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我真的不想当医生了 > 第三卷 第六十五章 蛰伏

  immunecheckpointinhibitor,中文名为免疫检查点抑制剂,肿瘤免疫治疗方法的一种。
  在前世被Science评为自然科学领域“十大突破之首”,挽救了无数肿瘤晚期患者的生命,开创肿瘤治疗的新纪元。
  “哈默先生,您知道我是搞医药的,自然知道这是什么。”景萧然淡淡笑道。
  “可是……可是除了我们几个美国的医药公司,别人根本不知道immunecheckpointinhibitor。”哈默紧紧看着景萧然,“哪怕你是医药界,更别说你还是个华夏人,华夏的肿瘤治疗和科研水平,我可真不敢恭维……”
  哈默说得对,华夏的医疗水平在世界中的确只能算作是二流、三流,科研水平更是落后不堪,甚至很多抗肿瘤药物都是国外淘汰了的。
  “哈默先生,我曾经读到过一些关于肿瘤免疫的论文。”景萧然但,“虽然都没提及这种药物,但是还有不少关于肿瘤免疫的文献涉及到了immunecheckpointinhibitor的机制,并且预测了这种药物的未来。”
  哈默当然不怎么相信景萧然的说辞,但是现实不得不让他信服。
  事实都摆在眼前了,而且没有其他的理由去解释了。
  哈默转念一想,景萧然连“新型口服抗凝药”都独立研制出来了,知晓immunecheckpointinhibitor的存在,更不是什么难事儿了吧?
  “景先生,要不我们再商量一下。”哈默忽然说道,“您来我们辉瑞公司,我给您争取最优厚的待遇。至于专利买断金,我给您再提升几个档次。”
  “我甚至保准您十年内一定可以晋升职务。景先生,您觉得怎么样?”
  哈默放下手中刀叉,无比真诚地看着景萧然。
  “呵呵,不怎么样。”景萧然一笑,“哈默先生,您不用白费力气了,我不会去辉瑞,更不会去美国。”
  哈默遗憾地摇摇头,虽然知道很大概率是这个结果,但他还是不免有些惋惜,这么天才的一个人物居然要留在华夏这种落后的地方。
  不过,哈默突然对景萧然的背景有些感兴趣了。
  或许研制出“新型口服抗凝药”可以勉强解释为运气使然,因为目前科学界对于人体凝血系统的研究颇为透彻,“新型口服抗凝药”的机制其实很简单,教科书上就有。
  只是这么多年来,科学家一直没有找到理想的活性化合物,突然被景萧然中途截胡,倒是有几分可能。
  但是关于immunecheckpointinhibitor,这可是涉及到了美国医药界的机秘,如果研究内容被泄漏,那很多大型的医药公司可能会遭受重大的损失。
  “哈默先生,我其实就想问问你,辉瑞公司对于immunecheckpointinhibitor的研制过程顺利吗?”景萧然道。
  “这……”哈默一愣,没来由得心头一紧,景萧然这话听着怎么像是打探情报似的,明明华夏没有研制mmunecheckpointinhibitor的公司啊!
  “景先生,不好意思。”哈默稍正心神,随即道,“我并不是研发部分的人,所以对这些情况并不太了解。”
  “噢。”景萧然点点头。
  “景先生,那您对于immunecheckpointinhibitor这个药有什么看法呢?”哈默试探性地询问道。
  景萧然思索片刻,道:“如果真的能将这种药物研发出来,我觉得肯定能造福很多肿瘤患者,免疫检查点抑制剂会是人类抗肿瘤史上的一道曙光。”
  哈默表面上微笑地点了点头,心里却是翻江倒海。
  景萧然的话与辉瑞首席工程师的话不谋而合,辉瑞首席工程师同样声称,未来抗肿瘤治疗的领域,immunecheckpointinhibitor将会是里程碑式的药物。
  哈默不着痕迹地看了眼景萧然,心里对他的评价又提了一个档次。
  接下来,两人有一搭没一搭的闲聊着。
  景萧然专注于美食,而哈默看起来心有所想的样子。
  ……
  吃饱喝足,哈默将景萧然送到了青云酒店的门口。
  “景先生,那我们明天见。”
  “明天见。”景萧然朝哈默挥了挥手,便离去了。
  哈默立刻回到酒店房间里,打来电脑,接收了一份来自华夏境内的邮件。
  轻轻点开邮件,出现在哈默眼前的便是景萧然的图像,以及关于景萧然从小到大的所有信息。
  自从哈默昨天听到李秋雨介绍景萧然后,便拜托华夏的朋友对景萧然进行了调查。
  对于他们这种人物,想要了解一个普通人的信息是极为简单的。
  哈默仔细研读着景萧然的资料,越看,眉头皱得越深。
  从所有关于景萧然的信息中来看,他完全和医药扯不上半点儿关系。
  仅仅就是在宁安医学院的实验室待了两个月,然后就发表了一篇名为《theDevelopmentofneworalanticoagulants》的文章。
  这说出去谁会相信啊?
  但是事实就摆在眼前,容不得别人质疑。
  哈默不是没有怀疑过,是不是有人在景萧然的背后代笔,然后发了这篇文章。
  但是仔细想来,首先能写出这种文章的人不多。再则,写出这篇文章的人难道会不知道其在医学界的份量?
  这可是价值上亿美元的专利,会就这样拱手让给一个大一的学生?
  别人代笔所写的这种假设,显然是不符合逻辑的。
  所以这篇文章就只可能是景萧然亲自撰写,研发实验也是他独立完成的。
  哈默关上电脑,闭上眼睛陷入沉思。
  现在唯一的解释,便只剩下,景萧然是个横空出世的天才,并且还是个走了狗屎运的天才,居然能在无意间发现了符合抗凝药物靶点的活性化合物。
  似乎唯有这样,才能解释得通这些事儿了。
  ……
  在回学校的路上,景萧然开始反思自己的行为。
  从第一次见李秋雨开始,他自己在无意间透露出“新型口服抗凝药”,可是当时并不存在这种药物,便立刻引起了李秋雨的怀疑。
  直到现在,他研发出“新型口服抗凝药”,又说出了免疫检查点抑制剂的事儿。
  景萧然觉得自己应该谨言慎行。
  重生者这个身份是他最大的武器,但是却不能暴露过多,以免引起外界不必要的猜疑和麻烦。
  李秋雨和哈默两人,就是最好的两个例子。
  景萧然决定在接下来的一段时间里,利用现有的条件,努力充实自己,蛰伏起来。
  等待时机进行下一轮的爆发。
  不过,往往事与愿违。
  虽然景萧然想低调一点儿,但是现实却不允许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