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我的青春恋爱物语终结了 > 34.阳乃的窥伺

  篝火在熊熊燃烧着,仿佛要烧尽黑色的阴影,然而好像不论光芒如何照射,也总会存留着阴影。不如说,正是因为光的存在才产生了影子吧……
  王一就坐在阴影里,和某位死鱼眼一起。
  “这样真的好吗?”眼皮耷拉着,比企谷的瞳孔里映照着篝火下正在舞动的人群,“这样虚假的友谊。”
  “不,成为朋友什么的,只是意料之外的收获。”王一拿着一根仙女棒,轻轻点燃,便见一捧火花窜出,呲呲声响起,照亮了他那张魔鬼的脸谱,“她本人已经没有心理负担才是主要的吧?”
  “玩吗?”王一扭过头,递了几根过去。
  比企谷斜了斜眼睛,在犹豫了一阵后还是伸手接了过来,不过比起王一喜欢拿在手里玩,他更喜欢把它放到地上自然燃尽。
  “Twinkle,twinkle,littlestar,HowIwonderwhatyouare.Upabovetheworldsohigh,Likeadiamondinthesky.”
  轻盈的歌声响起,面具下的王一轻轻勾起了嘴角,看着手里正不断燃烧的烟花,他仿佛又想起了过去一家人度过的新年,一家人燃放烟花的快乐。
  “蹲家——”突然,由比滨那响亮的嗓音响起,只见小町、叶山、户冢几人全都跑了过来,手里握着各式烟花。
  “给,烟花。”由比滨弯下腰来双手一伸,眼睛弯成月儿。
  “噢!”比企谷伸手接过,放到脚边。
  看到比企谷收了烟花,由比滨开心地嘿嘿一笑,起身朝着不远处的雪之下挥了挥手,“还有阿雪也一起来啊。”
  “呲——”伸手点燃仙女棒,由比滨一手一根,开心的笑了起来,“阿雪快看,好好看啊,呵呵呵呵!”
  “很危险的。”走过来的雪之下忍不住说着冷场的话,却依然阻止不了由比滨的热情。
  王一垂下头,看着燃尽的烟花,忽然随手一丢,便握着手里的烟花盒,起身往营地帐篷走去了。
  “这个世界的快乐有两种方式,一种是交互分享的,一种便是自娱自乐。很明显,后者虽然处于食物链低端,但却是最重要的,打比方的话,不妨用植物的光合作用来描述。”
  “不,说到底我只是在自欺欺人而已,用最硬的口气说出最怂的话罢了。我,只是一个毫无存在感的孤独者……”
  停下脚步,王一一拳砸在了旁边的树上,震落了几片树叶。他缓缓取下脸上的面具,露出一张沉凝的脸,那双淡红色的眸子像被水稀释过的红色颜料一般。
  “我,还剩下什么呢?”
  手指用力曲起,指甲刮起了一层干枯的树皮碎屑。
  “大概……是对未来的期许吧!哪怕存在着一丁点可能性,本大爷就可以笑着。”
  垂下手,王一的表情渐渐柔和下来,他伸手抓出一根烟花棒,轻轻点燃,借着那短暂的微弱的光,照亮着回去的路。
  ……
  翌日,义工志愿总算是结束了,搭乘着某位隐藏土豪的车,一行人往着千叶市总武高驶去。
  一路无言,车子抵达了目的地。
  “幸苦你们了。”平冢静推开车门,看着她引以为豪的学生们,叉腰笑了起来,“到家前都是合宿,回去的时候也要分外小心哦!那么——解散!”
  “呼!”拉起拉杆,王一扶了扶眼镜,刚打算转身离开,却忽然被平冢静用手臂夹住了脖子。
  “喂,你这小鬼在离开前给我打个招呼啊。”
  “轻点啊!”被某个柔软部位顶着的王一有些不适的扭过头,“我知道了。”
  “真是让人担心。”平冢静吐口气,这才放开了他。
  王一扭过头,刚要打招呼,却发现其他几人好像在讨论什么:
  “小町,买点东西吧?”比企谷提着背包,扭头看着小町。
  “OK!”小町露出可爱的虎牙,却忽然扭头看向还在收拾东西的雪之下,“雪乃姐姐要不要一起去啊?”
