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我真的不想当医生了 > 第二卷 第四章 怪异的抢救

  “当支气管极度痉挛或广泛的痰栓阻塞,造成全身衰竭而呼吸浅慢时,哮鸣音反而减少甚至消失即‘沉默肺’,这是病情恶化的表现。”
  圆框眼镜男听完景萧然的解释,也不再质疑,只是默默站在一旁。
  “没有别的办法了吗?”列车长面色阴沉。
  如果小男孩在列车上出了事,他就是第一责任人。
  景萧然闻言,轻轻摇头:“目前唯一有效的办法就是应用解除支气管痉挛的药物,最好是雾化剂一类的。”
  大波浪卷发妇女低着头,紧咬着下嘴唇,嘴角都有些渗血。
  列车长脸色焦急,他看了眼腕上的表,还有十五分钟火车才能停靠在临时站。
  小男孩的状态越来越差,面色呈现出一片惨白的模样,嘴角甚至流出了白沫。
  “来了!来了!大家让开路!”
  一个列车员拨开走廊中人群,飞快地跑过去,手里还攥着一瓶白色的塑料瓶。
  “这是一位七十多岁的老伯拿来的药物,他说自己有支气管哮喘病史,平日都是这个来治疗。”
  列车长从下属手中接过白色的塑料瓶看了一眼,然后就顺手递给了景萧然。
  “这是‘万托林’气雾剂,一种可以在几分钟内缓解支气管痉挛的药物,但一般是大人使用。”景萧然道,“因为儿童的肺活量小,可能无法配合喷雾剂这种类型的药品。”
  使用“万托林”气雾剂前,需要尽可能地呼出一口气,排空肺部气体,然后将气雾剂的喷头塞入嘴中,然后将药物喷入嘴中。
  如果病情严重或者肺活量不足,“万托林”气雾剂也没有效果。
  “这药也不能用吗?”
  列车长神色颓然,他都有些想放弃了,难道现在只能等火车靠站了?
  “试一试吧。”景萧然道,“如果小男孩现在的肺活量还可以的话,那应该就有效果。”
  大波浪卷发妇女哭着点头:“试试吧,求求你们了,不管什么结果,都试试吧!”
  景萧然拿出万特林喷雾剂,试图引导小男孩呼气。
  但是小男孩现在的呼吸困难实在是太严重了,加上他整个人反应极为迟钝,根本就无法主动去配合。
  “不行,他不能配合,而且这种情况下肺活量不够!”景萧然咬牙道。
  “那该怎么办啊!总不能看着他这么难受啊!”
  大波浪卷发妇女的表情越来越痛苦,她半抱着小男生,眼里全是泪水。
  “对了!有办法了!”景萧然突然想到前世在急诊科遇到了同样的一个病人。
  同样都是支气管哮喘急性发作的患者,不过前世那是一个一岁的患儿,当时只有成人使用的气雾剂,儿童根本就无法使用。
  最后还是急诊科的科主任利用一个自制简易的套筒,力挽狂澜!
  “列车长!”景萧然突然道,“我需要用纸壳!利用纸壳做了一个简易的套筒,套筒一端遮住孩子的口腔和鼻腔,另一端连接气雾剂,把药喷进去。”
  “这样能行吗?”列车长道。
  “现在也没其他办法了。”景萧然道,“既然无法直接用药,只有在孩子的嘴巴周围营造一个狭小的空间,使其有效防止药物喷出后在空气中扩散掉,才能使孩子能充分吸收药物。”
  列车长似懂非懂的点点头,很快便吩咐下属找来了纸壳。
  景萧然随手一卷,立刻做成一个简易的套筒。
  “就这么简单?”列车长难以置信。
  景萧然没有时间搭理列车长,他将他套筒放在小男孩的口鼻上,随着气雾剂喷进套筒,其中的药物慢慢向内扩散。
  “小弟弟,尽量吸气!”
  景萧然在一旁喊道,这个时候只能看小男孩求生欲的大小了。
  “吸得越多,好得越快!”
  随着小男孩每一次呼吸,气雾剂都会被他吸入鼻中一部分。
  车厢的众人,不少旅客都盯着小男孩的反应。
  对于这个“怪异”的救援,众人都是第一次遇见。
  大波浪卷发妇女紧紧抓着小男孩的手,眼神中充满了痛苦之色,但痛苦中又带着一丝丝希冀。
  “呼呼呼……”
  “呼……呼……”
  “呼……呼……呼……”
  慢慢的,小男孩的呼吸频率缓缓减少,同时他喉头中的哮鸣音断断续续,时有时无。
  如果说刚才小男孩的呼吸频率,如同高速公路上飞驰而去的跑车,那么现在他的呼吸频率应该就像乡道上的摩托车。
  “滋滋滋……”
  景萧然又向套筒中喷了一次“万托林”。
  “继续吸!”
  小男孩吸气的动作比之前更加麻利,他甚至主动抬起手抓住了套筒。
  “呼~呼~”
  呼吸逐渐平息,喉头不再发出哮鸣音,小男孩慢慢睁开了眼睛,面色依旧是一片苍白。
  “妈妈……”小男孩的声音细弱蚊蝇,但是至少可以发声了。
  “哎,我的儿啊……”大波浪卷发妇女喜极而泣,抱着儿子不肯撒手。
  “有效了!”列车长面露喜色,长长舒了一口气。
  车厢中凝重的气氛也逐渐消失了。
  “别高兴得太早。”景萧然丝毫没有放松警惕,他一直关注着小男孩的状态。
  按照他前世的经验,一般支气管哮喘的患者,可能会连续两次急性发作。
  果然,还没等大家高兴完,小男孩突然面色一紧,接着就是大口的喘气。
  “妈……妈……我好……难受……”
  小男孩的呼吸在那一刻突然变得急促,喉头陡然间又发出哮鸣音。
  “医……生,怎么又开始喘了?”大波浪卷发妇女紧抓着景萧然的衣袖。
  “别急。”景萧然沉声道。
  他这一次没有使用自制的套筒。
  “小弟弟,你快长吐一口气!”
