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我真的不想当医生了 > 第十五章 合作双赢

  孙文向景萧然手中的手机看去,那上面正播放着一段视频,正是那天他在肯德基偷拍的视频。
  他又看了景萧然,惊讶道:“你是,你是那天救人的男生?”
  “记起来了?”景萧然笑道,“我叫景萧然。”
  孙文连忙道:“那天真是多谢你了,我叫孙文,是这家店的店长。”
  “孙店长,”景萧然把手机递还给金缈,“要不我们找个地儿聊一聊?”
  “这个,”孙文一脸歉意,“店里生意忙,有什么事儿就这里说吧。”
  “孙店长,你确定?”景萧然脸色一冷,“关于你侵犯我肖像权和隐私权的事儿,也要在这儿谈?”
  “啊?”孙文的笑脸僵住了,这小子的法律意识这么强?
  他当时上传了原始版本的视频,随后就被公司的法务告知可能会侵权,所以当天就删除了原视频。
  “我不是已经删除了原视频吗?”孙文苦笑道,“我也没散播你的坏消息,反而让别人知道了你救人的事迹。”
  “这是两码事!”景萧然正色道,“你私自上传视频,并不能掩盖你侵权的事实。若是来店里用餐的顾客,知道你有拍视频的习惯,还会上传到网上,你觉得大家会怎么想?”
  “我……”孙文咬着牙,看向景萧然的目光有些不善,“你这是想告我?”
  景萧然摇摇头:“我来找您,是想和您合作,寻求双赢的机会。”
  “那好吧。”孙文的面色稍微有些缓和,“你们到我办公室来。”
  三人一起走向孙文的办公室。
  当时这件事上了微博热搜,事情发生的地点就是县城肯德基,因此金缈特别留意了一下。
  但当时的视频被打了马赛克,他也没认出这人是景萧然。
  “萧然!”金缈跟在景萧然身旁,目光如炬地盯着他,“你不会是突然觉醒超能力了吧?怎么几天不见,发生了这么多事儿?”
  “金子,你别乱说!”景萧然笑骂道,“都是常用知识,救人的方法在国外很普及。”
  “可在国内并不是啊!”金缈突然鄙视道,“还说自己不想当医生?自己还偷偷学了这么多医学知识。”
  “……”
  走进孙文的办公室,周围都是一些宣传策划海报以及新品套餐的宣传单。
  “随便坐。”孙文道,“有什么事儿说吧。”
  “那我就开门见山。”景萧然拿出一张宣传单,递给孙文,“我想孙店长帮忙宣传一下。”
  孙文扫了眼宣传单,挑眉道:“暑假补习班?你开的?”
  景萧然点点头。
  “我们店和其他店商有过类似的合作。”孙文饶有兴致问道,“你们想怎么合作呢?”
  孙文盯着景萧然,眼神不停变幻。
  这个不到二十岁的男生,不仅知晓常人不懂的医学知识,还有缜密的法律思维,现在还找自己讨论合作事宜。
  “真是不简单啊。”孙文心中叹道,“自己像他这么大的时候,估计还在为身上有几百块沾沾自喜。”
  “我有两个要求!”景萧然缓缓说道,“第一,每一个进入肯德基的顾客,我希望他们人手有一份这个宣传单。第二,你们每送出一份外卖,需要将宣传单附在外卖盒中。”
  景萧然知道,如果想要更进一步的合作的话,不是孙文这个店长能做主的。
  目前最好的合作方式,也就是这两种形式。
  孙文翘起二郎腿,仔细研究着景萧然制作的宣传单:“试讲班?你们优惠还挺多的嘛。”
  金缈在一旁问道:“孙店长,你就给个痛快话吧,行不行?”
  “别急嘛,小兄弟。”孙文将宣传单拍在桌子上,看向景萧然道,“景同学,你的条件我能答应,不过我也有个条件。”
  “您说。”景萧然道,“既然是合作,您当然可以提条件。”
  孙文赞赏看了眼景萧然,他以为这小子会拿侵犯隐私权和肖像权说事儿。
  “首先,在我店内的工作人员,如果有想报班的,我希望有优惠。”孙文道,“另外,如果当天在我店有消费的,拿着我们的用餐券,你们要给一定的折扣。”
  景萧然笑道:“没问题。”
  “我店内部人员五折,持有用餐券的八折。”孙文一脸笑道,“你觉得怎么样?”
  “店长,你这太没有诚意吧?”景萧然脸上的笑容消失,“我明说了,内部人员七折,持有用餐券的九折,这是我的底线。”
  孙文摸了摸下巴,眼光灼灼看着景萧然:“你知道我们这是县城的第一家肯德基,每天的客流量远远高出其他餐饮店。”
  “可你们也只是一家餐饮店。”景萧然反问道,“你们每天外卖的单量少都可怜。我们大可以派人在街上分发传单。”
  “哈哈,有意思。”孙文咧开嘴一笑,“那你为什么要和我们合作?”
