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我的青春恋爱物语终结了 > 3.找不到家的孩子真可怜

  “所以、然后、现在……教室在哪?果然,青春什么的,都是骗人的!”
  王一眯了眯眼,靠在楼道墙角深思起来,没有比现在还糟糕的情况了,有关于前身的记忆完全是模糊的,似乎只有接触到相关的线索的时候才会被解开一点,简直就是一个破案游戏的现实版吧?
  可是现在他不是侦探,是被害人啊!
  “呼,该怎么办?这种事情根本不可能问别人吧,如果说出‘请问同学,你认识我和我的教室吗’这样的话来,估计只会被人视为调戏吧!所以,穿越异世界的新手装备——金手指呢……手指呢……指呢?”
  “叮咚!您的金手指已到账!”突然,一个冰冷的电子音在脑海里炸响。
  “……”王一呆了,幻觉?不,是真实的,也就是说,有新手装备了?
  冷静,略微思索,笑容逐渐放大。
  “系统,我的金手指是什么?请大声说出来?”
  嘎,嘎,嘎……乌鸦飞过。
  最怕空气突然安静,就像课堂里你想悄悄放个屁的时候,所有人都停止了讨论……
  “……当我没问!”王一张了张嘴,有些郁闷地将下巴搭在手臂上,“如果刚才没听错,或者没异想天开出现幻觉的话,确实有‘你的,不,是您的金手指已到账’吧!系统,粗来,快粗来,别躲了,我已经发现你了!”
  嘎,嘎,嘎……
  “靠,耍我呢!”不忿地喃喃一句,王一站直身子,转过去用背抵在墙面上,皱起眉头:
  “是系统太高冷了还是只是个游戏开始的提示音啊?这些都可以略过,那么我的金手指已经到账了,却不明朗?呼!感觉我的穿越怎么如此的与众不同(狗屎)啊!简直像是某位伟大的神(作者⊙▽⊙)的恶趣味一样。”
  深吐口气,王一恢复了精神,“那好,现在只能开始生存的第一步——金手指找寻计划了!”
  想着,王一凝眸,起身前倾,左手成爪紧绷,右手抵住额头,然后下巴30°上仰。
  “燃烧吧,漆黑烈焰使!”
  “你——在干嘛啊?”突然,身后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微微带着点磁性,是个干脆利落的女声。
  王一整张脸绷住,画风开始扭曲,“糟糕,被人类洞察了我的伪装,怎么办?请求支援,请求支援!”
  好吧,王一内心戏一过,瞬间就做出反应。只见他快速收回手站直,用若无其事的表情转身看向那个需要微微仰头才能平视的女人平冢静。
  “刚刚是在构思漫画,里面有一个角色叫漆黑烈焰使,嗯,就是这样!”
  他能说他只是想试试金手指是不是点火这样的异能吗?
  平冢静轻轻皱起眉头,目光打量着眼前的学生,她和王一的接触并不多,平时的印象也只是觉得这个人很闷。现在看来,性格相当恶劣啊,说起慌来一套一套的。现在她决定给他打上新的标签——闷骚中二!
  平时不显山不露水,一旦思想冲出身体的束缚就开始“作恶”。
  “呼!为什么还不回去啊?你应该没参加什么社团活动吧?”平冢静踩着高跟鞋走上来,扑在旁边的护墙上看着楼下的风景,风轻轻吹起了她的长发。
  “是吗,原身是回家部的啊……”王一又得到一个信息,他静静地站着,目光落到平冢静的侧脸上,开口道:
  “对不起,过去给老师添麻烦了。”
  “你还知道啊,早点有这种觉悟不就好了。”
  “早点我就不是我了!”虽然想这么说,王一还是止住了,只是乖巧地回答:
  “抱歉!”
  “好啦好啦,改过自新重新做人吧,少年!”只见平冢静直起身来,像孩子一样挥了挥手臂。
  眼眶有点湿润啊,是前身的影响吗?王一偏过头,抿了抿嘴:“好!”
  “咔嚓!”突然,一阵指骨关节的脆响。平冢静直接握拳前冲,吼出声:“铁拳腹击!”
  “嘭!”王一眼珠子一突,跪倒在地,拳头撞击在腹部的冲击力虽然不大,但好痛啊!
  “呼!算是为你伤害的那些女孩子要一点安慰吧!”这样说着,平冢静直接转身,大踏步离开了,风衣飒飒作响。
  平冢静的铁拳不会轻易出击,只有在自己喜爱的学生比企谷身上才会,而王一,已经成为了一个打破定论的奇迹!但好像,并不是好事……
  “我能说,不是我干的吗?”王一痛哭流涕,他成了最冤的背锅侠。
  “唉!”叹口气,王一撑着腿站了起来,有些愁绪,背锅就背锅吧,只要别太黑!
  “叮咚,受到铁拳制裁,力量存在差距,获得力量差0.1%的抽成!”
  突然,又是那个熟悉的冰冷电子音响起。
  王一愣住了,刚刚……金手指触发了?等等等等,也就是说,他的金手指是有触发条件的?
  因为力量存在差距,所以增幅了力量差的0.1%?
  “呼——”深吐口气,王一尽量使自己冷静下来,他好像明白自己的金手指是什么了。而作为理科生的他决定用一个数学术语来描述这个能力:
  假设一个物理量F,
  如果▽F=[F(对方)-F(自己)]>0,那么有:F’=F+▽F×0.1%。
  这说明什么?这说明只要不断遭到某方面有特殊才能的人打击,王一的这方面就可以不断进步。换句话说,如果受到平冢静爱的铁拳的1000次直击,他就会拥有这样的铁拳?不不不,不止1000次,这是一个增量递减的加法,他永远也追不上平冢静的强度。
  “总感觉,好抖SM啊……”王一的嘴角抽搐了一下,“不过,我的青春真的开始了,然而……”
  “有这种弱鸡金手指的我还是不知道教室在哪里!另外,家又在哪里?家在哪里啊——”
  王一朝着楼下疯狂呐喊,声音渐渐嘶哑,眼角也开始湿润。
  他,真的穿越了!回不了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