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我的青春恋爱物语终结了 > 46.强势家访

  吉村家的住所有些偏僻,远离市中心。房子从外表看略有些年代了,并不具有现代建筑的格调,却多了一丝清净和稳重。
  王一几人跟在吉村身后来到了长平道中段,正是吉村家所在。
  “这里是长平道,因为路的尽头有一座长平神社,名字就因此而来。”身为主人的吉村顿住身子遥遥指了一下路尽头的一片青竹林,笑着解释道。
  “神社啊……”阳乃双手合十,调皮地眨了两下眼睛,“决定了,那我们就去神社看一下吧,接下来的事情只能交给妻夫木君了哦!”
  王一抬眸看了阳乃一眼,默不作声地点了点头。
  “那就等会见喽!”阳乃笑着拉起枣式的胳膊,迈腿沿着长平道前去。
  “拜托了,学弟!”看着三个女孩离开,吉村的脸色变回忧愁,他双手合十,轻轻弯腰。
  “不用,也不知道能不能帮上忙。”王一扶了扶眼镜,走到吉村旁边,一本正经地道:
  “走吧,吉村同学。”
  “噢,学弟……不,我应该叫你妻夫木老师了。我给你说的关于我的信息你都记住了吧?别到时候穿帮就坏了。”吉村有些紧张,毕竟欺骗父母这种事还是头一次呢。
  “难道你还想半路放弃吗?”王一目不斜视,微微挺直腰板。
  “没有……就是……”吉村皱着眉,欲言又止。
  “就是怕我适得其反,把事情弄得更糟糕?”王一转过头,老花镜后面的淡红色眼眸眯了一下。
  “呃!没有,就是有点担心别的。”吉村眼眸闪烁了两下。
  “没有吗?”王一在心里问了一句,他扭头看着院子里那汪浅浅的小水塘,上面全是一层绿色的浮藻,看不清到底有没有鱼。
  “不,很明显他犹豫了。位于三个优秀女孩中间的我毫无特点,连带身份也是低他一等的学弟,我们认识不过一天!
  但是,求人帮忙之前,就应该抛掉一切臆测,因为你已经走头无路了啊!连这样的觉悟都没有的人,凭什么获得别人的帮助?
  如果我稍带一点脾气的话,或可拂袖而去了。但是,我是妻夫木王一,我会用截然不同的方式让你面对现实。”
  王一凝眸,视线从水塘里移开,他扭头对着吉村:
  “我说吉村啊!做好觉悟吧!”
  正满面纠结的吉村抬头,皱眉看着打扮古板成熟的王一,不明所以。
  忽然,他看到王一抿唇笑了,带着戏谑和玩弄,这让吉村的心脏开始抽搐,一种非常不妙的感觉涌上来。
  只见王一偏过头,无视了吉村是目光,朝着屋内吼出声:
  “请问有人吗——”
  “该死!”吉村厚厚的嘴唇抖动了一下,还在犹豫的他顿时满腔愤怒,这个人完全就没有尊重他,也怪他这么轻易相信别人。他捏着拳头,额上开始冒冷汗。
  “唰!”屋门被拉开,走出一男一女,男的穿着武士服,领口大开,一张脸上满是胡须,轮廓有些方。女的穿着居家和服,打扮得体,眼角上翘,有种强势味道。
  “是老师来了吧?”女人视线落在王一身上,立时一手扶着和服下摆,一手做请:
  “请进!”
  “你回房间去吧!”男人看着王一身后的吉村,凸起的两侧腮帮鼓动着。这才转头看向王一大笑:
  “家里简陋,见笑了。”
  王一自然走上前,笑着应和:“哪里哪里,山不在高,有仙则明嘛!”
  “哈哈哈!”男人仰头大笑,和王一一起走进了屋里。
  留在院子里的吉村脸上的肉颤动着,他用仇恨的目光盯了王一的背影一眼,转身回了自己的房间。
  家里果然轻简,甚至说是寒酸了,客厅里只有正中放了一个方木桌和一块榻榻米。女人从厨房里端出几盘糕点,跪坐在对面将它们推到了王一和男人身前。
  “见笑了,尝尝我妻子的手艺。”男人坐在旁边,大大咧咧地推了推糕点,“对了,还没介绍呢,我是树熊他爸,叫吉村应斋,这是我妻子吉村玲子。”
  “呵呵,不用客气。”王一笑着,调整了下坐姿,“你们好,我是妻夫木王一,也就是树熊的班主任。这次来呢,也是事出有因。”
  “是不是那小子在学校表现很差啊,您放心,我会严格管教的。”应斋伸出手来,吹胡子瞪眼。
  王一自动略过这种拙劣的演技。没错,所有父母在班主任面前那都是绝对的“严父严母”,大有拍死自己家儿子般的气势,其实都是演戏,做给班主任看的。言外之意:
  “我儿子我会使劲管教,狠狠管教,保管听话,只希望你在学校对他多多照顾,不要有偏见。”
  王一心知肚明,却不动声色的拿起一块糕点咀嚼着,直到全部吞进肚里才扶了扶眼镜,开口道:
  “不用不用,树熊这孩子平时在学校乖巧听话,成绩也稳步向前,还给自己定下了千叶大学的目标。我对他是极有信心的,也给予了重望。只是……”
  “只是什么?”原本听到前面已经准备谦虚两句的应斋忽然僵住表情,下巴上的胡须抖动了两下。
  “咳咳!”王一润了润嗓子,“不知道什么原因,从差不多一个星期前开始,他的状态一直不佳,上课不太认真,情绪有些不对劲。我问什么也不说,我就猜测是不是遇到了什么困难,特地过来看看的。”
  应斋僵着表情,低眸与对面的玲子对视一眼,两人的目光闪烁,有些尴尬。
  气氛微微凝固了起来,陷入安静。
  见此,王一轻眯眼睛,又拿起一块糕点吃进肚里。
  “当然,如果不方便说的话就算了,我过来只是希望你们不要给他太多压力,我对他也极为看好,不忍心就这样栽在这个时间段。”
  “唉~”应斋叹口气,整个身子都软了下去,他忍不住从兜里摸出一包香烟,抖出两根,一根递给王一,一根叼在了嘴里。
  “老师你有所不知,确实是我们家里出了问题,也没想到会对他影响这么大。我们会注意的,希望老师你能多帮他一下,感激不尽。”
  王一接过香烟轻轻皱眉,事情很不顺利,应斋的意思已经很明确了——他们会自行解决,并不打算让他这个外人插足。
  低头,看着手指夹着的香烟,王一微微沉吟,看来需要主动出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