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我的青春恋爱物语终结了 > 15.那些被剥开的东西

  “呼!呼!”王一停下手指,胸膛起伏轻轻喘息着,汗珠沿着额头滴落下去。很累,但他的心里却烧着一团火,一团炙热的火。
  打在他身上的灯光已经熄灭了,他没有听见台下的一点喝彩、一点掌声,但他笑了,轻轻起身退到了幕后。
  “即便一个人又怎么样,依旧可以散发出微弱的光……”
  然而,观众真的没有感觉吗?不,他们只是过于吃惊,过于震撼,以致短时间内回不过神了,任谁能想到,以变态为名的妻夫木王一,会有这样耀眼的时刻。
  “啪!啪啪!”零落的掌声稀稀疏疏地响起,为王一的表演做了最后收尾。
  “该死的现充!”观众席的比企谷撇了撇嘴,“爆炸吧!”
  ……
  整个早上的舞台表演很快就进行到中段,到了中场休息的时间,学生们仍旧意犹未尽,却也只好撤离。
  “呼!”王一放下耳麦,将哨子挂在脖颈上,作为志愿者管理,他还要出去维持秩序。
  “这次的文化祭好棒哦!”
  “我听说是雪之下在组织呢!”
  “还有还有,弹钢琴那个人好帅啊?”
  “嘘!你不知道他偷拍女孩子裙底,是个变态吗?”
  “略——”
  三三两两的人成群结队拥堵在门口,叽叽喳喳议论着。
  “嘘——”突然,尖利的哨声响起,只见王一站在门口含着哨舌,抬手:“各位,请排队有序撤离,拜托了!”
  人群忽然安静,在一阵涌动后陆续从门口出去了。
  “呼!”王一张开嘴唇,哨子滑落下去,原本以为会有人硬刚自己的,居然意外的顺利。
  “麻烦你了!”落在人群最后面的雪之下在王一旁边停驻。
  王一斜眸,看了一眼雪之下的侧脸又收回来,“这倒没有,毕竟是分内之事。”
  “嗯!”雪之下点了点头,迈步离开了。
  “吱——”王一抬手,拉住门栓,轻轻将门合拢。
  “王八蛋——”忽然,一个有些稚嫩的声音从楼道里传过来。
  “嗯?”王一刚转身,就被眼前的人扑在了怀里。
  “咯咯咯!”折笠用手环住折笠的脖子,一双狐狸眼笑得紧眯起来,“你今早太帅了!”
  “噢!”王一淡淡地回应了一声。
  “勉强可以做我的追求者了哦!”折笠凑到王一耳边,吹了口气。
  “那就算了,会被你烦死的。”
  “什么嘛,本小姐国色天姿,追我的人都从东京……唔唔!”
  没等折笠说完,王一就捏住了她的腮帮子,“倒数第一你够了,天天说这种不要脸的话,我怎么没见到你的追求者跑来千叶啊!”
  “唔唔——”挣扎了一下,折笠才逃脱王一的魔掌,落到地上,她脸色通红地吼出了声:
  “王八蛋——你会单身一辈子的!”
  “呼!”王一头疼地揉了揉太阳穴,这才转移话题,“吃饭了吗?”
  “还没……先别说这个啦!”想说什么的折笠忽然瞥见楼道转角走出半个身子的玉井,于是她眼珠子一转,直接大声吼了出来,“王八蛋你说,什么时候才能帮我追到桔安啊?”
  刚踏出半个步子的玉井僵了一下,连忙收回脚靠在了那边墙上,脸色有些犹豫。
  “呼!”王一翻了翻白眼,有些无奈,他往后靠在墙上,垂下眼眸,“这个根本没办法的吧?在爱情观上,你确定玉井和你一样,能够接受女人与女人相爱吗?”
  折笠愣住了,眼神闪烁,“那……那怎么办?”
  她忽然有些慌乱了,这个问题她一直避讳着,可现在被王一直接提出来了,致使她有些手足无措。终于,在焦虑之中,折笠哭出声来:
  “王八蛋你帮帮我好不好?”
  王一取下眼镜,放在衣服上轻轻擦拭着,他的内心在涌动:
  “帮,怎么帮?你能强迫一个无法爱上你的人爱上你吗……”
  “抱歉,我无能为力!”重新戴上眼镜,王一抬起眼眸,看着脸色苍白的折笠稻衣。
  “不——”折笠忽然抬头,对上王一的眼睛,她伸手拉住他的衣袖,“你能做到的,是王八蛋你的话一定可以。”
  王一皱眉,“为什么?为什么我就一定可以?”
  “因为玉井喜欢你啊——”折笠吼出声来,声音回荡在整条楼道上,汹涌般地贯进王一的耳中。
  王一的眼眸颤抖着,不是因为吃惊,而是刺骨的寒冷,他直视着折笠,忽然笑了:
  “我终于知道你为什么会选择让我帮你了,呵呵,哈哈哈!”
  折笠脸色苍白地退后几步,低垂着头,“我……我……”
  “啪嗒!”这时,玉井从转角走了出来,握着一盒饼干的她慢慢走了过来,停留在两人的面前。
  她抬起头,目光颤动,犹豫了一阵后她还是张开了唇瓣:
  “稻衣,我这次来千叶不是因为喜欢妻夫木君的,而是,我受了明理小姐的拜托……”
  “嘭!”
  “啊!”
  巨大的响声突然炸响,吓了折笠和玉井一跳,她们抬头,愣愣地看着一拳砸在门上的王一,他那充血的眼睛,透着择人而噬的凶气。
  “呵呵呵!”王一笑了,他缓缓收回手,插进裤兜,转身慢慢离开。
  “虽然是明理的拜托,但我也希望妻夫木你能变好啊,这是我自己的意志呢,我从不说谎的。”
  玉井犹豫着,忽然上前攥住了王一的手。
  “如果意志需要一个理由才去执行的话,那就不叫意志了。”背对着玉井的王一还是挣脱了她的手,迈步离开了。
  “噢,帮我向明理问一声好,就说,就说她哥哥已经死了,抱着羞愧和内疚,跟着母亲一起走了……”
  话落,王一彻底消失在楼道转角,本来应该热热闹闹的文化祭,在这一刻,却显得异常冷清。
  “我仿佛知道了什么……”正下楼的王一有些呆滞,“噢,对了,是个好消息呢,原来是妹妹在关心我。呵,呵呵呵!”
  “我,真的无法保持沉默了!”
  王一凝起眼眸,嘴角下弯,透着冷意。
  “啊啦!是妻夫木君呢,这边这边!”正闲逛的阳乃眼睛一亮,朝着王一跑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