  “店长,你说过,你们是县城第一家肯德基。坦然来说,我需要借用肯德基的名气。”景萧然淡淡说道。
  孙文笑了,看着景萧然没有说话。
  房间里,气氛出奇的安静。
  半晌,孙文露出笑容,伸出手掌,道:“合作愉快。”
  景萧然同样伸出手掌,紧紧相握:“合作愉快!”
  金缈看着景萧然和孙文,有些不明白,这俩人啥意思啊?
  景萧然将携带的宣传单全部给了孙文,并且嘱咐他,从明天开始发放。
  两人走出肯德基。
  “萧然,你为什么要答应他的条件啊?”金缈不解地问道。
  “我们是合作啊!”景萧然道,“难道他义务帮我们宣传?”
  “可他不是侵犯了你的肖像权和隐私权吗?”金缈大声道,“他有把柄在我们手上。”
  “你啊,太天真了。”景萧然呵呵一笑,“你以为,我们还真能去告他不成?光是律师费我们都出不起,更何况别人有公司的法务,还有时间跟我们耗。”
  “所以说,你一开始就打算合作了?并没有准备要挟他?”金缈恍然大悟。
  “金子,你说啥呢。”景萧然哭笑不得,“现在是法制社会,我开始那么说,只是为了占据主动权。”
  “那他为什么又答应了你的条件?”
  “对于他来说,这是一个完全不需要成本的合作,他何乐而不为?”
  ……
  两人今天的行程很满,随后便来到了县小学的旧校区。
  景萧然和负责人再次沟通后,租了两间在一楼的教室。
  “金子,明天早上八点,你把那二十六个候选老师叫过来,我们开个会。”景萧然道。
  “好。”金缈点头。
  回到家已经是下午六点,景父景母也回了家。
  “萧然,明天晚上你大伯家请吃饭,到时候你和潇潇一起去,我跟你妈下了班直接去。”景父坐在沙发上,正在整理工作服。
  “嗯,好的。”景萧然道,“爸,这么晚了,你整理工作服做什么?”
  景父一笑,将工作服装进背包中,道:“最近找了份兼职,晚上帮一个朋友拉货,等会儿就要出门了。”
  “爸,”景萧然有些心疼道,“你也才刚回家,休息会儿吧。”
  景父拍了拍自己的胸膛,爽朗地笑道:“萧然,你爸还年轻呢!没事儿!”
  景萧然知道自己劝不住这个倔强的父亲,无奈道:“爸,你小心点儿,早点回来。”
  “放心吧。”景父收拾好背包,转身道,“对了,萧然。你上次让我找的出租房屋,最近忙忘了,还没来得及找。”
  “爸,不用了。”景萧然道,“我同学已经找好了。”
  “行。”景父道了别,便出门了。
  看着父亲远去的背影,景萧然心中不是滋味儿。
  或许等潇潇的手术费攒好,做完手术,一切都会变好吧。
  第二天一大早,景萧然就出了门。
  他并没有直接去旧校区,反而先去了趟肯德基。
  “早上好。”一进门,服务员都甜甜地问好。
  景萧然来到点餐台,发现前台已经放摆放好了补习班的宣传单。
  “是你?”小美正准备提醒顾客点餐,发现是昨天那个来找店长的男生,“店长还没到,你想找他的话,请稍晚一些来。”
  “我不是来找他的。”景萧然微笑着回应,指了下桌旁的宣传单,“你们店长有没有说过,将这个宣传单发放给每个来用餐的人?”
  小美讶然:“你怎么知道的?”
  “那就好。”景萧然准备离开。
  “哎,等下。”小美叫住了景萧然。
  景萧然诧异的回头,指了指自己:“我吗?”
  “对啊。”小美从点餐台走出来,“现在店里又没人,不喊你喊谁?”
  “什么事儿?”景萧然道。
  “这家补习班是你开的吗?”小美试探着问道。
  景萧然点头。
  “哇,你真厉害。”小美满脸惊讶,这个男生看起来和自己差不多大吧,“那我可以去补习班当老师吗?”
  “嗯?”景萧然疑惑看向眼前这个样貌清秀可人的女生,“你不是肯德基的服务员吗?还能随时走人?”
  小美吐了吐舌头:“我刚高考完,来肯德基没几天呢,还在试用期,工资少得可怜,随时都能走。”
  “高考多少分?”景萧然没有立即拒绝。
  “五百九十八!”小美有些骄傲地说道,“我可是我们班的第一。”
  “还算可以。”景萧然点头,“你哪个高中的。”
  “育英高中。”
  “难怪。”景萧然心中了然,他还以为金缈漏了一个,原来不是同一个高中,“你现在能走吗?”
  “可以啊。”小美眼睛一亮,“你等会儿,我去和带我的姐姐说一声。”
  小美立马跑到后厨,不到一分钟就出来了。
  出来时,她已经脱掉了那身肯德基的工作服,穿着一件浅蓝色上衣,下身则是洗得有些泛白的牛仔裤。
  出了肯德基,景萧然还是有些不确定:“小美,你这样走了,真的没事吗?”
  小美不以为然,笑道:“周围不少在试用期的同事都这样啊,反正我们这种临时工很容易招得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