  雪之下想回应什么,却被一道急促的刹车声打断了。
  一辆精致的轿车停在了道路旁边,然后车门打开,踏出一双高跟凉鞋,然后一位笑得异常美丽的女性走了出来。
  “嗨,小雪乃!”没错,是阳乃小姐,穿着淡绿肩带长裙的她显得异常活泼。
  “姐姐!”雪之下愣住了。
  “小雪乃完全不回家,所以姐姐有些担心呢!”阳乃背着手,迈着小碎步跑了上来,像极了灵动的精灵。
  “哦?”忽然,她瞥到了旁边站着的比企谷,眼睛突然一亮,连忙跑了过去,疯狂肘击,“是比企谷啊,是约会吧,是约会吧?”
  见此,旁边的由比滨有些不高兴地跑了上去,开口道:
  “那个,蹲家好像很不乐意的样子!”
  话落,一把将比企谷拽到了自己旁边。
  阳乃短暂凝眸,却又很快恢复亲和,看着由比滨问道:
  “你是……比企谷君的女朋友?”
  “不……不是,我是他的同班同学,同班同学啦!我叫由比滨。”由比滨脸色微红,连忙辩解。
  “由比滨?”阳乃的语气稍微有些不对劲。
  “是的。”
  “什么呀!太好了!”阳乃高兴地转了一圈,“要是妨碍到小雪乃了我还在想该怎么办呢。不准对比企谷出手哦,那是小雪乃的!”
  看似玩笑的话,王一却知道这位表里不一的女性有多么可怕。虽然养起长发又戴了眼镜的他可能阳乃已经认不出了,可是为了保险起见,他还是往不起眼的角落缩了缩。
  “阳乃,差不多适可而止了吧?”然而,天不随人愿,在他旁边的平冢静忽然出声了。
  “啊啦!”阳乃偏头,看到正抱臂靠在车门上的平冢静,于是眼睛弯了弯,“是小静啊,好久不见了呢!”
  “别这么叫我。”平冢静偏过头。
  “老师你认识她吗?”比企谷有些好奇了。
  “是我以前的学生。”
  “搜嘎!”
  王一垂着头,目不斜视,手里握着拉杆,十分乖巧,然而……一束打量的目光落在了他的身上。
  “啊啦!是妻夫木君啊!”阳乃的眼睛更亮了,她绕过雪乃跑了上来,双手背在身后,身子微微前倾,仿佛要透过镜片看到王一的眼睛一样。
  “你认错人了。”王一偏头,十分镇定地回复。
  “这样啊……”阳乃伸出手指点了点唇,却忽然伸手摘下了王一的眼镜,“这下没认错了哦!”
  “你性格怎么这么恶劣啊!”王一抿了抿嘴唇,只好扭过头来,两双同样颜色的眼睛就这样对了个正着。
  “被妻夫木君嫌弃了吗?好伤心~”
  “……”王一后退两步,虽然知道眼前这个女人是在装可怜,但那双水汪汪的眼睛实在太具有杀伤力了。
  “喂,你姐姐和他认识?”比企谷眯着眼睛,有些好奇。
  雪之下却皱着眉头,也被眼前的情况弄懵了,“我也不清楚。”
  “好了,不逗你了哦!安田——君~”阳乃歪了歪头,笑着将眼镜送到王一鼻梁上,嘴里轻声念叨。
  “你怎么会知道?”王一的瞳孔疯狂收缩,身子退后撞在了车上。
  “这个嘛,秘密哦!”阳乃露出恶趣味的笑容,往后退了几步后便转身走向了雪之下,“那小雪乃,我们差不多可以走了哦,妈妈在等你呢!”
  雪之下目光一抖,有些沉闷地叹口气,只好转身看着比企谷几人:
  “难得你们盛情邀请我,真是抱歉!我没法跟你们去了。”话落,雪之下转身走上了车。
  而由比滨却后知后觉地拉了拉身边的比企谷,“我说,那辆车……”
  “啊,黑色的豪车看起来都一样吧!而且都疼死了,谁还记得车子啊。”比企谷面无表情地打断了由比滨的话。
  人群后面的王一沉着脸,握着拉杆直接往家的方向走去,他现在连打招呼的兴致都没有了。
  “安田……安田!”
  平冢静看着王一萧瑟的背影,抽出一根烟叼在了嘴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