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我的青春恋爱物语终结了 > 36.手机在震颤

  “嗡嗡——嗡嗡——”放在书桌上的手机像受到了惊吓似的,一直在瑟瑟发抖,连带着桌子都颤抖起来。
  亮起的屏幕上显示着一个陌生号码,震动持续了一分钟才终于消退。接听界面关闭,露出屏保显示,上面有两个栏目:
  9个未接电话和99+条邮件!
  “嗯~”王一有些难受地从被窝里露出脑袋来,干涩的眼睛好像被什么又干又硬的东西给黏住了,完全睁不开。
  仰头落在柔软的枕头上又眯了一会,终于有了醒意,他伸手揉了揉眼睛,摸下好多眼屎。
  “怎么回事?上火了?”从床边的桌子上抽出一张纸擦了擦手,又抽出一张擦了擦眼角,才感觉舒服了不少。
  抬眸,屋子里显得有些灰暗,他走到窗前拉开帘子,顿时明媚的阳光照射进来,让卧室明亮起来。
  眯了眯眼,他伸个懒腰,拿起手机想看看时间,结果……
  “我靠!”惊呼一声,不明就里的王一连忙点开未接电话——9个全是同一个不认识的号码。
  “谁啊?”皱了皱眉,王一又点开那99+的邮件,一瞬间,他的脸色苍白如纸,因为这些邮件都来自一个人——平冢静!
  “完蛋了……”他颤抖着点开邮件内容,往下滑动:
  “在吗小鬼?”——20:13分。
  “你的漫画我看完了,真是让人震撼的内容,你这小鬼脑子里到底装着些什么啊?”——20:20分。
  “喂,给我回复啊!”——20:30分。
  “啊——最后一次机会!”——20:45分。
  “你完蛋了!”——21:00分。
  ……
  后面密密麻麻的邮件王一已经看不下去了,大脑都在颤抖,他抖动了一下嘴皮,手指无意识地摆动两下。终于,他点了回复:
  “那个……昨晚手机好像没电了,非常抱歉!”
  “应该可以被原谅的吧?咕噜!”王一吞咽一口唾液,将手机塞进兜里,再也没有一点慵懒,连忙跑进洗手间处理了一下卫生。
  正挤出一坨牙膏呢,兜里就震动了起来。
  慌忙扔下牙膏盒,将牙刷倒置含在嘴里,王一从兜里拔出了手机。
  点开:“我在你家门外呢!”
  “啪嗒!”牙刷从半开的嘴里掉落,砸在裤脚上,刷毛上的那坨乳白色牙膏被甩飞了出去。
  “她怎么会知道我家的?”思绪晃过,王一连洗漱也不顾了,直接推开洗手间们,嗒嗒嗒地跑到玄关,奔出房门,越过外院后出了宅子。
  确实,明亮的大道上正停着一辆熟悉的轿车呢,从摇下的车窗里伸出一张半死不活的脸。
  就这样,王一和平冢静的视线对接在了一起,时间静谧下来。
  “混蛋!”
  “私密马赛!”
  一个砸开车门,一个直接土下座。
  时间再次静谧。
  “为什么不回我啊?”
  “我错了!”
  “你知道我打了多少电话吗?”
  “是我不对!”
  “我烟都抽完了啊!”
  “烟钱我包……呃不对,是我的错!”王一冷汗涔涔,一时口快居然说错话了。
  这很可能导致一直认错的战略计划出现漏洞啊。
  王一低着头,完全不敢往上看,因为不用看就完全能感受到某种虚无缥缈的杀气。
  平冢静黑着脸,拳头捏的咯吱作响,终于,她还是忍不住一把揪住王一的领子,把他提到了面前,两张脸的距离只隔着一掌宽,“小鬼!”
  平冢静一开口,那股烟草的味道就噗噗噗地打在了王一的脸上,好难闻啊啊啊啊!
  然而王一不敢露出一丁点异样,他只能屏息,迎接接下来可能到来的暴风雨。
  “我……”平冢静刚要开口说什么,本来关起的车门忽然被推开,一位成熟的女性从车上下来了。
  然而,正站在车门前的平冢静背后因此被车门撞了一下,所以……
  那一刹那,王一感到了嘴唇上多了一抹柔软,混杂着不太好闻的烟草味。
  时间第三次静谧……
  铃木奈是一名知名出版社的编辑,负责审核过稿漫画家们的创作稿,并拥有独立拍板签约的权力。
  今天早上她忽然收到了大学同学平冢静的联系,说有一部学生的漫画强烈推荐,希望自己能够过来看一下。
  铃木奈没有想就答应了,她和平冢静的关系非常要好,即便稿子再差她也会过来一趟。结果出人意料,以她的眼光当然能够看出这本漫画的大卖。所以最后反而是她请求平冢静,说务必要和创作者见一面。
  所以,她们来了。然而眼下的情况……
  “你们……还好吧?”铃木奈看着眼前呆愣愣亲在一起长达五秒的师生两人,欲言又止,其实如果仔细看她的眼睛的话,你会发现那里燃烧着滚滚的八卦之火:
  “传说中的师生恋吗?一定是吧!终于亲眼看到了呢。”
  王一和平冢静回神,瞳孔骤缩,两人连忙后退,脸色透着不正常的红晕。
  “完蛋了,本大爷的初吻啊……”王一是崩溃的。
  “你这家伙到底在干嘛啊?”对面的平冢静恼羞成怒,抓着铃木奈的肩头发作不得。
  “啊?是……”铃木奈小心翼翼地看了平冢静一眼,这才吞吞吐吐地接着道:“是因为知道了小静你什么不该知道的事情吗?我铃木对天发誓,绝对不会透露……”
  “闭嘴啊,八嘎奈!”平冢静终于忍不住揪着铃木奈的领子,一阵咆哮。
  事情戏剧了,就像不小心踩到了一坨大便,你以为很难受,结果凑近一闻,居然是狗屎。那么结果来了——这是狗屎运!够戏剧吧?
  “喵~”对面宅邸的围墙上正躺着的一只橘猫忽然睁开眼睛,懒散地瞥了一眼下面打扰她清净的狗人类,不满地咕嘟着喉咙。
  (谢谢大家的支持和鼓励,还有与我受苦、烧烟的骚猪、卡沃斯很狂、紫灵竹王的打赏!今天晚上还有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