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我的青春恋爱物语终结了 > 15.优秀=变态?

  “很抱歉我忽视了你的存在,但如果觉得可以靠着自己微弱的存在感而肆无忌惮地在社团活动时间享受一些变态的癖好的话,那我还真是高估了你的自觉呢,变态王先生!”
  冷冰冰的话让九月飞霜了,必有冤情啊!
  王一觉得必须为自己含冤昭雪才行,于是他轻咳了一下,目光停留在一脸清纯的由比滨身上,开口道:
  “是由比滨同学吧?”
  此谓矛盾转移法。
  “啊!你……你居然认识我?”由比滨结衣一脸吃惊,眨了眨眼睛不可思议地望着王一。
  “是早就视由比滨同学为下一个目标了吗?”一旁的雪之下突然警惕地看了过来。
  “目……目标?”由比滨脸色一白,忽然就窜到雪之下身后藏了起来,像只仓鼠似的畏畏缩缩地露出半个脑袋,一双淡粉的眸子眨啊眨的,“能……能不要猥琐我吗?”
  说着,由比滨就要哭出来似的。
  “……”王一抽了抽嘴角,幽怨地盯了雪之下一眼,仿佛在说干嘛这么吓她啊?但见雪之下冷着脸,一副该怪某人的模样,王一叹口气,只好将目光回到由比滨的身上,张嘴了:
  “如果由比滨同学能够相信的话,我是不会这么对你的,正式认识一下,我叫妻夫木王一,2年C组。”
  “真,真的吗?”由比滨的睫毛抖动了一下,这才从雪之下的身后挪出来,小心翼翼回话,“我叫由比滨结衣,很高兴认识你!”
  “你居然就相信了啊?”王一突然怪叫一声。
  “啊,啊?”由比滨愣住了,歪了歪头想了好一会,才仿佛想到什么似的脸色一白,又缩回了雪之下身后,“原来……原来是骗我的吗?”
  “呼!好了,由比滨同学不要在意他,姑且是个有色心没色胆的家伙。”雪之下不得不站出来了,“说说你来这里的原因吧。”
  “啊,嗯!”由比滨终于想起来了自己的目的,先是小心翼翼、偷偷摸摸地盯了某位死鱼眼男士一眼,这才微红着脸,“我……我听平冢老师说这里可以实现我的愿望……”
  话还没说完,就被旁边的雪之下打断了,“很抱歉,但还是有必要纠正一点,我们侍奉部的存在并不是帮人实现愿望呢,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只不过是帮你学会生存而已。”
  “是……是这样子嘛!”由比滨一脸懵懂,只好装作听明白的样子合十双手。
  “喂喂喂,这是哪来的无知少女!”另一边的比企谷忍不住吐槽。
  “我……我想……”由比滨犹豫了一下,脸色微红,终于还是说出了口,“我想麻烦你们教我做曲奇!”
  “曲奇?是要送人的吗?”比企谷突然开口。
  “啊!”由比滨被这个声音吓了一跳,扭捏了一下,“是……是的!”
  “那可以直接去店里买就行了啊。”比企谷混不在意。
  “看来比企谷菌果然不懂女孩子心呢!”雪之下出言讽刺,“怪不得连朋友都没有。”
  “啧!”比企谷有点不爽地咂了下舌,“我觉得这样挺好啊,再说,雪之下你好像也没朋友吧?”
  雪之下明显愣住了,有点尴尬地撩了撩鬓发,“我想想,首先要定义什么样的才是朋……”
  “好了,我知道了,这是没朋友的人才会说的话。”比企谷伸手作挡,打住了雪之下的后言,“依据是我自己,没想到你看起来挺会被人喜欢的却没朋友?”
  “对啊对啊,雪之下同学可是偏差值排名第一的美少女呢!”由比滨也很认同地点头。
  雪之下顿了一下,这才有些惆怅地扭过头去,“你们是不会明白的——我从小就很可爱,所以接近我的男生基本都对我怀有好感!”
  比企谷顿时一脸崩坏,“受人喜欢还说什么一个人孤零零的,真是臭不可闻。”
  王一还好,这也是自己对雪之下所喜欢的一点吧。
  雪之下仍旧自顾自言,“真要被人喜欢,也许还是件好事。”
  “什么意思啊?”由比滨好奇地瞪着眼睛。
  “小学的时候,室内鞋被人偷藏了六十回左右,其中五十次是女生干的。拜他们所赐,我每天不得不把室内鞋跟竖笛带回家。”
  “原来阿雪过去这么惨啊!”由比滨满脸同情。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因为我太可爱了!”雪之下轻轻歪头,露出自趣的笑容,“人无完人,弱小丑陋,会因为嫉妒立刻去排挤别人。真令人惊异,越是优秀的人却越活得艰辛呢?这种事太不合道理了,所以我才要改变,改变这个包括人在内的世界!”
  “改变……”王一伸出双手静静地看着上面的掌纹,“这就是那两个人的物语吧,一个认为只有不断进步超越自我的改变才能改变世界,所以雪之下追逐着她的未来(姐姐);一个认为何必否认自己的过去,有存在自我的世界,所以比企谷停驻不前(孤独)!两个处在不同端点的人,如果彼此中和的话,应该能够拉回到中点吧?或许这就是平冢老师的理由……我无法评断任何一种观点,因为我只是想在这个世界中生存的普通人,或者普通的变态而已。世界是交给能超脱它的人去思索的,而我,恰恰只是个众人!学会祝福和自娱,就是大多数普通人的生活方式……”
  轻轻合起手掌,王一突然插嘴了:
  “我非常同意雪之下你的话呢!”
  “嗯?”还沉浸在过去的雪之下,以及为雪之下那远大的志向而感叹的比企谷和由比滨两人,都被王一的话吸引了注意。
  “难道不是这样吗?如果不是这个屎盖的错误的话,为什么像我这样的人会被冠以变态的形容词呢?越是优秀的人越是活得艰辛这点我是深有体会的!”
  比企谷嘴角疯狂抽搐,死鱼眼露出让人越发厌恶的气息,“是怎样的力量才能让你把自己和雪之下归为一类人的?”
  “妻夫木同学好恶心!”由比滨一脸嫌恶。
  雪之下倒是愣了愣,从回忆里脱身,看向一脸自信的王一,“虽然知道我自己刚刚有说过那样的话,但看到变态王同学这样说了一遍后还是忍不住一阵恶寒!真够自恋的呢!”
  王一撇了撇嘴,自讨没趣,却还是开口回了一句:
  “其实从某种意义上说,能被人群‘淘汰’掉的我们是不是存在某种共性呢?不是说生活是最好的老师吗?”
  雪之下僵了下手指,陷入沉思。
  比企谷也垂下眼睑,一时间只有由比滨眨巴着眼睛在张望。
  “没错,其实人都是这样,为自己所不理解的东西而感到排斥。你们说世界就是这样,可我说人就是这样,你们所不理解的生活方式,所不理解的价值观,诸如此类,不过是你不能理解而已。历史会淘汰掉异性,保留下共性……其实换句话来说,就是你存在不符合生活的地方,刚好,生活就是优胜劣汰!所以,我要改变?”
  王一凝眸,心里风起云涌……
  (有些东西不必在意,且看过就好,因为生活不是小说,祝大家美好生活(树立标准价值观)哦!另外,看看晚点能不能再写一章,唉,我真勤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