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我的青春恋爱物语终结了 > 38.世界满满的恶意

  “噶——砰!”
  通往外面世界的门被关上了,视线落回到自己脚下,那里还有两双留着余温的拖鞋。
  一切都仿佛是错觉,突然出现,又突然消失,连那留存下来的温度都会一点点消散,直到变回原本冷冰冰的样子。
  “呼!”王一吐口气,靠在冰冷的墙壁上,垂下头,一簇发丝落在了黑色镜框上。
  房间里陷入了沉凝,本就不采光的客厅越发显得暗淡了。
  “嗡——嗡——”突然,兜里的手机震颤起来,屏幕的亮光穿过了布料的阻拦。
  “嗡嗡!”震动在继续,然而王一垂着头没有动静,仍由它在表达着不满。
  终于,震动停止,透过裤兜布料的光隐去了。
  3分钟后,手机又震动了起来,没人理它。
  5分钟后,是邮件的叮咚声。
  王一伸手掏出手机,点开屏幕,亮光照在他的脸上。
  “Underwearontheoutside先生,冒昧打扰了,只是想提醒一下先生您,后天公司有一个很重要的会议,希望您能准时参加,非常抱歉!”
  “我知道了,谢谢!”王一打了几个字回过去,便将手机放回兜里。
  弯腰拾起已经冰凉的拖鞋塞进鞋柜,王一回洗手间继续完洗漱工作,便穿了一件外套出门了。
  他想出去走走,哪怕是漫无目的也好。
  ……
  阳光明媚,微卷着风。
  王一来到了游乐场,他买了一杯果汁坐在水池旁的长椅上,嘴唇含住吸管轻轻吮动,果汁便沿着喉咙滑进了胃里。
  视线落在喷泉的泉眼上,看着那里水柱的起伏、扩散、洒落。
  “噗呲!哗——”
  “嗨!”突然,一道阴影笼罩在了王一的身上,他愣了一下,抬眸。
  是个女孩,穿着清凉的橘色短裙,一双黄澄澄的眼睛弯成月儿,她的睫毛很长,在轻轻泛动。
  见到王一的视线落在自己脸上,女孩微微扑动了下睫毛,“能送我一样东西吗?越有价值的东西越好呢!”
  王一眯了眯眼,视线越过女孩的脸,落在不远处的小吃摊,那里正有两个女孩张望着这里。
  沉下头颅,王一没有回话。
  女孩尴尬地轻扯嘴角,只好双手合十,往后退了半步,“很抱歉,打扰了!”
  “等一下!”王一忽然开口,打断了即将离去的女孩。
  “嗯?”女孩止住步子,先是疑惑,然后脸上涌起了甜美的笑容,心里忍不住吼了一句:“作战成功!”
  “呼——”王一深深地吐了一口气,仿佛要将肺部的气体全部排出,然后,他猛地含住吸管,咕咚咕咚地吸吮起来。
  “呲呲——”塑料杯子被吸得迅速瘪了下去,果汁见底。
  “给!”王一还摇了摇杯子,以确定真的空了,这才把它递到了女孩身前。
  而女孩呢?她的笑容完全僵住了,像被石板拓印下来的标本。
  许久,笑容一点点溃散,女孩撅起嘴唇,眼中居然涌出了泪花。
  “你欺负人嘛!”话落,她哽咽着跑回了小吃摊。
  “……”王一僵着伸出去的手,嘴唇半开,一时间也有点手足无措了。
  他就是恶趣味了一下,一般来说这种情况除了会引起当事人对自己的厌恶而趁早离开之外,并不会有什么后续的影响才对。可这就哭起来算什么啊?
  难道是某种他还没洞察到的性格部分?
  默默地收回空杯子,王一抿了抿嘴也不知道怎么办了。却见对面小吃摊上的另外两个女孩拉着哭了的女孩走过来,来势汹汹。
  “喂,我说你这人怎么这么没有风度啊?”领头的是一个穿着牛仔裤的高挑女孩,她的面部带着男性特征。
  王一从长椅上起来,看着比自己还高,形成强烈压迫感的牛仔女人,扶了扶眼镜开口了:
  “我猜的没错的话,你们是在玩一个谁能从陌生男人那里要到最珍贵的东西的游戏吧?”
  “是我在问你啊!”牛仔女人脾气似乎很不好,语气极具攻击性。
  “晶子,我没事了。”已经止住眼泪的橘色短裙女孩有些不好意思地小心拉了拉似乎叫做晶子的牛仔女人。突然哭出来这样的事,让她好为难。
  “枣式你别管,今天必须教教这个男人什么叫做风度。”晶子黑着脸,大有一言不合就动手的意思。
  “是啊,怎么能欺负女孩子嘛!”另一边的女孩穿着长裙,头上戴着遮阳帽,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帽子太大的原因,将女孩半张脸都遮住了。
  “呼!”王一叹了口气,凝眸与晶子对视起来,他轻启嘴唇:
  “还是接着刚才的话,玩这种游戏的目的无非就是想要证明自己的魅力能够从愚蠢的男性手里获得多少赞扬吧?但如果因此让对方产生‘我被这个女孩子喜欢了’这样的错觉的话,很可能夺走男人的心。换句话说,想用虚假的部分换到真实这种事,本身就是不公平的吧?”
  “我……我没有这么想!”叫枣式的橘色短裙女孩泪腺彻底崩了,她脸色苍白地哽咽着,攥住晶子衣袖的手指因为用力也发白了。
  “我说你啊——”晶子已经要动手了。
  “等等!”王一声音突然拔高,打断了两人各自不同的情绪。一个愤怒地瞪了过来,一个泪眼朦胧。
  “咕噜!”王一滚动了一下喉咙,脸色微红地偏过头去,瘪着嘴:
  “那个……其实刚刚说这么多,只是想让你们心生愧疚,然后……打我的时候能够轻一点。那个……对不起,之前是我的恶趣味,抱歉!”
  “呼!”一阵微风拂过已经凌乱了的晶子和枣式,她们的眼角抖动着,眼底里疯狂涌出这样的意味:
  “这是个——什么样的人啊!”
  “噗!”落在最后的长裙女孩忽然笑了出来,“啊哈,啊哈哈哈,笨蛋,是个笨蛋!”
  “好熟悉的声音!”王一扭回头来,目光这才落在站在最后的长裙女孩身上,因为笑得太剧烈,女孩捂着腹部的时候帽子从头上滑落了下来。
  抖动着的灰黑色短发,淡红色的眸子,精致的脸庞——阳乃!?
  王一抽动着嘴角,他忽然感觉到了世界满满的恶意……
  (呼——抱歉,今天这章这么晚,因为大纲有所更改,所以剧情上我想做出更多创新,带来一个不一样的故事,再次抱歉!还有,感谢打赏Q阅上Unpredictable的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