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我的青春恋爱物语终结了 > 18.阳乃小姐的急救行动

  走在路上的王一有种特别的感觉,他好像被人给盯上了!这是一种多年尾随女孩子所拥有的特殊直觉……
  “是谁?”王一轻轻眯起淡红的眼睛,两片唇瓣重重压紧。
  ……
  雪之下家的长女雪之下阳乃,作为一名绝对的妹控,她有偷偷在妹妹的书包里装了定位器。难得今天时间挺充裕的,好久没见到那个可爱的妹妹了,所以:
  “决定了,今晚去看看妹妹的高中生活,顺便看看她皱眉头的样子,一定很可爱吧!”
  怀着这样的心思,阳乃露出灿烂的笑容,双手合十后就钻进了座驾。
  “都筑,开车。”
  “好的,小姐。”
  “唰!”车子驶过街道,轮胎摩擦着地面,驶进夕阳的余晖。
  ……
  “是他们吗?”王一忽然想起那几个晚上把自己围在巷子里拳打脚踢的学生,淡红的眸色仿佛加深了些,“不,那几个蠢货才不会这么小心,早就不管不顾冲出来了吧。”
  突然停下脚步,王一左右看了看,决定朝着人更加少的地方走,如果可以的话,早点引出对方比较好,黑暗中的眼睛比起直面拳头要不寒而栗的多。
  ……
  雪之下阳乃已经跟踪雪乃一路了,却发现了一个不同寻常的问题——这条路线不是回家的吧?
  “是交朋友了吗?什么时候?这种事情姐姐都不知道呢!”
  阳乃的脸色一沉,又忽然化为笑容,“让姐姐看看到底是谁呢?”
  ……
  一条明显偏离了主道的小路上,王一的影子被拉的老长。
  “这下该出来了吧?”
  ……
  阳乃着急了,越发偏僻的巷子里,她手机上所显示的红点位置上居然站着一个男人!
  似乎是总武高的学生,身高目测一米七,脸庞轮廓略显柔和,短发。
  连忙将手里的手机调成静音模式,阳乃拨打了雪乃的电话,然而从头到尾都没人接。
  这下状况变得恶劣了,阳乃收起手机,心跳速率开始加快。妹妹书包里的跟踪器在一个男人的身上,电话也打不通,综上,与这个男人脱不了关系!
  ……
  王一垂着眼睑,身子紧绷,周围静谧的环境让自己的脚步声越发响亮。
  “回头,回头,回头!”心里仿佛有这样的声音。
  “唰!”王一回头了。
  除了空荡荡的道路什么都没有!
  “呼!”舒口气,王一有种自己吓自己的感觉,心神也微微放松了些,刚准备转头,一道矫健的身影忽然就从前面窜了出来。
  瞳孔骤缩,王一根本反应不过来,只是感到一阵风擦过脸颊,然后自己的右手被向后捞起,小腿也受到了凌厉的撞击。
  “嘭!”因为身体失衡,王一重重砸在了地上,而且背部还被人压住了,手臂也卡在背后动弹不得。
  “嘶——大侠饶命,有话好说!”下巴抵在坚硬的地上一阵疼痛,王一有点怂了,这连人都没看清呢就被制服了。
  背后的身影没有说话,只是摸索了一下自己的口袋。
  “劫财?”王一脑中疯狂运转。
  “这是哪来的?”
