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我真的不想当医生了 > 第二十六章 我要退费

  餐馆老板在犹豫了以后,还是选择拨打了报警电话。
  救护车很快便来了,随之而来的是110的警车。
  补习班的其他同学全部回家了,景萧然和刘小美则跟随着警察一起回去录了口供。
  无论前世还是今生,这还是景萧然第一次来警察局。
  不过好在只是录口供,景萧然将事情的前因后果讲了一遍就结束了。
  “这个餐馆老板是从最近两个月才开始卖假酒,他一般只卖给年轻、陌生的面孔,而且量不多,年轻人一般不会品尝出来真酒和假酒的区别,所以他卖了这么久,一直都没被人发现。”
  景萧然眼前站着一个警察,约莫40岁,国字脸,一双浓眉大眼,高高的鼻梁,有一种不怒自威的气质。
  “我们多次接到报案,说是县内有出售假酒的团伙,但苦于一直没有线索,这次多亏了你们。”
  景萧然站现在警察局门口,笑道:“苏叔叔,这也是我运气好,之前在网上看过假酒的辨别视频,所以才能发现。”
  苏磊拍着景萧然的肩膀:“小伙子真的很不错,我们依靠这条线索,甚至可以顺藤摸瓜,主动出击端掉这个团伙。”
  夜幕降临,街道上的慢慢少了,只能偶尔看到一些外出摆摊的摊主收拾回家。
  “景萧然同学,我就送你到这儿,我还要去医院和同事对接,去看看医院那四个人的情况。”
  因为天色已晚,苏磊将景萧然送到了回家的路口。
  “谢谢苏叔叔,这么晚麻烦您和同事把我们送回家。”景萧然道。
  苏磊笑道:“不打紧,天晚了,你们自己回来不安全,而且我这去医院还算顺路。那再见了!有事可以给我打电话!”
  “再见,苏叔叔!”
  ……
  次日。
  景萧然还没睁开眼,金缈就在自家门外敲门。
  这让他以为自己睡过了头,拿起老人机,才刚七点半。
  “要是没有什么重要的事儿,我一定让刘小美甩了你!”
  景萧然打开门,恶狠狠对着金缈道。
  金缈脑袋一缩,脸上堆满了笑容:“别啊,萧然,我们出名了!我给你看个东西!”
  金缈拿出手机递给景萧然,手机上正播放着一条新闻。
  “现在播放一条消息,今日凌晨,警方抓获县城内一个制作、售卖假酒的团伙,犯罪团伙14人,无人逃跑。据知情人士透露,此次消息来源于几个刚高考完的高三学生。现在请看详细报道……”
  “我对昨晚怎么一点儿印象都没啊!”
  金缈直摇头,一副十分可惜的样子。
  “你还可惜?”景萧然鄙视的看了眼金缈,“昨天是谁在小美身上靠了一晚上啊?”
  “啊?”金缈怔怔地指着自己,“我?有吗?”
  景萧然点点头。
  “我去!”金缈痛不欲生,“我怎么也不记得了啊!”
  “我发誓!我再也不喝酒了!”
  ……
  高中马上要暑假了,但是因为高二的学生即将升入高三,所以要再补一个月的课。
  高中校园里很安静,偶尔吹来的微风,把夏日的灼热吹散。
  景萧然和金缈一同来到办公室,找刘刚主任取营业执照。
  “你们又来了?”苏晴霏正在办公室批改试卷。
  “苏老师好。”景萧然和金缈一起喊道。
  眼前的这位女老师,就是上次他们来刘刚时,在办公室的那位女老师,他们还一同参与了李梦的抢救。
  “你们好呀。”苏晴霏笑道。
  她今天穿着一套粉红色职业套装,略施粉黛,踩着白色的高跟鞋。
  “来找刘主任的?他还没下课呢。”苏晴霏抬起手腕,看了下表,“还有十分钟下课,你们坐着等会儿就行。”
  “谢谢老师。”
  景萧然和金缈找了两个椅子坐下。
  “哎,萧然。”金缈小声道,“你以前在学校的时候见过苏老师吗?我怎么觉得没见过似的。”
  景萧然摇头,他当然不知道,重生回来,他对高中的老师都没有什么印象了。
  “因为我是上个月才来的呀。”苏晴霏回头笑道,“还在实习期呢!不算正式老师。”
  金缈瞪大眼睛:“萧然,苏老师她能听到我们说话!”
  “我当然能听到啊!”苏晴霏翻了白眼,“我又不聋!”
  “那你也听到我们上次说的了?”金缈道。
  “上次?”
  “就是上次在办公室。”
  苏晴霏闻言一笑:“金同学,你觉得我听见了吗?或者你觉得我听见了什么话?”
  金缈尴尬摸了摸脑袋:“苏老师,没……没什么,你继续忙,你忙。”
  谈话间,刘刚回来了。
  “萧然,你们来了。”
  刘刚戴着眼镜,腋下夹着一个课本,笑着走进办公室。
  “刘老师好。”
  “你们等下。”刘刚放下手中的课本,从自己上锁的箱子中拿出一份档案袋。
  “萧然,你要的东西,千万保管好啊。”刘刚把档案袋递给了景萧然,“这东西丢了可没法补了。”
  “放心吧,刘老师。”景萧然没有打开,直接将档案袋放进包里。
  苏晴霏好奇看了眼档案袋,便把视线收回。
  刘刚搬了凳子,坐在景萧然身前。
  “李梦情况稳定了,准备出院了。”刘刚叹气道,“他父亲想让她转学,但是李梦不肯,准备在家休息一两个月后,就回来上课。”
  “挺好的呀。”景萧然疑惑看了眼刘刚,“刘老师,您怎么看起来不开心啊?”
