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我真的不想当医生了 > 第三卷 第十三章 共享服务时代

  “萧然!来我们这儿!”林萱桐朝着景萧然挥了挥手。
  她和金缈正站在一旁的甜品店,手里都拿着一个甜筒。
  景萧然也不管身后的周祖昆和季莹,快步走上去。
  “你们怎么来这么早?”景萧然接过金缈递过来的草莓味儿甜筒。
  “是你们学校离汉街太远了,我们坐几站公交就到了。”金缈笑道,“走吧,今天一起逛一逛。”
  “萧然,你带来的那个漂亮女生是?”林萱桐穿着白色短裤和上衣,整一个青春活泼的少女,“看起来周祖昆和她还挺熟的。”
  “昆昆没跟你说吗?”景萧然道。
  “没啊。”林萱桐道,“我也刚到,还没说几句话,后脚你就来了。”
  金缈在一旁说道:“就是我们三个在火车上遇到的一个女生,和萧然是一个学校的。”
  “噢。”林萱桐咬了口甜筒,甜筒上留下一个浅浅的唇印。
  远处,季莹和周祖昆聊得挺欢,但是在景萧然看来,季莹对待周祖昆的态度和对昨天那个张涛学长的态度没什么两样。
  昆昆呐,自求多福吧。
  不一会儿,林萱桐和季莹已经相互认识了,但是林萱桐好像对季莹并不感冒,两人说了几句话便没了交流。
  倒也正常,林萱桐的性格婉约安静,季莹反倒是大大咧咧,和谁都能说得来。
  天气已经步入正夏,太阳如同一个巨大的火球挂在高空,肆意地挥发自己的热量。
  景萧然几人在汉街逛了几圈,便感觉有些出汗了,找了个冷饮店做下来休息。
  “萧然,你大学有什么打算吗?”金缈点了杯芒果冰沙。
  “努力学习,当个学霸。”景萧然笑道。
  “萧然你要考研吗?”林萱桐在一旁问道,“据我所知医学生大部分都要考研的。”
  景萧然微微摇头,考研可不是他下一步的打算。
  他前世经历过数十年的医学教育,脑子里装着未来十年的医学知识。
  他之所以选择来宁安医学院,而不去更好的医学院,是因为在他看来,目前所有的医学院对他来说都是一样的,他能学到的知识是有限的。
  医学院只是提供了一个平台,给他一个医学生的身份,让他可以挖掘自身的潜力。
  再去花费一年的时间去考个重点医科大学,反而会浪费这一年宝贵的时间。
  “可是我听说医学生想要很好的发展,都需要考研的。”季莹点了杯柠檬绿茶,“我爸说,本科生的学历最多去县医院,研究生才能去三甲医院。”
  “你们说得都很对。”景萧然道,“但是我有自己的打算。”
  “噢。”林萱桐应了声。
  “你们呢?大学有什么打算?”景萧然道。
  “我要考研!”季莹眼神坚定地说道,“至少要去个重点医科大学。”
  林萱桐吞吞吐吐道:“我……我还没想好呢,和萧然一样,好好学习吧。”
  周祖昆没有说话,这孩子一直装作玩手机,实际上在偷看着季莹。
  金缈道:“萧然,要不咱们再去办补习班?”
  看来金缈和前世一样,心里还是老想着赚钱。暑假两个月补习班挣的钱也让金缈尝到了甜头,他还一直对办补习班的事情念念不忘。
  “算了吧,办一个补习班费时费力,而且现在不是假期,补习的时间只能在晚上或者周末,生源会很少的。”景萧然道。
  他当初想到办补习班,因为刚好是在暑假期间,自己也有时间,也有精力,还有一大批刚毕业在家无所事事的高三学生。
  如果现在再去做补习班,没有师资力量,没有补习地点,是很难办起来的。
  “是这样吗?我本来打算来大学后再试一试呢,我们专业课很轻松,平时不忙。”金缈道,“你不是还要还你妹妹的手术费吗?你不想赚钱了?”
  “赚钱当然是要的。”景萧然点头,“但是我觉得赚钱不一定要通过做生意。”
  林萱桐不解道:“那还能干什么赚钱?”
  周祖昆突然在一旁插嘴道:“萧然,你不会要去翻阅《刑法》吧?我们可不想失去你啊!”
  “去你的。”景萧然笑骂道,“我已经有了自己的想法,不是做生意。”
  “可我还是觉得做生意来得快。”金缈道,“萧然,你有什么好的想法吗?”
  虽然景萧然知道未来十多年里,华夏市场如何的发展、变化,但是无论外卖、电商好像都不太合适现在的金缈。
  这些新兴的产业都已经有了发展,想要横插一脚,没有雄厚的资本和人脉肯定不行。
  “哎呀,早上出门忘了给手机充电了,快没电了。”
  这时候,季莹拿出自己粉红色的智能手机,撅着嘴道。
  “季莹,你可以先用我的。”周祖昆将自己的手机递给季莹,“这是我用暑假工资买的新款的苹果手机。”
  “算了,我暂时不用了。”季莹摆手道,“下次出门一定要记得带个充电宝。”
  季莹的话让景萧然心中一动,他怎么忘了这个在前世风靡一时的共享充电宝呢?
  当时的华夏可谓是共享服务的时代,共享充电宝、共享汽车、共享单车,甚至还出现了“共享女友”!
  共享充电宝的设备简单,资金需求不高,而且对于智能手机已经开始飞速发展的时代来说,这个市场的前景已经有了很好的证明。
  不过唯一的缺点便是,共享充电宝依托的是前世便捷的二维码支付,现在二维码支付似乎刚刚才是起步阶段,微信也并未在华夏老百姓中普及。
  “还是不行!”景萧然心中叹了口气,别看自己知道这么多前沿的发展,知道和做起来还是有很大的差距。
  而且自己熟悉的领域在医学,做生意方面总感觉有些力不从心。
  “萧然,你有想法了?”金缈道,“怎么一会儿笑,一会儿又愁眉苦脸的?”
  景萧然看了眼金缈,突然觉得这小子比自己的经商天赋强,或许自己把这些前景告诉他,他能有所作为也说不定呢?
  入股金缈这潜力户,说不定比亲自干还要好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