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我真的不想当医生了 > 第三卷 第二章 萧然,你喜欢男的?

  犹豫了一下,景萧然还是回头拿起女生的行李箱。
  “我……去……”
  景萧然刚拿起行李箱,就感觉手上的动作一滞,“这箱子也太沉了吧!”
  看起来这么小的一个行李箱,怎么能装下这么重的东西?
  不过景萧然也没辙了,只能咬着牙提起箱子,然后开始狂奔。
  终于到了候车点。
  火车还没启动,但是每个车厢的列车员已经准备收起过道的甲板。
  那个戴墨镜的女生还没赶过来,景萧然便将粉色行李箱放在原地,朝着自己身前最近的车厢跑了过去。
  “快点儿!”
  列车员拼命地向景萧然挥手。
  “呼……终于上来了。”
  踏上列车的那一刻,景萧然终于松了口气。
  刚上车没多久,火车的“呜呜”声就响起,景萧然万幸地拍了拍胸膛。
  按着车票的座位,找到了自己的那节车厢,景萧然刚进去就看到金缈那小子在向自己招手。
  他们俩仨的火车票连在一起。
  “我俩还以为你赶上火车了,差点儿就把你的行李箱给扔下火车了!”周祖昆笑着指了指他对面的座位,“这个位子是你的。”
  景萧然无奈地摇头,都没有力气和他俩打趣了,就瘫软的坐在自己的位置上。
  “你怎么把你妹妹搞定的?”金缈从背包中掏出一瓶水,递给了景萧然,“我看她那样子真的是非跟着你不可了,你居然还能降服她?。”
  景萧然接过矿泉水,猛灌了一口,“这小丫头还从没离开过我,这次习惯了,以后便好了。”
  “真羡慕你兄妹俩感情这么好。”周祖昆叹道,“我从小就一个人长大,说是挺孤独的,其实差不多也习惯了。但是今天见了你们兄妹俩这模样,着实让人羡慕。”
  “让你妈再生一个呗。”金缈在一旁打趣道。
  周祖昆推了推鼻梁的眼镜,道:“我妈说,小时候她跟我提过这事儿,我绝食一天后,她就彻底打消了这个念头。”
  金缈伸手大拇指:“昆昆,还是你厉害!你现在这么瘦还是有原因的。”
  “去你的,别叫我昆昆!”
  看着对面的两人不停地打闹,景萧然离别的伤感也被冲淡了不少。
  “你好,麻烦让一下。你身旁的位子是我的。”
  景萧然抬头一看,“是你?”
  女生摘掉大墨镜,露出端正的五官,小嘴微张:“是你呀,刚才太谢谢你了,否则我还真赶不上火车。”
  “不客气。”景萧然点头,微微侧身,示意女生进去。
  “那个……”女生轻咬下嘴唇,低声道,“同学,能再帮我一个忙吗?”
  “嗯?”
  “能帮我把箱子放到行李架上吗?”
  景萧然点头,正准备上前,周祖昆却抢先了一步,“萧然,你刚才跑累了吧,我来吧。”
  别看周祖昆身子瘦弱,但是力气却不小,一把抱起粉红色的行李箱,推到了行李架上。
  “好了,同学。”周祖昆拍了拍手,故作严肃地说道。
  这一本正经的样子,让景萧然看了想笑。
  “太谢谢你了。”女生甜甜地一笑,侧身走进靠窗的座位。
  “昆昆,我们换个位置吧,我喜欢靠着金子近一点儿。”景萧然道。
  “说了别叫我昆……咳咳……”周祖昆清了清嗓子,眼中的喜悦一闪而过,“这样啊,那我就勉为其难和你换吧。”
  “勉为其难?”景萧然好笑地看着周祖昆,站起身给周祖昆让了座位。
  “是啊。”周祖昆坐了过去,正色道,“为了成全你和金子。”
  金缈正在一旁和刘小美通电话,听到周祖昆的话后茫然地看向景萧然,然后瞪大了眼睛。
  “小美,你先别挂电话,我有点儿事。”
  说着,金缈就捂住手机话筒,凑到景萧然身旁,眼神中充满了震惊,“萧……萧然,你不会真的……喜欢……男……”
  “去你的,别听昆昆乱说。”景萧然没好气地说道,“快点和你的小美煲电话粥去吧。”
  “可……这不是你说的想和我在一起吗?”金缈弱弱地说道。
  景萧然眼睛一瞪,金缈立马就缩回了身子,重新拿起手机和刘小美通话,只是说话间他的眼神不时地瞟向景萧然。
  景萧然不再理会金缈,开始闭目养神。
  换了位置后,周祖昆正襟危坐,不苟言笑,想稍稍靠那女生近一点儿,感觉不太好,屁股又往外挪了挪。
  “又是一个安静的晚上
  一个人窝在摇椅里乘凉
  我承认这样真的很安详
  和楼下老爷爷一样……”
  一阵喧闹的手机铃声响起,女生从包里翻出手机,接起来便道:“老爸,我已经到了火车上了。”
  “哼!没有你,我也可以一个人去报道的!”
  说完,她便直接挂了电话。
  电话铃声再次响起,她直接就给挂断了。
  “那个……同学……”
  女生突然对周祖昆说道:“看起来你们三个是一起的,也是开学报道的?”
  “额……嗯!”周祖昆愣了一下,没想到这漂亮女生会主动找他说话。
  “你们都是在樊城读大学?”
  周祖昆点点头:“嗯,大一新生,今天去报道。”
  “太好啦,我也是大一新生。”女生眯着眼笑道,“我叫季莹。”
  “你好,我叫周祖昆。”周祖昆露出一丝微笑。
  “他俩呢?”
  “这个凶神恶煞的叫金缈,这个看起来人畜无害的叫景萧然。”
  景萧然和金缈都鄙视地看了眼周祖昆。
  “你是哪个学校的?”
  “我和金缈都是樊城理工大学的。”
  “哇,你们的成绩肯定特别好,居然能考樊城理工。”
  “一般吧。”周祖昆老脸一红,“那你呢?”
  “我是学医的!”
  “樊城医科大学?”
  “不!”季莹摇摇头,“宁安医学院。”
  景萧然看向这个漂亮的小姑娘,没想到她也是宁安医学院的。
  “怎么了?”季莹发现三人齐齐看向了她,她赶紧拿出包中的小镜子,“我脸上的妆花了?没有啊。”
  “我也是宁安医学院的大一新生。”景萧然出声道。
  “呀?”季莹露出惊讶的笑容,“没想到你们之中还有成绩和我一样差的,我以为你们都是985、2111院校的呢。”
  景萧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