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我的青春恋爱物语终结了 > 48.论如何战胜雪之下姐妹

  “大概就是这样。”
  红漆的神社鸟居口,王一简明扼要地将“家访”经过述说了一遍。
  “这样啊……”只见阳乃用食指和拇指拖住下巴,微微沉吟。
  “看来不太顺利呢!”枣式眨了眨眼睛,突然伸出食指,甜甜一笑,“那接下来就交给我吧!”
  “嗯?”王一抬眸,直视着面前笑容灿烂的青木枣式,他无法看透这个女人的想法,一点点都洞察不了。
  “对了,妻夫木君要去神社里许愿吗?”枣式迎着王一的目光,提议道。
  “许愿……”王一沉凝着,忽然抬头轻笑,“那就欺骗一下自己吧!”
  ……
  长平神社虽然并不庄严,却透着古清,越过鸟居、手水舍,于主殿摇铃参拜,王一写下了他的愿望,并折起在许愿墙上打了个结。
  “好想知道妻夫木君的愿望是什么啊!”身后的阳乃双手合十,眨巴着眼睛,仿佛要透过王一的后背看清他手里的纸条。
  “抱歉,我们并没有达到可以共享秘密的程度。”转身,王一呼口气,斜眼回应着阳乃的期待。
  “有什么好看的。”晶子抱臂站在一边,目光冷彻。
  “好绝情啊!呜呜!”阳乃哭丧着脸,飙起演技。
  “对了,之前我们还打听到一个在长平神社的传说哦!”旁边的枣式迈着小碎步走上来,双手背在身后,说不出的灵动。
  “传说?”王一透着疑惑。
  “神社后面有个复杂的山洞,有两个入口,无论从哪个入口进去都能从另外一个入口出来,但是中间有很多岔道。所以,如果一对男女同时从不同的入口进入,中间能够碰到的话,就会得到爱神的祝福哦!并且还能得到神社主人的特别馈赠呢!”
  “我没兴趣!”王一低下眉头,不紧不慢地转过身子,“既然吉村的事情青木小姐你会处理的话,我应该没有什么作用了吧?所以,先走了!”
  话落,王一直接迈步往鸟居的方向走去。
  身后阳乃三人静静伫立着,谁也没有开口,只有主殿前的摇铃在风中轻吟着。
  走出长平道,王一直接搭乘电车就回到了都町的家。
  褪掉第一次穿着的不太舒服的西装,王一整理了一下仪容,换上休闲的衣服,拿着钱包就又出门了。
  因为家里的洗发水之类的东西快要见底了,而且他也很想买点零食之类的,对了,他还要重新买一把小提琴,妹妹那把已经被那个女人带走了。
  想着,王一走进了临近家的一处商场,准备进行采购。然而,正走到一半呢,王一就看见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黑色的长发落在背上,穿着熟悉的迷你格子裙和黑色过膝长袜,一张精致的侧脸正倒映在娃娃机的玻璃罩上。
  “雪之下?”王一驻足,泛动了下眼睛,以确定自己是不是看错了。
  也在这时,雪之下雪乃仿佛有所感应,点着嘴唇的手指放下,偏头看了过来。
  两人的目光产生了对碰。
  雪之下皱眉直起身子,仿佛看到了什么极其恶心的东西,双手轻轻捂胸。
  “……”见此,王一抽了抽嘴角,这副嫌恶的表情是怎么回事啊?
  “呼!”吐口气,王一转回头,决定不予理会,自顾自地往前走。却没成想,那令人讨厌的声音传了过来:
  “虽然很想无视你,但变态君散发出的恶心程度已经让我不得不在意了。”
  “……”王一不得不停下脚步,黑着脸转过头来,见雪之下离自己越来越近,这才不得不开口,“那还是真是抱歉呢,虽然很不想引人注意,但是有一种人天生就是万众瞩目的焦点,很不巧,我就是呢!”
  “确实呢!”雪之下站立,做出沉吟状,“以变态之名声名远播,说是万众瞩目的焦点也不为过呢。”
  王一斜眼,看着眼前这张冷冷清清的脸,你无法想象这样的美少女会是这么毒舌。
  “呼!”王一吐口气,决定反击了,他轻轻揉了揉衣角,起唇:
  “很好,那么问题来了,能这么自然与变态交流的人,是不是可以归结为同类呢?”
  “嗯?”雪之下忽然抬眸,青黑色的眼睛眨动两下,然后可爱到犯规似地偏了偏头,懵懂地发问:
  “我们的相处模式难道不是病人跟医生的沟通疗程吗?”
  “哈!”王一捂住心脏,眼角抽搐,这一击太强大了。
  “我……”王一蠕动着嘴唇,有些词穷了,却在这时,他忽然偏头看见了对面的娃娃机,于是双眼一亮,“刚刚雪之下同学是在玩娃娃机吗?里面的玩偶好像是潘先生啊!”
  雪之下的面部一僵,眼神闪烁地微微偏头,“只……只是随意看看而已。”
  “也对,哪有女孩子喜欢这种面目狰狞的东西,就算有,也一定很不可爱吧!”王一摩挲着下巴,脱口而出他的结论,余光却不断盯着雪之下的面部表情。
  果然,雪之下的脸色隐隐做黑,表情越发冰冷。
  “我觉得有必要纠正一下变态君的审美观了。”
  “啊?”王一愣了一下,“什么意思?”
  “你觉得自己长得怎么样呢?”雪之下沉凝着目光。
  王一退后半步,眼角跳动,这个问题怎么回答?
  说长得挺帅啊,雪之下肯定会补上一刀,并由此扯到潘先生的话题上,来一个逆转。
  说长得丑吧,雪之下肯定会顺着我的话进行补刀。
  横竖都是死!除非硬币能站着……
  王一轻轻眯眼,做出沉思状,“我觉得雪之下你的问题不是一个准确的问题,如果仅从我的个人判断来看的话,我确实挺讨人喜欢的。”
  “能够说出这样自恋的话来,看来有必要重新审视变态君的存在了。”雪之下沉吟着,目光落在王一脸上,“可是我只能很遗憾地告诉你,你长得很丑呢!”
  “……”王一蠕动了一下嘴唇,不知道说什么了。
  “所以,对于潘先生的印象,我觉得变态君需要重新审视了。”
  “赤裸裸地威胁啊!”王一眯眼,目光渐渐往下,落在了雪之下某个贫瘠的部位。
  “我打不赢雪之下阳乃,还能打不赢你吗?”想着,王一挠了挠鬓角,突然开口:
  “这不能说明什么吧?我觉得我帅,你觉得我丑,只是因为个体差异。这样的例子有很多吧?比如有的人喜欢胸大的女生,但也有人喜欢平乳,这并不能判断审美观的正确吧?所以,你不能否定喜欢平乳的那一群——啊!”
  话没说完呢,一个掌刀就批在了王一的脖颈处,他惨哼出声。
  所以,这一局——还是完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