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我的青春恋爱物语终结了 > 24.扭曲

  回到家,王一感觉有些身心疲惫,但打开门的时候,他发现笠井正坐在沙发上看着电视,嘴里咀嚼着薯片,然后一双丹凤眼看了过来,声音算不上温柔:
  “你回来了!”
  “嗯,我回来了!”王一轻轻笑了起来,关上门走到沙发上坐下,然后慢慢地将头靠了下去,“借我枕一下吧。”
  “嗯!”笠井放下小腿,让王一能够顺利靠在自己的大腿上。
  从下往上,王一看着笠井的两只鼻孔,取下眼镜后轻轻眯着眼睛,“抱歉,今晚没能陪你,是什么事情吗?”
  “咔嚓!”笠井咬下一片薯片,咀嚼一阵后才回复:“我去了一趟孤儿院送玩偶,就是我爸领养我的那里。”
  王一愣了一下,眼睛露出温柔,“是吗?没想到我错过了这样的事情呢!不过你知道我去哪了吗?”
  “不想知道!”笠井冷冷地回复。
  “……”王一抽搐着眼角,有些无奈地转了下身子,“你不要老是这样啊,搞得我都说不出话来了。”
  “我没让你不说!”
  “是是是……”王一撇了撇嘴,才继续开口,“在你离开那段时间,有个女孩子喜欢上我——”
  “啪!”王一朝上的右脸颊忽然被笠井抽了一巴掌。
  “嘶——”王一捂着脸扭回头,一脸懵,“你干嘛啊?”
  “有蚊子!”笠井一本正经地拍了拍手。
  “噢!”王一半信半疑地看了一会笠井认真的脸,只好相信地偏过头继续说:
  “有个女孩喜欢上我了,因为今晚你发消息之前已经答应过她,所以就去赴约了。然后……然后我拒绝了她的爱意,你知道为什么吗?”
  王一扭回头看着笠井的下巴,心中有一股炙热,一股想要冲破胸膛的炙热。
  “不想知道!”笠井低头,用手拄着下巴,有些无趣的样子。
  “呲呲——”王一感觉胸膛里的火忽然被浇熄了,他所有想要说的话瞬间被堵在了嗓子眼。
  我原本想说出口的告白,仿佛被无情地淹没了,我产生了一种错觉,一种对比之下的错觉,如果是枣式的话,如果是她的话,一定会笑着对我说:“为什么呢?”
  她甚至会亲吻我的嘴唇,跟我说着如同我想对笠井说的那些话……
  “嗯!”最终,王一只能蠕动一下嘴唇,发出这样的应声,然后本就只靠那股炙热想要说话的他,彻底沉默了。
  他闭上眼睛,渐渐传来微弱的呼吸。
  “呼!”笠井放下手,低头看着王一的侧脸,陷入了犹豫当中,终于,她低下头,轻轻吻在了王一的侧脸上:
  “我只剩下你了,你也只剩下我!”
  她伸出手,轻轻拥住王一的脑袋。
  然而,饱含着这样浓烈感情,却有那样个性的笠井珺,迟早有一天会导致悲剧的发生。
  本就疲于黑暗的王一,也迟早会陷入触手可即的温柔之中,他感情的出轨,仿佛成了一个必然……
  ……
  翌日,休息了一晚上重新恢复精神的王一来到教室,却发现麻生太站在门口,手里又捧着一盒蜂蜜吐司。穿着男性校服的他一双略显狭长的眼睛突然定在自己身上,然后露出笑容:
  “呀哈喽,妻夫木学长!”
  “呀……呀哈喽!”王一回应着走过去,从兜里掏出一张折起的纸条,“给,这就是那首钢琴曲。”
  “哇!”麻生护眼睛一亮,朝着王一露出开心的笑容,“学长对我太好了!”
  “呃……呵呵!”王一挠了挠头,有些尴尬。
  “给,这是回礼哦!”护一手接过纸条,一手将吐司递到王一手里,然后轻轻吐了吐舌头,“学长我以后能经常来找你吗?”
  “呃……”王一疑惑地眨了眨眼,“可以啊!”
  “太好了,那学长再见——”挥了挥手,护充满活力地跑下了楼。
  “呼!”王一吐口气,有些无奈地笑了起来,“就当作是有人愿意跟我交流了吧!”
  然而,事情真的这么简单吗?答案当然是否定的!
  当天下午,侍奉部社团活动时间,来了一位顾客。
  “啊!麻生同学你是说,妻夫木同学喜欢自己的妹妹?”由比滨双手捂着胸,一双眼睛眨巴眨巴的,蕴满了不可思议和好奇。
  “是啊,学长有错误的爱情观!”麻生护坐在几人身前,手掌搭在膝盖上。
  “喜欢妹妹有什么错吗?”旁边的比企谷眯了眯死鱼眼,嘟哝着。
  “那边的死鱼眼先生,还请离我们远一点,如果别人因为你作为参考而将我们整个侍奉部归为一类的话,我会忍不住恶心的。”雪之下一脸嫌弃地挪了挪身子。
  “可恶的女人!”比企谷咬了咬牙,撇过头。
  雪之下这才回复正经,看向麻生护严肃道:“你的意思是要我们帮变态王同学纠正错误的观点?”
  “不!”麻生护摇了摇头,“我是想拜托你们帮我追到妻夫木学长,从而纠正他错误的爱情观!拜托了——”
  话落,麻生护深深地鞠了一躬。
  “……”雪之下眼角抽搐,一下愣在了那里,“等等,麻生同学你的意思是要让我们帮你追求到变态王同学?”
  “是的!”
  “你是不是对正确的爱情观有什么误解?”雪之下瞪着眼睛,“喜欢妹妹跟喜欢同性之间……”
  “我是女生啦,是女生啦!”麻生满脸通红,有些不满地嚷嚷起来。
  “咔——”雪之下三人瞬间石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