  “我肯定是开心的,毕竟李梦未来可是清华北大的苗子。但是那个男生也在,我怕他们两个再发生什么事儿啊。”刘刚愁容满面,语气显得有些疲惫。
  作为一个教导主任,他肯定在这些事花费了不少心思。
  “而且我还听说啊。”刘刚的声音低了几分,“市重点高中有个女生怀孕了!好像也是刚高考完!听说还出了不少问题,现在还在监护室住着呢!”
  “……”景萧然无言,真是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
  景慧的事居然都被传到了这里,这才几天时间。
  “堵不如疏!”景萧然想了想道,“开诚布公的讲,跟他们讲明白其中的厉害关系,或许比强制性的让他们分手要好。”
  “唉,这事儿再说吧。”刘刚道,“今天是有另一件事儿拜托你。”
  “老师您说,能帮上忙的话,一定义不容辞。”
  话是这么说,但景萧然有些奇怪,一个学校的教导主任能有什么需要自己帮忙的。
  “呵呵,放心!你一定可以帮上忙的。”刘刚的脸上露出笑容,“这件事也和李梦有关。”
  “李梦在家休息的这段时间,他父亲想给他请一个家庭教师,负责辅导她这段时间的功课。一两个月不上课,对学习的影响不小。”
  金缈立刻插话道:“刘老师,您刚才都说了,李梦是清华北大的苗子,谁能辅导她啊?”
  刘刚瞥了眼金缈,随即道:“我知道你们办了暑假补习班。我想,能不能找个刚高考完,成绩优异的同学来帮李梦辅导。当然了,最好是个女生!”
  这么一说,景萧然脑海里冒出一个人选,林萱桐!
  女生,而且成绩优异,是县高考状元,除了性格内向,其他的条件全部符合。
  “行,刘老师,这件事交给我。”景萧然道。
  刘刚站起身:“那好,但时候我联系你。”
  “嗯,刘老师,那我们走了!拜拜苏老师。”
  “拜拜!”
  景萧然和金缈道别之后便离开了。
  办公室里。
  “刘主任,他们两个学生真有趣,还从来没见过这样的学生呢。”苏晴霏笑道。
  “是啊。”刘刚耸了耸鼻梁上的眼镜,“以前他们在校的我还没发现,一个早恋,一个天天去网吧,完全是两个问题少年嘛。”
  苏晴霏有些惊讶:“您说的是他们两个?早恋?泡网吧?”
  “嗯。”刘刚好像是想到了什么,嘴角露出一丝微笑,“是啊,那个时候真的是为他们着急,隔三差五找他们来办公室谈话,他们还不怎么听。”
  苏晴霏一笑:“现在可不简单了,刘老师您知道今早县城的那个大新闻吧。”
  “县公安局破获的那个假酒案?”
  “嗯。”
  “我早上一出门就听别人议论这个。你还别说,我好几次还真就买到了假酒。听今天的报道说,工业酒精兑酒,喝了可能会死人……”
  刘刚是个老酒鬼,一说到酒,话匣子就打开了。
  “那您知道吗?这个案子是景萧然他们给警方提供的线索。”苏晴霏道。
  “啊?是他们吗?我听说是一群高三的学生提供了线索,但是没想到是他们,小苏你怎么知道啊?”
  苏晴霏抿嘴轻笑:“是我一个警察局的同学告诉我的,当时说是我们学校的学生,多问了一嘴,就知道了居然是景萧然他们。”
  刘刚点了点头,他看向景萧然离开的方向,心里生出一个奇怪的想法。
  “或许,这两个在学校不起眼的学生,未来会让所有人大跌眼镜。”
  距离各大中小学放假还有两周的时间,暑假补习班的招生工作正式开始。
  景萧然除了和肯德基合作之外,在全县主要的餐饮店、商场以及超市,都安排了人手投放了宣传单。
  因为有上一场试讲会的缘故,暑假补习班有了一定的知名度,很多家长慕名前来咨询。
  每天来旧校区教室咨询的人络绎不绝。
  “今天前来咨询或者电话咨询的一共有32人,其中5人报名,预付了押金,正式开课后补交剩下的。”
  “截止到今天,一共14人报名。”
  “截止到今天,一共25人报名,其中周翠蛾阿姨帮我们拉来了3个生源,所以她的费用全免。”
  “截止到今天,一共27人报名。”
  “截止到今天,一共29人报名。”
  今天距离开课只有一周的时间。
  此时旧校区的教室,前来咨询的人寥寥无几。
  “金子,你有没有发现这两天前来咨询,或者报名的家长少了?”
  “可能是市场饱和了?”金缈道。
  景萧然摇头,翻着手中这一周天的表格。
  “金子你看,人数是从昨天开始锐减的,前面几天人数都很平均,没道理一天就人了这么多,还有几位家长前来退费。”
  “而且参加我们试讲会的人数远远不止这些,不可能是市场饱和了,肯定有其他原因!”
  金缈转动手中的笔,脑海里也在不停搜索各种可能。
  “嘟嘟嘟……”
  景萧然老人机的铃声响起。
  “周翠蛾阿姨?她找我能有什么事?”景萧然疑惑的接起电话。
  “喂,萧然吗?”周翠蛾的声音从话筒中传出。
  “是的,周阿姨你找我什么事儿。”
  “不好意思,我那个……我招来的那三个朋友想退费!”
  “什么?退费?”
  景萧然愕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