  背后的声音是个女声,微微有些熟悉,但王一压根想不起来。只能看到一只细嫩的手在眼前的地上放下了一枚金属东西。
  “这不是……”王一眼瞳收缩,忽然想起来昨天晚上从雪之下书包里无意中发现了一枚追踪器,本来想给处理的,结果回到家就忘了。那么也就是说背后的人是……
  王一拱了拱身子,想尽量舒服一些,却被对方束缚的更紧了。
  “如果不想说的话我有一百种方法让你说哦!”对方冷冰冰的声音传来。
  王一吓到了,阳乃可是个狠角色啊!他用力仰头,使嘴巴能够自由开合:
  “我是妻夫木王一,男,总武高二年级C组,刚刚加入侍奉部,是个变……哦不,是平冢静的学生——”
  背后的身子僵了一下,似乎犹豫了一下才决定放开王一。
  王一吃痛地拿回手臂主动权,这才慢慢撑地站了起来,一边揉着手腕,一边转过身去。
  “啊呀,原来是小静的学生啊,是叫妻夫木吧?”一张与雪之下有七分相似的脸上挂着略带惊讶的笑容,短发齐肩,眼睛也是淡红色的。
  熟知阳乃性格的王一可不打算跟对方玩交际,而是弯腰捡起地上的跟踪器在手心摊开,然后送到阳乃面前,“昨天晚上因为……巴拉巴拉……所以——还给你吧!”
  听完王一解释的阳乃瞬间就沉下了脸,想不到自己的妹妹居然遇到这种事情。
  “那还真是谢谢妻夫木君了,要是能不擅作主张地拿走别人的东西就好了呢。”一抬头,阳乃又露出了标志的笑容,伸手从王一手中拿过追踪器,极其温柔。
  “这变脸速度……”王一隐晦地抖了下眼角,忽然退后半步,那句“要是不擅作主张”让他感到非常危险,也对,拿了人家的东西还被逮到了……
  “非常抱歉,不过我并没有告诉雪之下。”王一微微偏头,看了一眼落在旁边的书包,“如果没什么事的话,我……”
  “啊啦啊啦,妻夫木君好绝情啊!”说着,阳乃忽然上前一步,从头到脚扫视了一下王一,“那么,正式认识一下,我是小雪乃的姐姐,雪之下阳乃噢!”
  “喂喂,某个部位露出来了……”王一挪开眼睛后退半步,这才弯腰捡起书包,“原来是姐姐啊,我知道了。那——再见?”
  “难得有机会碰到雪之下的姐姐诶,妻夫木君不想从姐姐这里入手吗?”说着,阳乃还朝王一眨了眨眼睛。目的……不言而喻……
  “呼!”王一皱了皱眉,这明显就是一个试探的送命题,于是他好整以暇,很认真地回答了阳乃的问题:
  “很抱歉,我有喜欢的人了!”
  阳乃愣了一下,忽然掩嘴笑了起来:
  “看来妻夫木君是个很有趣的人呢!”
  “不,我是个恶心的妹控!”王一轻轻勾唇,决定反击了,“就是那种变态又恶心还腹黑的死——妹控!”
  听到王一的话,阳乃表情一顿,又迅速恢复笑容:“啊啦啊啦,居然有这样说自己的人呢!”
  王一眯着眼,又揉了揉隐隐作痛的手腕,他决定试试这个女人的底线:
  “这叫自知之明吧?对于我是个恶心的变态妹控这点我是绝对不否认并能厚颜无耻地说出来的。就好像我如果不喜欢你的话,我也会说‘你真变态’这样的话!”
  阳乃轻轻眯起眼睛,笑容越发灿烂,“妻夫木君真是个有趣的人呢!”
  “阳乃小姐已经重复第二遍这句话了哦!”
  阳乃的笑容微微僵住,她迅速收回笑容,装作一副思考的样子点着唇,“这样啊,完全没有印象呢。”
  “请往上翻!”王一默默吐槽,却还是退后两步,提着书包的手微微前倾,拱了拱,“多谢女侠饶命之恩,后会无期!”
  话落,王一连忙转身就跑,这个女人——贼恐怖有没有!
  阳乃看着消失在转角的某人的身影,脸上的表情彻底消失,一双淡红的眸子里透出极其恐怖的真性。
  “妻夫木王一也在侍奉部吗……而且还认识我?”
  如果某人还在这里的话,必定要大呼了:“恐怖如斯,恐怖如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