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我的青春恋爱物语终结了 > 24.平稳的生活烟消云散

  办公室里充满了凝重的气氛,用黑云压城城欲摧再贴切不过。从窗外透进来的一缕阳光打在办公桌上的烟灰缸上,又反射进了王一的眼里,他只能轻轻眯起眼睛以缓解刺痛。
  “理由!”平冢静抱臂坐在座位上,脸色难看。
  “我的存在毫无意义。”王一尽量调整着自己的气息。
  “就是这样?”平冢静攥紧拳头,嘴角下撇,“你应该不是会对自我产生否定的人,告诉我真正的理由!”
  抬头就能望见平冢老师那难看至极的表情,那双青灰色的眼睛透着认真和“凶戾”,大有一言不合就出手的意思。
  “呼!”王一只能轻轻叹气,真正的原因并不是能够解释的通的,他的存在本身就是一个奇迹。他只能微微抿嘴,用淡红色的眸子对上那双青灰色的眼睛,透出真挚:
  “大概就是我们无法成为朋友吧,在那样扭曲的社团里,我的存在没有任何的价值。但无论怎样,请老师都要相信,我并没有放弃自己,就算是变态也会有独属于他的未来呢!”
  话落,王一眯眼笑了起来,“大概就像平冢老师一样,就算奔三也会拥有自己期待的爱情……哈~”
  一口肺气吐了出来,王一惨烈倒地。
  “可恶的小鬼!”收回拳头,平冢静额头青筋跳起,“滚吧,别让我再看见你!”
  “好……好的!”王一脸色发白地站起,腹部一阵绞痛,刚刚那一下是使了十足的力道吧?
  只能勉强看清平冢静沉着的脸,那双眸子里的暗淡,大概,她是对我失望了吧?
  王一苦笑一声,撑地站了起来,垂下目光不敢再看平冢老师。就这样,他简单地抬起手在身前轻挥两下,就转身走出了办公室。
  “叮咚,受到铁拳制裁,抽取力量差的0.1%奖励。”迟来的嘲讽声。
  “呵呵!”王一轻轻勾唇,抬眸看向斜阳,光打进了他的眼睛,将那抹淡红照亮,“迂回婉转,我又成了一名名副其实的回家部了。”
  ……
  就这样,王一的生活开始平稳起来,毫无波澜,毫无记忆点,故事——完……怎么可能!
  但时间确实悄无声息中就过了三个月迎来暑假,曾经的那个变态跟踪狂彻底消失在了人们的眼中。
  而王一本人呢?大概是过上了如此的单调生活:
  早起做饭、晨跑,上学回家,疯狂刷弹幕骂战,兼职XWE公司的内衣设计师,画手稿漫画,疯狂学习。当然还有一点,就是针对笠井珺的睡眠问题实施一定的缓解措施——忘了那个声音!
  很令人高兴的是,收效甚好,而且笠井珺本人也开朗了很多,专研起了小提琴,同时有参加了许多小型的乐会和比赛,已经拥有了一定的名声。
  反之,王一却变得沉默寡言了,大概是三个月的时间都没在学校开口说话的原因吧,他发现自己越来越讨厌说话了。而且因为经常熬夜看书画漫画的原因,他配了一副眼镜,也留起了长发。
  大概已经没人认识他了……
  这天,周六,笠井珺一大早就起来练习小提琴,她开始喜欢琴弦波动发出的声音,渐渐代替了记忆里的那个温厚的男声。
  “今天有事吗,笠井?”王一系着围裙从厨房里出来,扶了扶塌下鼻梁的眼镜。
  “吱!”放下手里的弓,笠井珺已经柔和很多的脸上透出疑惑:
  “怎么了?”
  “是千叶村的志愿旅行。”
  “班级活动吗?”
  “差不多吧……”王一满脸无奈,不,准确的说是侍奉部活动,连带着叶山一群人和自己。本不打算去的,可那封邮件简直杀气弥漫:
  “妻夫木小鬼,今天的志愿旅行——必须到!可以拒绝,呵呵!”
  “呵呵”是什么鬼啊?总让人有无限发散的想象力……
  “我今天还有个比赛,是和麻生君一起的。”笠井珺将小提琴靠在一边,轻皱眉头。
  麻生太,22岁,钢琴演奏家,与笠井珺在乐会上认识的,两人意外的成为了朋友,一起合作参加了许多古典音乐比赛。
  王一也见过,是个很温和的男士,彬彬有礼。钢琴配小提琴,古典乐的标配了吧。
  “我知道了,不过不能为你加油呢。”王一轻点了点头,在围裙上擦了擦潮湿的手,便解开了它。
  “那你这几天的三餐?”
  “不用担心的,麻生君也会做菜,挺好吃的。”笠井珺柔和的脸上露出了淡淡的笑容,这是过去冷漠的她从不会露出的笑容,确实美得惊心动魄。
  这是对我的吗?还是麻生的?大概明白了。
  “这样啊……”王一垂下头,将围裙折好后放到柜子上,这才进屋换了一套夏装,又备好一些郊游的必需品,拉着拖箱走了出来。
  “那祝你……你们两个人比赛顺利,我就走了。”
  笑着挥了挥手,王一转身出了家门。
  “旅行愉快!”背后传来细微的声音。
  “愉快!”王一轻声回应,虽然外面艳阳高照,但还是感到一阵冷寒。
  “你们有没有曾经觉得自己是无可替代的呢?”
  王一静静看着天空,那稀薄的云层,像即将要溃散般的若隐若现,大概来一阵风什么的就能吹散了吧?
  “哈~失败的人生!”吐口气,王一就朝着预先约定好的地点走去了。
  (今天晚点还有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