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我的青春恋爱物语终结了 > 23.结束了,一切

  忍着恶心将桌椅搬到水池旁边仔细清理了一遍,连午饭都没时间吃了,王一连忙扛着就往教室跑。虽然路过的时候有人指指点点,但习以为常,习以为常,无伤大雅。
  刚好回到教室的那一刻就打铃了,还算赶得及。平冢老师拿着一沓作业纸走进了教室,一贯的打扮,只是脸上黑作一团。
  重重将作业纸拍到桌上,平冢静先是环视了一圈教室,本打算说些什么狠话的,却突然瞥到了角落的王一正朝着他调皮地眨了一下左眼。
  “是调戏老娘吗……”平冢静的眼角抽了抽,脸上的压抑顿时消散不少,打算说的话也咽进了肚子里。
  “呼!”叹口气,平冢静又重新拿起了作业纸,“这是上次大家写的作文……”
  终于得以舒口气,从平冢老师进来的那一刻王一就知道她已经知道了早上的事情,毕竟那么沸沸扬扬的。不过王一并不希望平冢老师帮他说什么,遭人厌恶什么的,他一个人就够了。
  下午的课程就这样在无声无息里过去,王一深刻感到了自己学识上的不足,或者说在国文跟日本史这两科上偏差。如果想要上一个自己中意的大学的话,必定是要下死功夫了。
  至少得去东京吧……王一是这样想的,东京有那两个人,去见见她们过得好不好——呢?
  “算了,不能再想了。”王一突然狠狠甩了甩头,似乎想将那深深烙印在脑海里的身影给甩出去。伸手合起书本,王一抬头,发现班里已经空荡荡的。
  “侍奉部……”王一微微低头,起身走到窗边的位置,眺望着远方的天空。突然,他轻轻勾唇,仿佛想到了几天前自己说过的一句话:
  “我,王某,就是摔死在这,被屁臭死,哪怕从这里跳下去,我也不会成全你们这对狗男女的,绝对——!”
  “真香!”王一无奈一笑,双手摊了摊。
  世人真是逃不过这条永恒定律啊!
  “咳咳!”稍微掩饰了一下尴尬,王一回到座位上收拾好自己的东西,便出门去了侍奉部。
  “似乎来晚了?”王一一推开门就看见雪之下三人坐在桌子后面,前面坐着一个带着眼镜的胖子,一脸局促不安。
  “是材木座吧……”王一瞬间明了,刚要说话,就被雪之下迎过来的冰冷视线打断了。
  “我有说过要敲门的,还是说变态王先生已经听不懂人话了呢?”
  王一眉头一跳,尴尬地又退了出去将门关上。
  “咚咚!”他重新敲了敲门。
  “呼!”雪之下一脸无奈地扶额,浑身无力地回复:“进来吧!”
  “噢!”王一推开门,面无表情地走进来,又顺手关上门,这才坐到了门边的位置上。
  “你是白痴吗?”突然,雪之下明显有些生气的声音传来。
  刚要放下书包的王一僵住身体,有些不解地抬头看向雪之下。
  “呼!如果坐在门边能让你找到存在感的话,我并不勉强,但是希望在面对社团活动的时候变态王先生能认真对待,而不是像置身事外一样做个毫无一用的臭虫!”一口气说完的雪之下略感头痛的揉了揉太阳穴。
  “阿……阿雪!”由比滨有些紧张地看着两人,又不知道该说什么。
  “这个女人好可怕的战斗力……”比企谷也悄悄打了个冷颤。
  王一沉下脸,手指用力攥了攥书包肩带,好一会才抬起头,冷冷说了一句:“抱歉!”
  话落,王一起身将凳子挪到了比企谷右边,这才放下书包坐直身子。
  气氛明显有些紧张了,意识到这点的比企谷连忙看向正襟危坐的材木座,开口道:“对了,你是想要拜托我们给你看一下新写的小说稿子对吧,材木座?”
  “啊?吾正是这样想的哟,八幡!”
  “我知道了,今晚我们会给你看完的。”雪之下点头,整理了一下桌子上的稿件。
  “谢……谢谢!”材木座僵硬着脖子扭过头,不敢正视雪之下的眼睛,“那……那吾……我明天过来。”
  话一落,材木座朝着比企谷偷偷比了个大拇指就起身僵硬着走出了侍奉部。
  “想不到蹲家还有朋友呢?”由比滨眨了眨眼,一脸好奇。
  “不,只是体育课勉强组过队而已。”比企谷连忙矢口否认,太丢脸了。
  “等下我会去复印三份稿子,你们各自拿一份。”雪之下整理好稿件,放进自己的书包。
  “好……好的,阿雪!”由比滨眨了眨眼。
  “不……不要这么叫我。”雪之下突然有些局促。
  “怎么了,阿雪不好听吗?”由比滨歪着脑袋,一脸不解。
  “不……不是,只是太亲近了。”
  “难道阿雪不喜欢我吗?”由比滨突然哭丧着脸。
  “不……不是,我……”雪之下手足无措,最后只好微红着脸撩了撩耳畔的发丝,低眸回答,“我只是不太习惯。”
  “我还以为阿雪讨厌我呢,嘿嘿!”由比滨顿时傻笑起来。
  王一弯腰从书包里拿出日本史课本,一时间有些惆怅了,他,该怎么和他们相处呢?被雪之下突然说了一顿并不好受呢!
  “我,熟知着他们的一切,熟知他们的性格,熟知他们的未来,甚至熟知每一次细节……而他们对我不过就是一个变态的表面理解而已,这本身就是不公平的相处模式吧?他们的青春里没有我,或者说我并不想踏足他们的青春。我只是想以妻夫木王一的身份好好地活在这个世界上,连这样的权力都没有吗?我不信。
  我不适合融入他们,这对他们本身也是不公平的,如果可以抹去脑海里有关于他们的记忆的话,也许可以好好作为朋友而相处。但正因为这世界没有那么多如果,所以,我大概要做出抉择了!”
  又将手里的日本史放回书包,王一轻轻拉起拉链,然后站了起来。这个动作自然引起了其他三人的注意。
  “呼!”深吸口气,王一转过身,看着目光停留在自己身上的三人,轻轻笑了起来:
  “我想说啊,大概我们永远也无法成为朋友,甚至已经达到了无法相处的地步。所以,我决定退部了,我会跟平冢老师说清楚的,打扰了!”
  话落,王一深深鞠了一躬,便转身走出了侍奉部。
  他做出了决定,就在这一刻。这并不意味着什么,只是单纯地想要一个自我。如果非要打个比方的话,大概就像……
  就像这样,你永远也不知道我要打什么比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