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我的青春恋爱物语终结了 > 2.我背负了别人的青春

  “现在、立马给我滚过去!”怒吼声咆哮而出,震得王一头晕目眩,脸色苍白地倒退两步就跌坐在了地上。
  见此,平冢静只是皱了皱眉,然后弯腰捡起地上的照片,一阵刺啦就给撕成碎片扔到了旁边的垃圾捅里。
  “呼!”她深吐口气,走回自己的座位上,挥了挥手叫比企谷先站在一边,这才看向还坐在地上的王一,“过来站好!”
  王一心有余悸,嘴皮还在哆嗦,他刚才确确实实在平冢静身上感受到了真实的愤怒,他真怀疑如果自己不是她的学生的话,说不定已经死在那双铁拳下了吧……
  “好……好的!”终于,王一还是忍住身体的颤抖走了过去,低下头颅让平冢静看不清脸上的表情。
  “你知道自己的做法会给别人带来多大的困扰吗?就是去坐牢都没人会觉得不对。”平冢静沉着脸抱臂,杀气腾腾。
  “这照片真不是我的……”虽然想这么说,但还真就是在他兜里的,但他其实不是他!这么说会有人信吗?王一鼓了鼓嘴,认命似的将手背到身后:
  “对不起老师,我以后不会再看这种照片了!”
  “……”平冢静的脸色更难看了,“看来你还没有认识到自己的错误啊!”
  “咔擦咔擦!”她扳了扳手指,关节发出清脆而可怕的响动。
  “错误?”王一快急出眼泪来了,是自己话里的语气还不够真切还是什么吗?怎么办怎么办?
  唰,这时,脑海里的那团记忆迷雾突然散开了一些,然后是一小股有关于前身的记忆涌进了王一的意识。
  妻夫木王一,经常像痴汉一样跟踪尾随总武高的女孩,更是从两天前开始,愈加变态地使用微型摄像头拍摄女孩的裙底照片,还私下卖给有需要的人……的人……人……
  “麻痹,我是变态吧!”王一目光一瞪,直接就这么吼了出来。
  然后……平冢静和比企谷都僵住了表情。
  “有这么大的觉悟,应该不算坏吧?”比企谷眯眼看了看王一,这才转头朝平冢静说道。
  “啊!”平冢静仿佛放弃似的扶助额头,面色痛苦,“就怕他以此为荣!”
  王一吼出声的时候就感觉不对了,但见老师和比企谷似乎没有怀疑,也就暗松了口气,连忙真挚地朝着平冢静忏悔:
  “我已经深刻意识到自己的不对了,老师。我过去总会有一种无处发泄的精力,这才催生出了变态的渴望,但我已经找到发**力的方法了,老师!我决定——重新做人,请务必相信我!”
  话落,王一直接一个90°鞠躬。实在是他可不想背上变态的头衔,这让他还怎么生活下去。
  “呼!”平冢静吸口气,缓缓抬起头看着面前低下的头颅,微微有些欣慰,“也不是不可以教育嘛,无处发泄的精力是指青春期的躁动吗?那你打算怎么发泄呢?”
  “我觉得大概可以找个女朋友什么……嘭!”旁边的比企谷刚要提出什么有建设性的意见,就被平冢静一个半步冲拳堵在了嗓子口。
  “啊——”一股肺气吐出来,比企谷倒地了。
  王一面朝下的眉毛一阵抖动,他刚刚,也差点这么说出口了……
  “刚刚有说什么吗?”平冢静拍了拍手,一脸亲切地看向王一。
  王一由衷地感到身体发寒,哆嗦了一下后连忙直起身子,疯狂摇头,“木有,绝对木有。”
  给了王一一个算你识相的表情,平冢静又缓缓抽出一根烟点燃,“那你说说,怎么改变自己,不会是随口骗我的吧?”
  “我……”王一抿了抿嘴,似乎下了什么重大决定似的又是一个深深的鞠躬,嘴里吼出:
  “我想当本子画师,平冢老师!”
  “……”听到这个回答,平冢静吓得手一抖烟头就掉在了桌子上。旁边的比企谷也发出一种你好强大的表情。
  王一起身,看到两人滑稽的表情终于忍不住笑出了声:“噗,我开玩笑呢,老师,哈哈!其实我想说的是,我想画热血少年漫画啦!”
  平冢静黑着脸捡起烟头,一把在烟灰缸里压灭,“真是恶劣的性格,我就暂且相信你一次吧,如果再接到投诉的话我也没法替你求情了。”
  “没法求情?”王一眨了眨眼,平冢老师的话里好像有什么别的含义啊。
  “没……没什么!”平冢静眼神闪烁,强行镇定地站起身子,“那就这样,记住你说的话,还有,画完的少年漫画必须先给我过目,不然污了别人的眼睛!”
  “噢!”王一低下头,有些心不在焉,果然,平冢老师还是这样对学生温柔的人啊。这一刻,小说里的人物彻底真实起来,而他,已经身处这里了。或许一生都要在这里,直到死去……
  “那就这样,先回去吧!至于比企谷,跟我来!”话落,平冢静强硬地直接拉着比企谷出了办公室。
  “呼!”王一吐口气,在办公室里看了一圈后就直接出去了。他知道平冢老师现在是要将比企谷送到侍奉部,然后让两个孤独的人互相依靠,互相成长。
  “一点也没变啊,这个故事……”王一有些迷茫了,莫名其妙来到这个世界,背负上了别人的青春,真的就像一场梦一样。
  “我该怎么做呢?”
  王一在楼道上静静地走着,夕阳的余晖染红了一半的天空,樱花在风中飘落下来。
  终于,王一停住了脚步,头颅微扬,目光直视着天空的夕阳,做出了决定:
  “我要活下去!这可是我自己青春的二次发光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