了,这跟他所想的完全完全不一样!
  “站着干嘛?欧尼酱,我饿了!”突然,看着电视的女人又开口了。
  “噢,噢噢!”王一愣了一下连忙开口,慌慌张张地放下书包准备跑到厨房,但刚迈开步子他就顿住了,一脸惊容,刚刚他听到了什么?如果没听错的话……
  “咔擦咔擦!”王一僵硬着身子,脖子像机械一样一点点扭动,让视线落到那个面无表情的女人脸上,他蠕动了两下嘴唇:“你……你刚刚叫我什么?”
  “哆!”突然,疾风骤雨,一枚飞镖擦着他的脸飞了过去,直接扎在拉门上。
  “没有下次!”女人冷漠的声音落下,王一才发现自己的后背已经湿了,左脸上被拉开一个细长的口子,仿佛有什么温热的液体流了下来。
  瞳孔剧烈收缩,王一颤抖着摸了下自己的左脸,一手的血,被划开了!
  “变……变态!”王一哆嗦着嘴唇,稍微有些理解原身的备注名了,但是——
  谁能告诉他这个女人到底是谁啊?还有,他们之间到底是有什么关系啊!
  “私密马赛!”王一连忙道歉,慌张地跑出了客厅,再也不敢回头。
  “我想回家,特别想!雪之下也不要了,爱情什么的,我可以没有的┭┮﹏┭┮”
  (后面大概估计应该可能保持两更吧,咳咳!谢谢大家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