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我真的不想当医生了 > 第二十五章 工业酒精

  周祖昆没有反应,拿起酒杯就要往嘴里倒。
  “别喝!”
  景萧然一只手扇了过去,将周祖昆手中的酒杯打翻在地。
  周祖昆一滞,微熏的醉意有些醒了。
  “萧然,怎么了?”
  景萧然紧皱眉头,将手中的白酒倒几滴在自己手掌中,用力的搓了几下。
  他将手掌至于自己的鼻尖,一股呛鼻的香味冲入他的脑袋。
  “这是假酒!”景萧然面色一变,“酒精兑的酒!”
  他回忆起前世,在急诊科碰到一次工业酒精兑酒的恶劣事件。
  当时是一个家族大型的聚餐活动,主人用了人工酒精勾兑的酒招待客人。
  景萧然记忆犹新,因为那次正是他亲自接诊,他清晰记得当时的惨状,一屋子全是酒精中毒的人。
  周祖昆红着脸,轻笑一声:“萧然,别大惊小怪了,市面上假酒多得是。”
  商人逐利,华夏的酒产业如此发达,售卖假酒已经形成了巨大的产业链。
  景萧然摇头:“若是普通的酒精兑酒,量少的话我肯定发现不了。”
  “可这瓶酒……”景萧然顿了下继续道,“绝对不是普通的酒精兑酒,很可能是工业酒精!如果真的是工业酒精兑酒,喝多了可是会死人的。”
  周围的同学注意到了景萧然说的话,每个人脸上露出了疑惑。
  “工业酒精是什么?有这么严重吗?可是市场上这么多假酒,怎么也没说有人喝死的呢?”
  “不啊,听我老爸说过,有一家人结婚,用工业酒精兑酒招待客人。”
  “好惨啊!可是我想说,景萧然他是怎么知道这是假酒啊?我刚才闻了,感觉没区别啊?”
  餐馆老板是个40多岁的中年男人,他也注意到了景萧然这边的情况。
  听到景萧然说这是假酒,他双眼一瞪,立刻从前台走出来,摸着自己油腻稀少的头发,沉声道:“嘿,这位小兄弟,饭可以乱吃,话可不能乱吃。”
  “我家可是老字号,在这条街开了十几年,大多是回头客,我怎么会卖假酒?”
  “更何况,你看其他几桌的,这些老哥,哪个酒龄比你小了?他们怎么没喝出来这是假酒?”
  餐馆里正在吃饭的还有好几桌,甚至也有一群大叔在聚餐,喝了不少白酒,桌上摆着几瓶同样品牌的白酒。
  旁边一桌的大叔开玩笑道:“小兄弟,你是不是对面那条街的哪个餐馆老板派来的啊?”
  “哈哈……”众人哄堂大笑。
  周围不少其他桌的客人都看向景萧然,他们的桌上摆着几个已经喝完的空白酒瓶,如果是假酒,他们早就品尝出来了。
  景萧然没有说话,拿出一个透明的空杯,倒入半杯白开水,再倒入半杯白酒。
  “酒精勾兑的酒,溶于水,与清水混合,水杯是澄清的。”
  众人的目光都被景萧然吸引。
  景萧然拿起酒杯,开始轻轻摇晃。
  “没有勾兑的酒,或者说勾兑量少的酒,杯中会呈现浑浊。”
  景萧然举起酒杯,众人抬头看去。
  杯中一片澄清!
  餐馆中的人一片哗然,大家都头一次听到这种说话,听着似乎还挺有道理。
  “哈哈,你网上哪儿找的这方法,我卖酒这么多年都没听说过。”餐馆老板黑着脸,“你们这些小屁孩,不能喝白酒就算了!哼,敢说我这是假酒!”
  餐馆老板走到景萧然的餐桌前,向前一步想拿走这瓶白酒。
  景萧然伸手一拦,率先拿到这瓶白酒。
  “既然你说这瓶是真酒,那你抢什么?”景萧然眉头一挑,若说之前他还有所怀疑,但是现在他确定这是假酒无疑了。
  “你们都不喝了,还要这酒干什么?”餐馆老板是个四十多岁,身材高大的中年男人,他居高临下的看着景萧然,气势有些瘆人。
  “而且你们还没给钱!这酒是我的!”
  景萧然一笑:“酒是不可能给你的,我们已经报警了!是吧,金子?”
  金缈还在醉酒状态,迷糊中听到自己的名字,便机械地点点头。
  “报警?”餐馆老板的嘴角上扬,退后一步,调侃道,“你吓唬谁?还报警?我说我没卖假酒就是没卖!”
  “你们赶紧给我滚,这顿饭钱我也不要了,给我滚!”