  因为这次急性发作的时间短,小男孩是完全能主动配合吸入“万托林”喷雾。
  “用力吐出气!用尽自己的肺活量吐!”景萧然道。
  小男孩点头,用力的吐气,吐气,再吐气!
  “不能吐气了就张开嘴巴!”景萧然道。
  小男孩听话的张开嘴巴,景萧然立刻把“万托林”气雾剂的喷头塞入他的口中,然后按下药罐将药物释放在他的嘴里。
  “不要紧张,缓慢的吸气!”
  “万托林”是一种速效的解痉药,只要浓度达到,数分钟内就可以解除支气管的痉挛。
  主动配合吸入喷雾,肯定比被动吸收效果快。
  小男孩刚吸入十几秒的“万托林”喷雾后,感觉呼吸顺畅不少,喉头中就没了阻塞感。
  景萧然拿开了“万托林”气雾剂,小男孩睁开眼,第一次看清了眼前这个大哥哥的模样。
  “谢谢哥哥。”男孩小声道,他的声音还很虚弱,小脸上还疑留惊恐和不安。
  “好了,你现在应该没事了。”景萧然终于松了口气,现在不怕他继续犯病了,只要及时给小男孩吸入“万托林”喷雾,那他就没生命危险了。
  “小兄弟,谢谢你!”
  大波浪卷发妇女突然扑的一声,跪在了地上,正欲做磕头的姿势。
  景萧然一把拉住了她的胳膊,连忙道:“大姐,使不得啊。”
  可是景萧然拗不过这大波浪卷发妇女,她还是在地上重重的磕了个头。
  车厢里,众人看向景萧然的目光变得不一样了。
  在众人眼里,一个“生命垂危”的男孩,居然被一个医学生抢救回来了。
  这太不可思议了!
  圆框眼镜男早就没了声响,他在一旁惊疑惑的盯着景萧然,这真的只是一个二本医学院的学生?
  “万托林”这个药他不认识,这奇怪的套筒吸入气雾剂的方式他更不知道。
  圆框眼镜男看着景萧然的背影,偷偷咽了口唾沫。景萧然面对这个小男孩时所表现的镇静和从容不迫,让他感觉像是看到了自己老师在抢救病人的一样。
  景萧然没有待在9号车厢了,他怕继续待下去,大波浪卷发妇女就不是磕一个头这么简单了。
  景萧然随意找了个理由,便跟着列车长一同离去了。
  “辛苦了!”列车长笑着拍了拍景萧然的肩膀,“还有八分钟火车就到站了。”
  “你们需要我填写什么材料,赶快点儿吧,我要回座位上了。”景萧然道。
  前世,在火车上救人行医的事情,景萧然干过很多回,对于铁路系统有关救人的程序轻车熟路。
  “你放心吧。”列车长点点头,“记录仪的视频不会外传,我们只是常规的记录,将整个事件的过程记录下来。”
  景萧然笑了笑,他可不是涉世未深的小男孩,这番说辞他可不会信。
  他前世第一次在火车上救人,当时列车长询问他的详细地址、工作单位,景萧然还暗自窃喜,以为铁路系统会给单位发表彰信,结果大半年没有回应。
  后来,同科室的一个同事在火车上行医,当时很顺利,但是那个患者下了火车后出事了,铁路系统直接通过留的地址和电话,找到了同事。
  医院不仅没有表彰这种行为,反而是给予了处分。
  自此,景萧然知道铁路系统的这种做法只是为了“保护”自己。
  “带了学生证或者身份证吗?”列车长将景萧然带到一间休息室。
  “身份证。”景萧然掏出了自己的身份证。
  “宁安医学院的大学生?”列车长拿出一个黄皮记录本,开始记录信息。
  “嗯,临床医学本科二班。”景萧然脸不红,心不跳的说道。
  刚刚为了救人,他只能这么说了,现在总不能说真话打自己的脸了。
  不过他前世就是宁安医学院的,这也不算是撒谎。
  列车长从抽屉中拿出一章纸,道:“这是一份简易病历,你需要将刚才的事情经过全部写下来。”
  景萧然拿起笔就开始书写病历,从主诉、诊断到治疗内容,他很快写完了。
  “你这字迹,颇为几分大医的风范啊!”列车长刚开始还惊叹于景萧然写字的速度,后来拿起纸一看。
  我的天,这字迹,潦草得无法让人辨认。
  “还有事吗?没事儿我就走了。”景萧然道。
  “你这……”列车长看着手中的病历,头都大了,“你再给我讲下你写的这份病历的内容吧。”
  景萧然只好简单解释了一遍,然后就在列车长幽怨的眼神中离开了。
  景萧然回到座位上时,火车刚好停靠在了临时站。
  站点外,已经有医护人员在等候。
  “萧然,”景父突然很奇怪地问道,“你拉肚子了?”
  “没啊,老爸你怎么这么问?”景萧然不解。