  刘小美扶着金缈,小声在一旁道:“萧然要不我们走吧,别闹大了!就算是假酒,又不是只有他们一家卖,我们也管不过来啊。”
  桌上不少同学都附和着刘小美的话,景萧然拿着酒瓶的手一紧,他看了眼还在醉酒状态的同学们,心里生起了一起犹豫。
  可是他手中的不是普通的假酒,工业酒精中含有多种有毒物质。如果真的喝了,轻则腹痛、呕吐,重则意识障碍或者昏迷,最后各脏器功能受损。
  “啊!疼……”
  这时候,餐馆一侧的角落里传来一声惊呼。
  餐馆中的所有人都看过去。
  一个约莫二十多岁的年轻人躺在地上,不停地翻滚。
  与他同一桌的还有三个年轻人,其中一个人还在拼酒,另外两个趴在桌子上睡着了。
  “猴子!你怎么了?”还在喝酒的同伴赶紧蹲下声询问。
  “疼!肚子疼!”
  “吃坏肚子了?”同伴道。
  “不……不!不是吃坏肚子的感觉!”
  “等下,我怎么也感觉头有些晕啊,想吐。”同伴站起身,捂着自己的脑袋。
  “不行了,疼!”
  躺在地上的男青年更加疯狂的来回滚动,而那个捂着头的男生也突然倒在地上。
  众人全部被这一幕惊呆了,纷纷站起身,有些客人慌乱得往外面跑。
  “小美,快打120!”景萧然喊道,说着向扑倒在地的男生跑过去,“其他的同学先去餐馆外面,没醉的扶着喝醉的出去!”
  “景萧然,可……可我没手机啊!”刘小美喊道。
  “金缈有,拿他的打,快点儿!”
  “啊!好的!”刘小美赶紧从金缈的兜里掏出电话。
  餐馆老板脸上一片煞白,他也顾不上有没有人没结账就跑的顾客,他跟在景萧然身后跑上去。
  “他们……没……没事儿吧。”餐馆老板咽了口吐沫,脸上的冷汗直冒。
  “很大概率就是人工酒精中毒!”景萧然头都没抬,“你还敢说你没卖假酒?”
  “可……我这……不是……”餐馆老板吞吞吐吐说不出饭。
  景萧然没有继续理会餐馆老板,将扑倒在的两个男生扶起身,检查下他们身体状况,倒是很平稳。
  “其实我这几天也卖了不少!”餐馆老板终于松口,他帮着景萧然把两个男生扶在椅子上,“可最近都没出什么事儿啊?哪知道今天这么倒霉?”
  景萧然一声冷哼:“倒霉?你看看他们喝了多少瓶了?”
  这一桌的桌面上横七竖八的摆满了六七个白酒瓶。
  “他们俩不会有大事儿吧?”餐馆老板此时已经没有了之前的咄咄逼人,一个劲儿的询问景萧然。
  “他们也许问题不大,但是那两个睡倒在酒桌上的,麻烦可就大了!”
  “自己主动打110的电话,自首卖假酒,要是我们打电话说你卖假酒,那性质就不一样了!”
  餐馆老板的神情已经慌张得无以复加。
  “报警?我……那我这店?”
  要是报警了,他这家店就别想开了!甚至还会被罚钱判刑。
  “你还想这店?要是人死了,别说你这店了,那就是你的命了!”
  “啊!我……”餐馆老板打了一个哆嗦,目光呆滞,“死……死?”
  景萧然没有理会他,告诉两个还清醒的青年尽量呕吐出来,然后他就跑到两个已经熟睡的男生旁边,轻轻拍打他们的肩膀,试图唤醒他们。
  “嗨!哥们儿,醒醒!”景萧然在他们耳边大声吼道。
  但是两个男生都没有任何反应。
  “他们是不是喝得太多了!睡得太死?”刘小美把金缈送出店外后,就走了进来,她是为数不多没有喝醉的。
  “不可能!”景萧然神情凝重,他伸手掐了两人的胳膊,“痛感都没办法让他们醒来。”
  “他们应该处于昏迷状态!工业酒精造成的中毒!”
  “啊?那应该怎么办!”
  景萧然摇头:“没办法,昏迷的人无法催吐,把桌上的假酒清理一下,只能等着救护车来。”
  “不过幸好,看另外两个同伴的出现症状的时间,他们两个昏迷的时间应该不会太久!”
  餐馆老板在店里来回踱步,时不时看向昏迷趴在桌子上的两人。
  “唉,怎么办,怎么办!”餐馆老板不停叹气,“完了完了!”
  “你说你为什么要用工业酒精兑酒?”景萧然应该安置好了昏迷的两人,“这可是工业酒精!不是我们平常的食用酒精!喝多了会死人的!”
  餐馆老板一脸哭丧道:“我哪知道什么工业酒精啊,我听有亲戚说这酒精便宜,而且味道差不多,我就试了下。”
  “谁知道会这酒喝了会死人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